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刘逸明文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六四”21周年以及新疆“七五”事件一周年两大敏感日期均已过去,时间已经进入了盛夏,大江南北不是大雨滂沱就是烈日炎炎,让人感觉今年夏天的天气特别怪异。按照长江水利委员会的预测,今年极有可能会遭遇类似于1998年式的大洪水。洪水尚未在中国全面大规模泛滥,而异议阵营却感受到了强大的政治压力,
   
   前段时间,四川民主人士刘贤斌被捕,引发了各地异议人士的广泛关注,虽然不少参加刘贤斌关注团的人士被警方约谈或软禁,但营救刘贤斌的行动依然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在前些年,声援被捕良心犯的公民行动显得有些混乱,一般都是各自为政,但在如今,声援活动的参与者之间都能协调一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尽所能,这使得当局对异议阵营更加提高了警惕。
   
   德国总理默克尔于7月15日晚到访中国,准备对中国进行为期四天的访问,此间,北京多位异议人士被软禁,包括胡石根、高洪明、査建国、杨靖、齐志勇、徐永海等。外国元首访问中国应该是常有之事,如果是一般的国家元首来访,当局可以说并不担忧异议人士会制造麻烦,只是,在重视人权与民主的国家元首到访时,当局就会如临大敌,先行一步对异议人士进行警告或者干脆软禁在家。

   
   异议人士原本是对奥巴马、默克尔这样的政治人物来访表示热烈欢迎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在华期间往往也是异议人士度日如年的时光。非常巧合的是,在默克尔到访中国的头一天,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的大批知名博客遭封杀,包括刘军宁、贺卫方、张祖桦、温克坚、吴祚来、杨恒均、浦志强等众多知名学者、律师和维权人士。显然,门户网站有此举和默克尔到访并无关系,因为此前几天,海外媒体就盛传当局正在整顿微博。
   
   7月15日晚间,笔者在用QQ和一群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有个别门户网站的论坛管理员发出消息,引述有关部门的通知称:“请各网站删除内蒙古交警殴打电视台女记者相关报道及论坛帖文”,可见,之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报道不翼而飞,都是因为站方接到了主管部门的指示,而这回群杀刘军宁等人的博客也毫无疑问是因为同样的原因。
   
   很多知名博客都经营了很多年,点击量和影响力非同小可,而博主和网站管理员也已经建立起了非常好的私人关系。正因为如此,在他们的博客被封杀后,有管理员私下向其中一些人表示歉意,并解释说是接到上级主管部门的关闭名单,不得已而为之,绝非网站自裁行为。当被问及所谓的“上级主管部门”是谁时?网站管理员说:“这我们不敢说,如果泄露了就会去坐牢。”可见,在这个社会,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人士,都没有安全感。
   
   实际上,在此次封杀行动中,罹难的博客远不止上述这些,但这些肯定是主要封杀对象。据维权网信息员初步了解,此次整肃个人博客运动的来头很大,波及面很广,已知的就有近百人的博客遭封杀。言论自由是《宪法》明文赋予公民的权利,如今,这么多博客的生命就这样嘎然而止,不知《宪法》的尊严何在。另外,这种封杀行动虽然表现出了当局的强悍,但这种封口行动也正说明了当局缺乏执政自信。
   
   近几年,当局的新闻政策日益收紧,即使如此,但是,很多敏感事件仍然最终得到了媒体的报道,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互联网的强大,二是因为异地监督的成功。在各大网络论坛上,敢于说真话和针砭时弊的网民越来越多,在知名写手群当中,敢于凭良心写作,让事实说话的也占有很大的比例。在新闻和言论领域,民众早就已经看不惯当局那些落伍的条条框框了,很多网民以及媒体从业者都在自觉地拓展舆论空间。从现在的情况看,虽然很多博客被封杀,但在很多官方网站,就连新华网和人民网这样官方色彩浓厚的网络媒体上也能看到不少言辞犀利的文章。
   
   中国社会流行“刮风”,不管是反腐败还是整顿媒体,都不会是时时刻刻都那么紧张,风头过后,往往又恢复常态。所以,你可以发现,整顿媒体的行动比反腐败更频繁,因为在当局的眼中,舆论的失控远比官员腐败可怕。博客原本应该是最自由的言论载体,但是,如今,在很多门户网站上,博文也得审核通过才能发布,即便如此,博客的自由度仍然要优于论坛和新闻。微博的出现,又让网民有了更大的自由空间,而且在审核微博文章上需要消耗的资源更大。所以,在国内微博方兴未艾的当下,当局倍感舆论压力和意识形态危机,整顿微博可以说并不意外。很多门户网站上的博客与微博是兼容的,所以,在整顿微博的同时,必然有很多博客也会随着关闭。
   
   最近,中国网民使用互联网的空间继续收窄,而传统媒体的正常采访工作也不断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掣肘。有国内记者在网上发消息透露,中宣部最近发出禁令,重申不允许媒体进行异地采访报道,与外省媒体互相交换稿件亦不允许。有网络记者指出,异地监督的功能将受到严重打击。面对禁令,不少记者在网上叫苦连天,因为以后只能报道由所属媒体采访的本地新闻,对于外省发生的新闻,必须采用新华社稿件。更有消息指出,在网上传播新闻禁令的媒体或媒体从业人员会被追究责任。
   
   种种迹象表明,这一轮当局的舆论控制风潮绝不会像以前那样简单,从如此之多的知名人士博客被封杀不难看出,当局已经是铁了心地想将舆论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即使是博客这种原本最自由的天地也无法独善其身。此次的打击行动肯定不会止于对博客的封杀,估计在不久以后,还会有网络和传统媒体遭整肃,而当局的新闻政策也会进一步严苛,。
   
   2010年7月16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2010/07/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