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时评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美国专家里克‧斯坦纳(RickSteiner)30日表示,漏油面积可能是政府公布数字的60倍,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他还表示,污染所造成的生态危害可能持续10年甚至更长。
   6万至9万吨原油入海
   
   受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委托,阿拉斯加大学(UniversityofAlaska)海洋保育学者兼绿色和平顾问斯坦纳,新近访问了受污染地区。他估计,有6万至9万吨原油流入了海洋。中国官方迄今公布的数字是1500吨。斯坦纳7月30日说:“这是人类史上30起最大漏油事件之一。”
     

   斯坦纳在记者会上表示: “如果我们预测正确,严重程度肯定会超过1989年艾克森瓦尔迪兹号(ExxonValdez)在阿拉斯加的漏油事故。”
     
   官方估计目前原油污染海域达435平方公里(即170平方英里),但有中国媒体在上周报导称,目前原油已扩散至946平方公里的海域范围。斯坦纳本人在出事后去大连待了一天半,并对漏油规模进行了估计。
     
   斯坦纳表示,由于没有足够的空中监控设备,意味着没人真正知道漏油污染具体有多广,他甚至认为漏油现在可能已漂抵北韩了。
     
   中共当局曾在26日发表声明称,原油已成功控制,在控制泄漏的战斗中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但斯坦纳则表示,海中和沙滩上仍有大量原油,目前的清理工作至少需持续到8月,甚至要到秋季才行。他还表示,当地生态环境要恢复可能需要10年时间甚至更长。
   
   渔民称:“这辈子也清不完”
   
   但在大连湾,刚开着清污船归来的清污人员李先生认为。“什么时候能清完?遥遥无期!”李先生说,以目前手工拿舀子舀的方式,加上石油已经深深渗透到海滩下,如果彻底清完,让大连海湾恢复如初,这一代人恐怕都不一定完成。
     
   “新港那里的海面和大连湾棉花岛这里最严重了,海面上厚厚的油层,有二三十厘米厚。我们清污公司都是手工挖、舀子舀。”李先生比划着。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大连渡假海滩工作者刘佳(LiuJia,音译)说:“我用小木板舀油,放入大塑料垃圾袋里,我的一些同事用筷子,因为原油很黏,筷子也好使,有时候,我们也用手捧糊满石油的砂子。”刘称认为上述方法“相当原始、相当费时。”
     
   而中科院相关专家则认为,从目前情形看,此清污工作如果彻底完成,估计要3-10年。
   
   绿色和平:损害会持续多年
   
   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7月29日表示,损坏管道的原油泄漏已经停止,但黑色的原油仍在不断地往岸上冲刷,污染情况依然严重,大连港仍保持关闭状态。大连市副市长戴玉林承认,在大海捞油比大海捞针还难。清污公司估计清污成本将超过10亿元。
     
   环保团体中国绿色和平组织警告说,损害可能会持续几年。绿色和平中国高级行动协调员钟峪说:“石油不可能完全清理掉,污染会影响岸上和海洋生物的生态系统,并会进入空气和土壤。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消除影响。”
(2010/07/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