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对中国政治体制转型模式的思考

   
   作者:牛克思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303 更新时间:7/14/2010 8:15:20 AM
   “中国民主转型路径探讨”征文
   
    ************************************************************************** 洪海按:就该这样思考中国民主的出路——冷静、理性、客观、辨证、深刻、细致,有经验、有教训,既充满理想化的色彩,又认识到严酷的现实性,有智慧、有谋略,有近忧、有远虑,有定论、有弹性,有历史的使命感、有现实的责任感……牛克思先生对中国民主的出路做了明白清晰的思考,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要知道,被奴驭的老百姓如果害怕革命,就不可能获得自由;奴驭老百姓的统治者如果不思改良,就不得不面对革命!如果老百姓自己都反对革命,统治者就永远不会进行改良。”“老百姓应该用革命逼迫统治者改良,而统治者应该用改良叫老百姓放弃革命。”“害怕革命的改良注定是没有前途的,抛弃改良的革命必定给中国带来另一个专制。”“政治体制转型完全不流血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英国的光荣革命,也做不到一滴血都不流。”这些话说得多经典啊!
    群众的普遍反抗是需要强大的正义力量唤起和支撑的,专制势力也要在不断的打击和重创下才能削弱和衰亡。因此,我们目前特别需要做的正是这件头等大事——唤起民众,反抗专制!国内的革命条件就是要在日益加剧的大规模的普遍反抗中逐步成熟,独裁政府也只有在不断升级的革命斗争中才可能崩溃。我们应当毫不犹豫地从多角度、全方位创造革命条件,加剧民众反抗,加速红色王朝崩溃。
    **************************************************************************
   
   一、后6•4时代民主运动的特点
   
    以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逝世为契机引发了北京市在校大学生的悼念活动,由于当时的总书记赵紫阳对大学生持同情态度,使得中央政治局在如何处置这次悼念活动的态度上出现了分歧,警察和学生的肢体冲突又导致了学生情绪的激化,为了支持前期游行的学生,更多的学生走上街头。虽然4月26日共产党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措词强烈的社论谴责学生们的行动,但是这种语言上的恐吓不但没有阻止学生们的行动,反而激化了政府和学生之间的矛盾。直到5月17日共产党才决定对北京市实行戒严,学生们的游行整整开展一个月的时间,游行人数由最初的几十人发展成为超过100万人的大游行。
   
    6•4事件给共产党造成了巨大的刺激,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其《6•4日记》中说它给国家造成的影响超过了文化大革命。有鉴于此,共产党对群体性事件加强了防备心理。他们总结了6•4事件从发生到发展再到变成一场全国性民主运动的教训,认为要防止类似大规模民主运动的重演,必须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强调党内团结,面对群体性事件不能再出现不同的声音;二是密切关注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切实做到防微杜渐,坚决把群体性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李鹏在其《6•4日记》里总结道:“这场动乱给我们什么样的教训呢?首先,要牢记‘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这句名言,最危险的敌人往往来自内部,最大的危险往往来自最高层领导者在关键时刻的错误态度和错误决策。其次,对一切不安定因素,必须消灭在萌芽状态,不能任其扩大,以至于难以收拾的地步。”正是出于上述考虑,共产党以维护社会稳定为幌子,加大了对民运人士的打击力度,使得6•4以后中国的民主运动进入了严酷的寒冬。
   
    统治者态度的变化无疑会对后来的民主化进程产生重大的影响。6•4民主运动至今已经21年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共产党再没有放下过端在他们手里的武器,他们对群体性事件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在这种高压态势下,要想重新出现6•4时期那种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几乎是不可能了。这就是我们看到为什么2009年全国100人以上的群体性事件,虽然发生了10万起,最终也没有汇聚成一个统一的全民性民主运动的原因。这就是后6•4时代民主运动面临的新局面。针对这个新的局面,中国的政治体制转型最终可能以什么方式实现?这是一个有着重大现实意义的课题,值得我们每一个关注中国民主事业的人士重视。
   
   二、世界上民主转型模式探讨
   
    纵观世界各国民主化的实现模式,无外乎以下几种:1. 像英国那样的妥协型,这种类型的政治体制转型有其先天的条件。历史上英国的国王势力并不像亚洲国王那么强大,他只不过是众多贵族中势力最大的一个贵族,其他贵族的势力虽然不如国王,但是他们都各自拥有自己独立的财政收入来源、拥有可供自己调动的军队,因此英国的国王并不是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的,国王可能很容易压服某一个贵族,但是却没有能力压服团结起来的贵族。在国王和贵族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国王必须适时妥协,否则就有可能被联合起来的贵族废黜。正是在这种王权与贵族力量相对均衡的斗争中,英国在1215年诞生了世界上第一部宪法文件《大宪章》,为日后导致英国政治体制彻底转型的光荣革命奠定了基础。2. 像美国那样的智慧型。美国的独立战争发生在英国光荣革命后将近100年,那时既有英国君主立宪制的现实样板可供参考,又有卢梭、洛克、孟德斯鸠等启蒙思想家的思想巨著可供指导,美国雄心勃勃的开国元勋们抛弃了自己的私利,用先进的政治理念规划出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理想国家。3. 像日本那样的输入型。某些独裁国家在民族优越性幻觉的支配下,妄图侵占别国的领土、奴役别国的人民而发动侵略战争,因为战争失败,在战胜国的主导下建立了民主政治,实现了政治体制转型。以色列也可以算是输入型民主,只不过她没有转型问题,她是在联合国帮助下建立的新国家。4. 像法国那样的革命型。由于国内矛盾极端尖锐,受压迫的人民忍无可忍被迫起义,用武力推翻独裁统治者,实现国家政治体制的转型。
   
