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元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元龙文集]->[一位麻风病致残者的辛酸劳作]
李元龙文集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惭愧和荣幸——给我所有的朋友们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我看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申诉,不仅仅为我而写----我的申诉之一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
·辱人者,必自辱
·南辕北辙抓胡佳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硕鼠当春又新年
·我的“蜕化变质”
·党报还如此“讲政治”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清明时节泪纷纷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永不熄灭的烛光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我的申诉之七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党报如此“人咬狗”
·李元龙:我在狱中当“管教”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记者节”随笔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特殊群体的权利得到保护了吗?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有罪的邓玉娇,为什么获得了“从轻从快”的发落?
·古稀上访"精英",是这样炼成的
·红军的绑票和借条
·给《辉煌六十年》做个减法、除法
·李志美收听“敌台”被枪决事件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抓捕赵达功扑灭不了《零八宪章》的火种
·从新闻报道看警察权的膨胀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作为政治犯所“享受”的特殊待遇(下)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啊?
·瞧,这就是党报总编
·看,党报记者如此“采写“新闻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最牛的“征订”——完成党报党刊发行任务无价可讲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一位麻风病致残者的辛酸劳作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共产党被“枪毙”与如此“口交”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荒谬绝伦的党报职称论文
·实名制购刀还不行,建议配套“持刀证”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一本不仅仅是亵渎了圣徒的书(上)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一本不仅仅是亵渎了圣徒的书(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麻风病致残者的辛酸劳作

   来源:议报
    他的两只手——如果这还能叫做手的话——像姜块;他的两只脚——如果这还能叫做脚的话—— 像“根雕”。
   
   他叫王德华,现年41岁,贵州省威宁县石门乡麻风村人。他的手脚,因为患上麻风病而留下了残疾。
   

   父亲患上麻风病,来到近百年前英国传教士修建的麻风村时,王德华只有八岁。19岁来到麻风村与父亲居住在一起时,他还好好的。两三年后,他也患上了麻风病。因为极度的贫困,得不到及时有效治疗,王德华手脚20个指头不是蜷曲,就是缺损了。下肢也被麻风病折磨弯曲、缺损。从那时起,他就只能在膝部绑上厚厚的胶垫,双膝着地,许多时候还得用两手配合着,才能“行走”。
   
   连续七八个月的干旱,使得麻风村的人们吃水更加艰难。或人背,或马驼,好脚好手的人们还可以到几里路之外取水。2010年5月25日早上九时许再次来到麻风村时,人们对我说,王德华清早就开着他的三轮摩托,到几公里外的猴子岩取水去了。等我到别处转了转再回到麻风村院子时,竟然看到王德华已经将拉来的两桶水弄进了屋里。
   
   你怎么将百十斤重的水弄上车,弄下车,又怎么将水弄进屋里的?我问王德华。他回答说:“还能咋个整?都是我自己将水桶整上车、整下车并整进屋里来的啊!”
   
   什么时候买的三轮摩托,你的手脚,能驾驶摩托?王德华说,摩托车是他两个月前花4700元钱买的。没有这个摩托车,他寸步难行,如今,取水,到石门坎街上赶场等,都比过去方便多了。王德华边做驾驶前的准备边说,自己的右脚踩刹车没问题,只要用橡皮筋将自己的右手与油门把手捆绑在一起,他就能很好地控制油门,驾驶摩托车了。
   
   四肢虽然残疾到如此令人心酸落泪的地步,但是,王德华的头脑却异常聪明。很让人难以置信,我面前的这个高度残疾的人,他不仅生活能够完全自理,他还能借助胶垫挥锄种地,他甚至还能使用扳手,使用夹钳,使用起子等修理电器,修理摩托车。见我们颇为疑惑的目光,王德华“走”进他的屋子,拉出他的工具箱,拿出他的夹钳,套筒扳手,还有铲子等,演示给我们看,他是如何使用这些工具的……
   
   “如果我不劳动,我连稀饭汤汤也喝不上!”王德华说,去年以前,除了下地劳作,不时给人修理摩托、电器之外,他主要的生存方式,是下井挖煤。而摆脱下煤井挖煤,下地劳作的重体力劳动,到石门坎街上摆一个修理摩托的摊子,自食其力,孝敬年逾古稀的二老,帮补侄子,是他的一大愿望。
   
   今年以来,王德华到是没有下到井下挖煤了,但是,繁重的地里劳作他已经“得不到吃”,他的生存方式仍然离不开煤窑。他“利用”自己高度残疾,政府很想抓他、却很不想养他的“优势”,组织了几个人下井挖煤,自己则站在煤洞口处把关。就在我们离开麻风村的第二天,石门乡接连几天,白天晚上都有警笛响起,好几十个斗胆挖煤的人,都被抓起来了。王德华赖以生存的煤井也被炸封了吗?他在这次的大规模抓捕行动中仍然“逍遥法外”吗?几天来,我很想打听王德华的情况,也很怕打听他的情况……
   
   别人捐资,却被政府修建成豆腐渣的房屋,将就住了。去年,王德华就说过,如果有足够资金,自己很想购置工具、租赁门面,在石门坎街上开一个摩托兼电器修理门市,摆脱不得不依靠小煤窑生存的危险、违规生存方式。可是,自己找谁借钱,到哪里贷款呢?
   
   见墙上挂了个竹背箩,我问:怎么,你还能背背箩?“这是我媳妇的”,王德华摸着背箩,不好意思地说。原来,经过好心人介绍,经过自己在电话里展现的真诚,几个月前,他成功地“呵”到了一个媳妇。这位36岁,与别人生过一个孩子的媳妇不但不嫌弃王德华是个残疾人,反倒说自己已经结扎,如果王德华以后找到能够生育孩子的媳妇,她将成全王德华云云。媳妇哪去了?王德华说,她帮人种地,“讨生活”去了。
   
   怪不得,今年见到的你与去年的你相比,有了不少笑容,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在场的人们纷纷向王德华道喜说。
   
   “法规面前人人平等”、“绝不搞特殊化”之类在麻风村得到了充分体现。你王德华高度残疾又怎样?告诉你,你也只能每个季度领取180元低保救助金,领取民政每年300多元生活补助。
   
   公车,公款吃喝,公款出国……看着驾驶着摩托,奔赴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的王德华,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真为他担心。当年,伯格理行走在一个十分糟糕的公路上时,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一个允许这样的道路存在的政府,真应该为人民所摆脱。”这句话,去年见到残疾如此,却还不得不自食其力的王德华时,就被我套改。这几天,这句话更是久久回响在我的脑际、耳边:
   
   一个允许王德华这样的人“自食其力”、“自力更生”的政府,真应该为纳税人所唾弃!
(2010/07/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