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帘卷西风[166——157]]
罗列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帘卷西风[166——157]

    166,据说香港的一些律师如柯俊仁先生,要在七一香港回归十周年,抗议大陆对维权人士动酷刑,这些受摧残的律师包括高智晟、郭飞雄、郑恩宠等!

    ——6月24日 /2007年

    167,香港回归十周年。

    他们说,香港回归后,经济依靠大陆繁荣,政治上听从中央政府,他们有自由无民主!

    ——6月24日/2007年

   1 68,严加其先生在法广中谈反右!

    可惜噪音太重,我没听清楚。

    ——6月24日/2007年

    169,学者余英时也谈山西煤窑事件!

    可惜噪音仍使我听不清楚!

    ——6月24日/2007年

    170,香港回归十年,媒体轰轰烈烈!

    今年是恢复高考三十周年,高考历史题出了一道,——七七年恢复,表明社会开始恢复公正!

    ——恢复高考就等于恢复公正吗?

    而今年是1957年反右派斗争50周年,尽管有当年右派上书中央,但大陆媒体大多是羞于出声的。

    五七年反右派斗争之于知识分子,犹如腐刑之于司马迁。

    ——6月29日/2007年

    171,昨晚翻阅国亚的《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

    ——作者写了从1850年以后以后国氏家族的大事,其祖先从山东逃亡河南确山,还曾参加捻军,其祖父在河南冯玉祥手下干过警察,在开封参加过蒋介石诱捕韩复渠的行动!

    其父当过兵,后参加过修铁道,其母是河南滑县人,16岁嫁给其32岁的父亲。

    我翻了翻此书,目的是想找邬书林先生禁该书的理由——只发现大概有一处,是作者的母亲怀疑毛泽东的。

    写作自由,出版自由,这位叫雅科夫的民主社会主义信仰者,内心里充满传统知识分子的社会承担!

    其实的社会现实是,中国走什么道路已有既得利益者安排好了,中国知识分子与大众好像群羊,牧羊者或牧羊犬往哪里赶,你就往哪里去,否则你就挨鞭子或者变成权势者餐桌上的美味!已出结果的高智晟和锅已沸待烹的郭飞雄就是明证!

    中国大多政客其乖戾性格太像国亚笔下的祖母,尤其是从贫民出身爬上去的则更像豫东老太太——仿佛不故意给自己治下的民众整点事便显不出自己的权威!

    但那老太太最终还是孤寂的死了!

    ——6月30日/2007年

    172,今天听人大丁子霖教授谈反右。

    1957年,丁子霖是人大新闻系一年级的学生,“听别人发表的言论,”她说,“我感到我那时很无知……”

    好多学生被发配到长春劳动!

    我以前了解到的丁子霖,她十几岁的儿子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场变故中失踪了——她联合其他失去儿子的母亲,每年向政府呼吁,要求平反六四,因此中国的词汇里多了“天安门母亲”这个惯用语。

    ——7月2日/2007年

    173,在香港出生的孩子,其教育、医疗、及其它福利待遇,要远比大陆好!

    ——难怪那么多有门路的人愿意到香港生孩子!

    由此想起旧事,青少年时代被灌输的帝国主义是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观念是多么荒谬可笑!

    我们被骗过,现在未必不被骗!

    一国两制,香港的回归——对大陆的普通百姓影响并没多少,他们没有官僚所能公费旅游香港的机会,他们即享受不到资本主义的物质文明,也享受不到香港的民主和新闻自由!

    ——7月2日/2007年

    174,天主教派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今年七一上街游行,“忍了十年,我要游行——”

   大陆也是天主教负责人的刘柏年针对此事皮里阳秋地说,这是主的信徒所为吗?

    我想起波斯顿新教牧师那段著名的话!

    ——7月6日/2007年

    175,袁伟静躲过山东警察的监视,跑到北京找莫少平律师,帮助其丈夫办保外就医的手续!

    近又看她想进美国使馆找人权官员,未成功,却被山东警察软禁在胡佳家里!

    山东警察的流氓性有目共睹,这不仅仅表现为对殴打高智晟滕彪他们,更主要的是他们也殴打一个妇女——袁伟静女士曾被他们推搡在地上,不是妄言吧!

    ——7月8日/2007年

    [2010年7月11日录于《博讯》博

(2010/07/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