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来源:民主中国
    不管对法律作何种解释,法律的实质就是权力意识或叫权力话语。作为权力意识,非权力者只有被规定、限制、消灭的份。法律首先是一种权力的彰显。明确告诉你,权力在我这里,而你的所谓权利均来自于我,并且,由我决定收回或不收回。这种权力以国家暴力为后盾,因此具有了绝对性、强制性特征,勿容挑战,勿容置疑。其次,在赋予一些人权力或权利时,又限制,甚至于可以消灭权力或权利。在一个法制社会,法就是最大的“官”,所有生命都惧怕或受制于这个无生命的无上权力。在专制社会,法就是一个迷宫,大的时候,大的无边,小的时候,用千万倍的放大镜也无处寻觅。再次,彰显,限制,消灭即国家暴力的理由来自于保护公民的人生、财产、利益等多项权利不受侵犯。在本人看来,这是法律存在的唯一理由,可是现实却无情的告诉人们,这个唯一的理由其实只是为了掩盖权力者打着法律的旗号,为非作歹。
   人类为何要制定法律?据说,是源自于人类知道在自己身上有作恶的本能,且这种本能具有无限性特征,如不加抑制就会造成巨大的人间灾难。自从有了国家,自从人类进入了所谓的文明社会,以上说法就成为了一种被固化的牢笼,仅仅的束缚着善良的人类思维。人们不断地在问自己:“没有法律,我们的一切如何保障”?可悲的是,我们从来不问:“有了法律,我们的一切就有了保障”?更何况,我们有什么理由把保障的权力移交给我们并不信任的别人?就像,我们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不相识的人,除了盲目的信任,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的保障。而别人却要告诉我们:你应当相信,你只能相信,你必须相信。相信一种无聊的承诺,相信一种无法实现的完美。
   一个人在“河北百度容城话吧”看到这样一个帖子,帖子中颂扬野桥村有个无私的、常年帮助别人的“好人”,那个人看到很气愤,随手跟帖道:我就是这个村的,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好人,我只知有个姓孙的,卖村里的地给自己盖豪宅,买名车,无人敢管。就是这么几句话,招致横祸,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十几个人手持砍刀,棍棒闯入他家,逢人便打,刀伤五人。报110,一个小时后到达,不抓人,不做现场勘验,连话都不说一句,更有甚者,在被砍伤的人送上120救护车上后,行凶者当着警察的面继续行凶,而警察旁若无物,就像在观赏风景。事发后,当事人多方努力均无结果,在心力憔悴后只得服从派出所主持的调解——赔款五万元了事。
   警察是干什么的?法律的执行者,保一方平安。可是就是在相同的法律规定下,人家就能游刃有余的保护黑社会。别以为这是个例,上到中央,下到基层,无不认为,这种事见怪不怪,小事一件,没人问津,无人来管。法律非但没有保护被侵害人的权益,反而成为行凶者的保护伞。如果没有这样的法律,也许事情就简单的多,没有法律的保护,行凶者卖不了集体的地,也不会如此嚣张的夜闯民宅。恰恰由于有了法律,恰恰由于法律的保护,这些人才能肆无忌惮的整治不顺从他们心意的人。

   村里这样干,国家也这样干,刘晓波说了几句他想说的话,这本是宪法赋予他的言论自由权,可一旦他真的行使了这一权利,十一年的牢狱之灾就给了他,这就是法律,所谓的法律不过是镇压异己的工具。
   法律是惩治犯罪的,可我们看到的是法律在保护犯罪,保护与权力相关者的犯罪,保护权力者自己的犯罪。而无权者只有目睹法律的所谓保护,目睹法律的淫威。
   实际上法律根本无法提供任何有效地保护,因为法律是惩治已经发生的犯罪行为。就是说,法律只有在你的权益被侵害后,才追究侵害者的责任。有人会说:法律有一种威慑功能,会预防犯罪。说这话的人肯定生活在真空,不懂得一个基本常识:不想犯罪的人不会因为没有你的威慑而犯罪,想犯罪的人也不会因为有了威慑而不犯罪。就像,美国的核武器可以摧毁全世界,但是,它并没有吓到美国公民要求持枪的权利。没有一个犯罪的人,不知道法律的厉害,说因为不懂法而犯罪的人,一是要满足看管着的自尊,二是找一个周旋的借口,给行贿受贿提供机会。受赖昌星牵连的公安部副部长进了看守所后也说“不懂法,法律意识淡薄”的之类的话,这样的鬼话,也只有鬼才相信。
   法律编织了一个天大的谎言:有了法律社会就有公正,没有法律社会就是人间地狱。可我一直在目睹法律的暴虐,没有感受到他的公正。为什么那么多人无视现实,而非要让我们交出自由,依附于无恶不作的法律?你的谎言被现实所证伪,而我自由的梦,你却不给一点机会。仅从这个意义上看,制定法律的人就是在犯罪——剥夺人的自由权。
   法律赋予了国家施暴权,而排斥掉个人的施暴权,至于是国家施暴权更为恐怖还是个人施暴权更为恐怖却没人提及了。所谓的法律工作者还在胡扯什么“法律可以限制国家的施暴权”,不知这样的谎言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兑现?以上两个例子已经发生,你试着兑现一下法律的公正,法律的限制?别再满世界的招摇撞骗了,连你自己的权益都很难得到保障,你还能保障谁?