    以上四种模式都不是绝无仅有的,它们完全可以模仿和复制。比如前苏联和台湾的政治体制转型就可以看作智慧型,它们都是在英明的国家领导人带领下实现了自上而下的政治体制转型。在这种模式的转型过程中,因为政府对社会的控制能力还没有受到破坏,所以社会遭受的损失最小。当然,如果在这种政治体制转型的过程中还伴有经济体制转型,像前苏联那样,表面上看似乎损失也不小,但是这种损失并不是政治体制转型造成的,而是经济体制转型本身不可避免的,与政治体制转型完全无关。一个例子是巴西。巴西是民主政体,用不着进行政治体制转型,可是由于上世纪80年代它把进口替代政策搞过了头,走到了闭关锁国的国有经济道路上,虽然刚开始效果不错,可是因为没有国际竞争的压力,使得原先进口的先进生产设备变得陈旧落后,生产效率越来越低。当它在债务的重压下不得不重返国际市场时,才发现自己的产品完全没有竞争力,从而引发了严重的通货膨胀。这个例子说明即使是民主国家,经济体制的转型也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另一个例子是台湾。台湾一直奉行私有制经济政策,在政治体制转型时不需要进行经济体制转型,所以台湾的政治体制转型就没有给经济造成任何损失。由此可见,自上而下的智慧型政治体制转型模式不会对社会、经济造成太大的影响。
   
   三、中国民主转型路径分析
   
    中国没有英国那样可以和统治者抗衡的力量,因此不可能走英国式的政治体制转型模式;中国的国力强大,并且暂时还没有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别国没有理由和中国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因此没有任何外部力量可以让共产党放弃独裁统治转而接受民主政治体制,所以中国也不可能走日本式的输入型政治体制转型模式。这样,中国的政治体制转型就只剩下美国式的智慧型和法国式的革命型两条道路可以走了,最后会选择什么道路,要依国家领导人的智慧和国内官民矛盾的激烈程度而定。在国内官民矛盾还没有激烈到爆发革命之前,如果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接受了民主政治理念,自觉地带领中国实现政治体制转型,那么真是中国人民之大幸。可是现实却无法让人乐观,这是因为集权政治在干部的选拔任用机制上,对集权本身有不断强化的作用,但对社会进步来说却是逆向淘汰的。现任的国家领导集团在考察候选人的时候,都会注重候选人的政治倾向,具有民主思想的候选人会被他们认为政治上不可靠而淘汰,只有认可集权专制的候选人才会被选入国家领导集团。这样,一般情况下,统治集团会变得越来越专制保守,从而严重阻碍社会的进步。
   
    在这种不断强化集权的干部选拔机制下,国家领导集团内部出现具有民主思想意识的人是很难的,如果出现了,完全是偶然现象,是这种干部选拔机制的变异。毛泽东选拔的干部是一个比一个左,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得到他的赏识。毛泽东去世后,邓小平依靠自己在军队中的老关系,用逼宫的方式把华国锋赶下了台。在邓小平刚刚掌握政权的时候,胡耀帮、赵紫阳追求的“资产阶级自由化”与邓小平的拨乱反正,即为毛泽东时代受到迫害的“反革命”和“右派”人士平反为内容的“社会主义民主”表面上的一致性,使邓小平对他们“看走了眼”(《李鹏6•4日记》语),先后任命了胡耀帮和赵紫阳当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除了这两位总书记以外,国家领导人又出现了一个比一个左的现象。胡耀帮和赵紫阳这两位变异的总书记很快被这种干部选拔机制淘汰了,从江泽民开始,谁对要求民主自由的人打击得越卖力谁就越能成为共产党的领导核心。江泽民迫害要求信仰自由的法轮功人士,胡锦涛动用暴力机器掠夺人民财产搞大跃进式的经济建设,把胡耀帮、赵紫阳开创的依法治国的理念彻底破坏了,使中国重新回到了文化大革命那种无法无天的黑暗时代,不同的只是,文化大革命是不分干部群众大家一片混战,而现在则是共产党团结起来奴驭人民。
   
    在这种越来越严厉的集权统治下,共产党连自己制定的法律规则都不遵守,非法绑架、暴力殴打、栽赃陷害已经成了共产党统治的常用手段。为了粉饰太平继续麻痹人民,共产党不得不建立“五毛党”,不断加强对新闻、舆论、网络的监控,不得不加强警察力量对异议人士的集会、串联、悼念、声援活动进行跟踪、驱散、威胁、逮捕,不得不派出专人常驻北京对进京上访的冤民实行截访,建立黑监狱关押访民,把不听劝告的“刁民”关进精神病院。现实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依靠共产党规定的所谓合法途径理性维权已经是完全不可能了,只有彻底改变现存的政治体制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独裁统治对人民大众不断升级的迫害,必然激化官民矛盾,把人民逼到革命的道路上。跳楼、自焚、屠童等消极反抗愈演愈烈,中国社会已经是百孔千疮;像杨佳、朱军那样杀警察、杀法官、焚烧执法车辆、冲击政府机关的零星革命也不鲜见,并且每次发生这样的事件都会获得舆论的一片赞美之声,官民矛盾已经十分尖锐。所以,中国民主转型走向革命这种模式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