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刘逸明文集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2009年11月,山西吕梁市临县兔坂镇农民马继文因敲诈政府罪获刑三年,被监禁了9个多月后马继文于6月18日被当地法院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偷偷地” 送回了家,相关部门没有解释马继文被突然送回家的原因。(7月6日《东方早报》)
   
   稀里糊涂进去,又莫名其妙地出来,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将一个正常人折腾成精神病。农民马继文之所以被判刑,原来是因为上访。1999年,马继文因为承包的荒沟土地被村民“抢”走后一直讨不到公道而走上了上访的道路,十年的持续上访让当地政府头痛不已。2009年9月,在北京“非正常上访”的马继文被北京警方抓获,后被移送回临县公安局,11月23日,马因“敲诈政府”获刑三年。
   
   虽然依法治国早在1997年就被确定为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但在这些年中,不少地方的冤假错案却是层出不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景象?难道是执法者不懂法?显然不是,在很多时候,明显是有些执法者知法犯法。“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句经典的古语如今在这个时代大放异彩,蒙冤受屈者所获罪名五花八门,诽谤政府、扰乱社会秩序、妨碍公务等等罪名已是司空见惯,没想到,如今又出现了“敲诈政府”罪。

   
   作为一个新名词和新现象的“敲诈政府罪”在百度百科里被解释为:2010年网络新名词,是由一些农民不断上访,而引发的新的判刑性质事件。这样的新罪名,在法律书籍里大概是找不到的,因此,也只能是在互联网上被网民这样解释。敲诈很多人都懂是什么意思,但敲诈政府就不那么容易理解,因为政府是强势机构,没有谁敢吃了豹子胆去敲诈。
   
   农民马继文因为荒沟被他人侵占,自然要想方设法讨公道,一开始,他当然是想着让问题在地方上解决,但是因为侵占者与当地官员错综复杂的关系,马继文的初始上访只能是无功而返。既然在地方上访不见效果,当然会想到去京城碰碰运气,说不准就遇上了包青天。马继文最终踏上了去京城上访的路,原以为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料最终被判刑。
   
   上访是中国社会的一道独有风景,访民也就成为了一群特殊的人。在具有公民意识的人眼中,访民是权利意识相对觉醒的群体,但在很多地方官员的眼中,访民却是威胁社会稳定的不安定因素。全国各地的访民数量之庞大远远超越一般人的想象,有人将访民戏称为中国的第五十七个民族。在北京南站附近,早已经形成了上访村,成为鸣冤叫屈者的集散地。
   
   农民马继文因为上访获罪,实在是算不上什么新闻,从海外媒体的报道看,有这种遭遇的访民不计其数。马继文是如何“敲诈政府”的?马继文案的一审判决书里记录着马继文敲诈政府的几个细节:2008年12月15日,马继文到了兔坂镇镇政府,见到该镇党委书记、镇长等四人,以进京上访为由提出如给他一万元他保证年前不去北京上访。为了缓解非正常上访造成的政治压力,兔坂镇政府被迫答应给马继文6600元款。2009年3月8日,临县信访局在从北京接马继文返回临县途中,马继文以不给钱就再去北京上访为由迫使接访人将身上剩余的900元给了马继文,马继文才回到临县。
   
   上述细节就是马继文的“罪证”,对此,马家承认,马继文当时确实写了一份年前不上访的保证书,但此后马继文上访并不是为了土地,而是因为村里剥夺了他的选举权。针对此案,王克俭律师认为,马继文没有提出或实际揭露兔坂镇政府及临县信访局工作人员的隐私或违法犯罪行为,并不是以上访为由侵占他人的财物。“区区一个农民马继文,如何都构不成对政府的威胁或要挟!”。马继文一案明显是冤案,如今,马继文在被关押9个月后获释,这是比较令人欣慰的结果,说明当地官员在良心发现,但是,“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仍然需要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否则,今后制造冤案者将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几天前,有媒体报道,太原清徐县两位老人几次去县人民法院,看到国旗斜掉在地上无人管。三次提醒无果后,他们拨打了太原市市长热线,之后当地一家媒体将此事曝光。没想到,2007年9月26日至10月25日,清徐县人民法院竟然将武、陈两人连续两次司法拘留,拘留依据竟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法”这样一部根本不存在的法律。如此荒唐的事件,制造者还是本该精通法律的法院,可见,在很多地方,公权力严重泛滥,而普通民众则随时可能被构陷。
   
   农民马继文被以“敲诈政府罪”判刑一案,同样荒诞不经,让人再一次领教了一些地方官员无法无天的勇气。要实现依法治国的伟大构想,就必须先把官员的权力关进笼子里,而要这样,政治改革是必要条件,如果民众无法用选票决定官员的政治生命,类似的荒诞剧还会不断上演。
   
   2010年7月6日
(2010/07/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