   更有甚者,还在说什么“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言论自由也要遵守法律法规”。为了证明这种观点的正确性,还补充道:全世界的法律都是如此。没有哪个地方的法律容许绝对的言论自由。这就是因言治罪的理论依据。谁想颠覆国家的施暴权,就让你尝尝法律的威严。言论不过是思想的外在表现,连言论都要被限制的法律,还有什么正当的要求不可以限制,还有什么自由、公正可言?即便全世界的法律都不给言论以绝对的自由,那就能证明限制言论是正当的?全世界还在杀人那,杀人也正当?“全世界”这个概念,什么也证明不了,这点逻辑常识你不懂?更何况,哪来的材料让你得出全世界的法律都在限制言论自由?法律也是智慧的,也要做作样子,不会像你那样笨,如果连言论自由都不给,他早就命归西天了,专制的法律绝不会长命,相对于无限的历史长河,他不过是一瞬间。
   有人说:西方的法律不是很成功吗?美国的法律不是很自由吗?是吗?好吧,假定如此,那也只属于西方的人们与美国的人们,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说的是假定,这个假定排除了另一个角度的思考,这个角度的思考就是:剥夺自由成为了永恒不变的理。你凭什么不让我持枪而你却可以,你凭什么限制持枪的口径你却可以拥有原子弹?法律的这种规定是你的自愿,还是我的自愿?法律假定了我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为了这个假定,它合法合理的抢劫我的财产,在我满足基本生存需求时,还要强迫我额外支付给国家一部分钱。不仅如此,还总是不忘假惺惺的对我进行所谓的法制教育: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那样。抢了我的钱还侮辱我的人格,这难道不是犯罪?自己都在犯自己定的罪,还与别人奢谈什么公正?
   有人还在说,法律就是在保护自由。怎么?车轱辘话又转回来了。是自由在先还是法律在先?法律预先就剥夺了人家的自由还在胡扯什么保护?你所保护的是你给我的所谓的自由,你不给的你根本不保护,我的自由凭什么由你来给?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样的自由吗?抢了人家的东西,还美其名曰为保护,天下哪有这样的逻辑?
   我根本不需要什么法律的保护与别人的保护,能保护自己的只有自己。至于那些已经发生的恶行如何处理,你去问问动物,别以为她不如你高贵,别以为她一定比你傻,也许她的答复会教会你任何做人。
   法律是有原罪的,它的原罪就是:剥夺人的自由,制造人间惨剧——我们记忆中的大多惨剧都发生在有法律的情况下,并且,是由法律来执行的。这是一个事实,对于这个事实,“法律维护者”可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或许他们看到了,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他们还要继续编织新的谎言来持续欺骗,他们还在承诺“不断完善的法律体系会改变现有法律的缺陷”。那好,先把他们绳之于法,等法律完善了,再放他们出来。几千年的谎言始终无法兑现“公正”的承诺,他们也该为此承担罪责——如果有法律的话,他们必须承担这一罪责。
   无法律的自由自在的确是一个完美的假设,这种假设几乎没有任何现实的依托。这是因为,人们总被危言耸听的谎言所欺骗,习惯于忍受法律的无理与暴虐。现实的残酷,唤醒了挣脱的意愿——挣脱一切束缚,自由自在的活在人间。
   2010年7月18日
(2010/07/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