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第三章
   
   北京戒严
   
   (1989年5月17日至5月31日)

   
   【内容提要】
   
   第三章记述了从5月17日至5月31日动乱升级的情况。5月17日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这是决定中国 命运的一次会议。会议以少数服从多数的组织原则,坚持了“四·二六”社论的正确论断,为了挽救危及国家安危的混乱局面,作出了实行戒严的决策。5月19日召开首都党政军各界干部大会,党中央旗 帜鲜明地号召全国军民动员起来坚决制止动乱。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国务院决定从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中央军委决定调动解放军部分部队进京,协助公安干警和武警,制止动乱和 维持社会治安。
   
   解放军进京受到动乱分子的阻挠,动乱分子欺 骗和强迫部分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对政府施加压力,要挟党和政府承认“四·二六”社论是错误的,承认他们搞动乱是“爱国行动”,继而达到乱中夺权的图 谋。
   
   在此紧要关头,赵紫阳不是站在党中央制止动 乱的立场,而是站在支持动乱的立场。5月19日凌晨,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讲话,暴露了党中央内部的分歧,使动乱进一步升级。为了避免流血冲 突,戒严部队在北京市郊区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修整,耐心地向市民说明来意,以争取广大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但是戒严部队未能按期达到预期的目标,天安门仍被动 乱分子盘踞。北京和全国局势更加混乱,西方政府和反华舆论对中国的动乱公开表示支持,“美国之音”作了大量歪曲事实的报道,充当反华的急先锋,起到对波助 澜的作用。
   
   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
   
   5月 17日
   
   下午4时,小平同志召集会议,讨论当前局势。赵、 李、乔、胡、姚和尚昆参加,王瑞林也在。这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
   
   赵讲,目前惟一办法是否定4月26日社论,与学生妥协,缓和下来。
   
   我讲,26日社论是正确的,本来形势已逐步好转,但 紫阳同志5月4日跟中央调子不一样,又重新点起火,以致 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惟一办法是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乔石认为4月26日社论是正确的。
   
   依林说,这场动乱是赵的错误造成,他完全赞 成李的意见。
   
   胡对局势感到忧虑。他说,我们想的与广大群 众想的差得太远。
   
   杨尚昆认为不能从《社论》中后退,现在目标 是邓,只有旗帜鲜明反对动乱。
   
   邓讲话,委托出在党内。紫阳5月4日讲话是转折,制止动乱惟一办法是戒严。
   
   邓说,你们的办公室有奸细,看看是谁走漏出 去。
   
   晚8时,常委再次碰头,定了戒严时间为5月21日,19日晚开动员大会。赵说,我的时间已结束, 已写好信向常委请假。
   
   5月16日晚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继续开到今天凌晨,总算达成一项决定:由赵紫阳代表政治局常委公开发表书 面谈话,实际上是一封公开信。信中说,“现在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向同学们讲几句话。”信中首先把常委的名字都列出来,这 在过去是绝无仅有的。信中肯定了同学们的“爱国热情”是可贵的,“希望同学们保重身体,停止绝食”,要求学生“顾全大局,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
   
   上午,我接到小平同志办公室的通知,小平同 志邀请全体常委于下午4时到小平同志处开会。这是一次正式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全体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出席,杨尚昆同志列席,王瑞林同志担 任记录。这是一次决定中国命运的会议。
   
   赵紫阳首先发言,他说,解决目前困难惟一的 办法是否定“四·二六”社论,与学生达成妥协,使局面缓和下来。我第二个发言,对赵的意见表示坚决反对。我说, “四·二六”社论是正确的。《社论》发表后,形势本来已逐步好转,但赵紫阳5月4日讲话,跟中央调子不一样,又重新点起火 来,以致发展到今天这种混乱地步。当前惟一办法是中央常委团结一致,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乔石同志发言明确表示“四·二六”社论是完全正确的。依林同志发 言说,这场动乱是赵紫阳的错误造成的,他要负完全的责任。胡启立同志说,他对目前局势感到忧虑,他说中央的同志与广大群众想得差的太远了。尚昆同志认为不 能从《社论》后退,现在学生斗争的目标已指向小平同志,只有旗帜鲜明反对动乱,国家才有出路。
   
   小平同志听完大家发言后,作了重要讲话,以 下是根据我当场笔记整理的摘要。
   
   小平同志首先分析了当前的形势:
   
   形势很严峻,问题出在党内。全国出问题都是 受到北京的影响,因此,要解决问题,先从北京解决起。继续发展下去,肯定很快就蔓延到全国。如果我们按照4月 26日的社论精神,加强工作,进行对话,那 么,积极分子就已经组织起来了,搞动乱的开始害怕了,形势已经向逐步稳定的方向发展。
   
   小平同志一针见血的指出:
   
