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牛克思
   
   在国内的ispeak音频网络上,活跃着这么一个人,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职业,只知道他的网名叫大卫。此人除了睡觉,其它时间几乎全泡在网络上,人们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经济收入从何而来?他非常喜欢发言,是一个频道的嘉宾,他的慷慨激昂确实迷惑了不少听众,不时有人为他精彩的发言献上鲜花。
   我是一个坚定的民主信仰者,与有些人不同的是,我没有门派偏见,我希望中国的政治体制转型能走上和平的道路,但是如果此路不通而且条件许可的话,我同样支持武装革命推翻暴政;我不信法轮功,可是我仍然同情他们的悲惨遭遇,认为他们应该享有信仰自由的天赋人权;我认为纯粹为个人利益进行的维权活动没有什么意义,然而我还是非常敬佩维权人士高尚的品格。我相信民主政治的胜利,决不是哪个门派的胜利,她是所有中国人的胜利,因此也必须依靠所有中国人的共同努力。正因为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我偶尔也会进入大卫所在的频道,去听听他的高谈阔论,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些有益于民主事业的好点子。

   听了几次大卫的发言后,我这样一个极具包容雅量的人也不能不对他心生厌恶了,因为从他的言论中,我可以十分肯定地说,大卫是共产党的一条走狗,在网络上攻击民主人士、分裂民主阵营就是他的主子交给他的唯一使命。据朋友介绍,大卫已经在网络上活跃了一年时间,在这一年时间里,他从来没有批评过共产党一句话,没有为民主运动提出过一丁点儿建设性意见,当有人质问他时,他总是以“民主制度好的道理谁不知道,还用得着我来说吗?”这句话进行敷衍,他唯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攻击“阳光公益”的创始人、网名叫大唐的刘安军先生。大卫拿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姿态,义正词严地指责刘安军贪污网民的捐款,是一个以帮助访民为借口实施网络诈骗的大骗子,而他能够拿出来作为证据的,只有“阳光公益发给访民的那几个馒头值多少钱?如果刘安军没有贪污,那么他为什么不公开财务?”这样一个想当然的个人猜测。
   我不认识刘安军,当然也就不能为刘安军的人格打保票了,可是我十分敬佩他所表现出来的爱心。作为一个只能依靠拐杖行动的残疾人,刘安军有着太多、太多的不如意可以抱怨,可是他却没有顾影自怜,而是把关怀的目光投到了那些来北京上访的可怜的外地访民身上。他知道,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因此他成立了“阳光公益”这样一个民间社团组织,这个组织按照共产党的法律来说完全是非法的。刘安军团结了一些爱心人士,给饥饿的访民送个馒头,给寒冷的访民送件棉袄。为了能够把这种关怀延续下去,他也曾向社会公开募捐,得到了一些良心人士的支持。为此,刘安军没有少吃独裁政府的苦头,他多次被国保拘留,至今还被警察软禁在家,已经长达90多天。与刘安军相反,我们从来没有看见大卫做过什么有益于社会的事,他唯一的表现,就是张着那张臭嘴攻击那些正在做事的人,而且是做好事的人!难道大卫不值得我们怀疑吗?
   公共汽车上的小偷最恨揭露他盗窃行为的人,拦路抢劫的强盗最恨见义勇为的人,因为这些勇敢的正义人士挡了他们的财路。同样道理,谁最恨良心人士?当然是共产党!因为良心人士批评它的霸道、揭露它的罪行、阻止它的不义、关怀遭受它迫害的可怜人。所以,为了能够肆无忌惮地抢夺,共产党对良心人士总是要除之而后快的。共产党中央政府都已经发了文件,不准外地访民进京上访了,可是刘安军居然还帮助那些违反共产党意志的访民,给他们送吃送穿,这不是成心和共产党过不去吗?对这样的人一定要给他以颜色!恐吓、殴打、监禁都使过了,可是这个顽固的家伙就是死不低头,看在他是个残疾人的份上,判他进大牢肯定会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关为好,先把他软禁在家算了。刘安军虽然被软禁了,可是他竖起的“阳光公益”这面大旗还在飘扬,大旗下的义工还在继续给访民送馒头,而且尤其令共产党愤怒的是,最近有几个外国人参加了进来。这样下去还得了?所以必须把“阳光公益”搞垮,而要搞垮“阳光公益”首先要把刘安军搞臭,把他搞臭了,就没有人捐款了,“阳光公益”也就自然撑不下去了。这一招是共产党对付政敌的常用手法,过去它不就经常以“刑满释放分子”、“别有用心的人”、“反革命分子”、“暴乱分子”、“出卖国家机密”等罪名来诬蔑自己的政敌吗?国内的媒体已经全部被共产党控制了,刘安军进行宣传和募捐的渠道只能是一些工具性网络,比如QQ群啦、ispeak群啦、skype群啦等等,因此应该安排专职人员到这些网络上去活动,可以肯定,大卫就是接受这个任务的国保。
   孔子说:“君子呐于言而敏于行。”即正派人说得少做得多。孔子又说:“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意思是说正派人要求自己多、责备自己多,只有心怀鬼胎的小人才会总是要求别人、责备别人。刘安军在做事,大卫在说话;刘安军在要求自己,大卫在责备别人。谁是谁非,不是一目了然吗?大卫死死盯着“阳光公益”的财务公开问题大做文章,还不仅仅是想把刘安军搞臭,而是想通过逼迫刘安军公开财务来发现捐款人的线索。好在刘安军并不是头脑简单的傻瓜,不会轻易上共产党的当。在共产党疯狂迫害良心人士的情况下,任何民间社团都不能公开财务,因为这是保护捐款人的需要,如果因为这种迫不得已的原因产生了一些腐败,责任也应该由共产党来承担。更何况,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腐败透顶的独裁组织,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情况下,你愿意相信民间团体还是相信共产党呢?你把钱捐给“阳光公益”,起码她还会送点馒头给访民,如果你把钱捐给共产党,它会送什么给访民呢?
   如果大卫不是国保,不是因为工作需要而能够在网络上喋喋不休地指责刘安军长达一年之久,而且从目前的趋势看他的兴致还没有消退的任何迹象,那绝对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凭借饶舌的功夫荣登吉尼斯世界记录了,孔子那句名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中所指的小人,恐怕也非他莫属了!
   大卫口才很好,拿起麦克风就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这对一个人来说,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在他身上却不见得。虽然才能很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道德,只有才能而没有道德的人是非常可怕的,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是这样的人,大卫也是这样的人,他们是独裁制度的特产。可喜的是,现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抛弃了独裁制度,中国人民也正在觉醒,大卫的好日子长不了啦。当共产党垮台以后,我们的后代如果想要知道“小人”和“走狗”是些什么奇怪的动物的话,就只好从故纸堆里,翻出我这篇文章来对大卫进行一番研究了。
   
    2010-7-27
   
   
   求人间真理,作天下文章
   -更多牛克思文章请登陆博讯博客百家争鸣之《牛克思文集》
(2010/07/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