   这篇社论是正确的,转折点是赵紫阳5月4日的那篇讲话,使人们看到了共产党中央不一 致,学生就闹得更激烈了,很多的人向学生靠拢。因此,问题出在党内,解决的办法,党内要一致,首先中央要一致,错了大家负责。没有这一点精神,还争论干什 么,自己宣布垮台算了。其实,问题看得一清二楚。现成的例子就是匈牙利,一闹就让,让了一步再闹,再让第二步,还是不满足,再让第三步,永远不会满足,除 非共产党垮台。中国搞自由化的人也一样,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如果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那么,要不要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不要社会主义制度,要不要共产 党。如果中央旗帜鲜明,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发展到了很难收拾的地步。你越让,他就越要闹,事情还在发展。不采取紧急措施,肯定是顶不住的。上海江泽 民同志那里,现在还可以顶住,再发展下去,他们也顶不住了。现在没有时间来争论,谁的缺点和谁的责任,这些问题可以慢一点解决。第一步是坚决制止动乱的发 展,第二步逐渐加以消化。如果中央认识不一致,态度不坚决,采取什么措施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接着,小平同志提出了实施戒严的任务:
   
   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 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是动乱平定下来。在戒严期间要打击坏蛋,不打击这一部分人是不行的,但是人数不要多,少数几个人。戒严就是要动用军 队,军队也要教育好,只要不搞打砸抢,军队也不还手。如果冲突起来,碰伤一些人也是难免的。北京警力不够,要恢复正常工作秩序、生活秩序、学习秩序,只有 宣布戒严。动作要快,准备好了就立即实行戒严。目的是为了保护大多数,不要让更多的人卷进去,陷进去。
   
   戒严也是保护大多数,但有些人硬要闹,而且 让它扩大,也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如果听其自由发展,比如成为全国性动乱。要安定全国,必须首先安定北京。戒严首先要保护党中央、国务院、重要的政府部 门的安全,要保护公用事业的安全,要保护通讯部门和电台的安全。现在社会一片混乱,什么坏人都出来了,搞打砸抢的也出来了。所以,我们的行动要越快越好。 态度要比前更加鲜明,戒严的风不能过早放出去,否则效果就差了。
   
   小平同志提出戒严后,会场的空气变得十分严 肃,是各位常委对此决定中国命运的重大决策表态的关键时候了。我首先表示:我完全同意实行戒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姚依林同志也表态同意戒严。乔石同志点 头表示同意。胡启立同志还是那一句话,对当前局势感到忧虑。只有赵紫阳表示反对,说这个方针我执行不了。
   
   各位常委表态后,小平同志说:
   
   戒严的事由李鹏、乔石、尚昆同志主持,卫戍 区、公安、武警参加外,还有调一些部队进北京。
   
   接着,小平同志已大无畏的精神指出:
   
   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 们打倒,我自已倒下来。我现在认识到,我在这个时候恰恰不能倒下来,文件我可以不看,但不要让身体出了毛病,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 的办法了,不能再让,再让中国就完了,很快就发展成全国性动乱。
   
   北京变成全国性动乱,比“文革”还厉害, “文革”实际上是有领导的,是毛主席领导的。现在好像是来了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但共产党放弃了领导。动乱的真正口号出来了,就是丢掉共产党,丢掉社会 主义。我们这一代人为之奋斗了一生,这个责任我们是担不起的,我们这两代人都担不起这个责任。许多老同志对现在的形势很焦急,这是理所当然的,是一种对事 业感情的表达。
   
   赵紫阳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有决断比没有 决断要好,但对现在这个决策我很担心。
   
   小平同志强调:
   
   政治局常委会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作出决定共 同承担责任,常委一致,政治局一致才是根本的保证。大家统一行动,说话一个口径,错了大家共同负责,这是关键所在。
   
   这时,赵紫阳说:“对常委大多数人的意见, 我只能组织服从,但是我保留意见。”
   
   小平同志警告我们,戒严一事,在公布以前要 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锐指出:
   
   你们常委办公室里有奸细。我倒要看看,这次 是谁走漏消息。凡走漏消息(手打输入者按:此处后半行未见)
   
   小平同志最后说:
   
   没有万全的方案,什么都很稳妥也不可能。要 阻止外地人到北京来,也不要让动乱蔓延到外地去。攻新华门难道不是动乱,攻大会堂难道不是动乱,动乱已经是事实了嘛,不要再这个问题再争论了,常委一致起 来,少数服从多数,团结一致,聚精会神吧动乱处理好。
   
   下午6是左右常委会结束。我们从小平同志家出来, 我的精神为之一振,赵显得垂头丧气。我向常委提出,晚8时常委再次开会,落实戒严措施。
   
   两个小时以后,常委会在中南海勤政殿小会议 室举行。赵紫阳一开头就说,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结束,已经写好信向常委请长假,因为我留在常委会妨碍你们的工作。尚昆同志劝他不要这样做。会议确定,5月19日王召开在京的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北京 戒严时间初步定在从21日开始。军队的调动则由尚昆同志具体安排。
   
   会后,我分别找罗干、温家宝、严明复同志到 办公室来谈话,就今天常委会关于戒严的决定向他们作了通报,因为他们在第一线处理动乱,有必要立即把这个重要决定告诉他们。
   
   全国已有27个城市的170多所高校发生游行示威,武汉搞动乱的学 生占据长江大桥,京广铁路被堵塞。北京社会秩序已陷于混乱,“高自联”等非法组织继续占据天安门广场,声称已有3000人绝食。街上不时出现游行队伍,不时 高呼“打倒邓小平”、“拥护赵紫阳”、“赵紫阳万岁”的口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