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5 月6日
   
   下午,我请北大、清华、北师大、人大、理工大和二外的党委书记和校长来座谈。
   
   他们一致认为,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的定性没有错,起到稳定局势作用,使各级领导心中有底。小平讲话后,有了精神支柱。4月27 日的游行是蓄谋已久的。27日不游,“五•四”也得游,他们一致认为党中央在政治是非问题上,要旗帜鲜明,不要把下面装进去出 卖了。他们认为今后斗争可能转入校内,非法学生组织争取合法、夺权。

   
   尚昆来谈。他说紫阳要改变定性,认为定高了。杨说,赵应肯定这一段李主持中央工作是正确的。赵想去见邓,要杨同去。杨没有同意,说邓的想法不可能变。杨还说,邓没有反对传达 他的讲话,还说,传达了的就传达了,但不再下发文件。
   
   上午,我在中南海召开农业科学家的座谈会。农大和农科院的一些 专家教授参加了会议并踊跃发言。
   
   下午,我邀请北大、清华、北师大、人民大学、理工大学和第二外国语学院等大学的党委书记和校长来中南海座谈,李铁映、李锡铭、何东昌等参加。学校的领导同志一致认为,人们日本26日社论的定性没有错,起到稳定局势作用,并使基层领导有了底。小平同志讲话口头传达后,明确了中央的政策,大家有了精神支柱。4月27日学生的游行是蓄谋已久的,即使27日不游,“五.四”也得游
   
   5月5日晚,我在会见亚行各国代表团团长时,针对赵的讲话,也有一个即席简短的讲话。在谈到最近中国发生的游行和罢课时,我指出:“政府果断采取了正确、妥善、冷静的方法加以处理,避免了事态进一步蔓延和扩大”。“现在大部分学校已经复课”。我明确表示“尽管我们对某些学生的做法并不赞成,但对他们的一些正当要求,可以通过对话加深双方理解”我郑重声明,“中国政府将努力维护国家的安定”。学校领导同志都很敏感,自习对照了赵和我的讲话,发现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他们强烈要求中央的声音要保持一致。衙门一致认为,希望党中央在政治是非问题上要旗帜鲜明,不要把基层的同志卖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就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基层同志紧跟中央,中央政策一遍,基层领导都执行了修正主义路线,又挨批,又挨斗,好不冤枉,所以,至今心有余悸。很明显,学校领导同志这些话是针对赵紫阳在亚行讲话而言的。他们估计,今后学校的斗争可能由街头转入校内,闹事学生组织斗争焦点要争取政府承认其合法性地位。在座谈会上,我还是极力维护中央领导的团结。我说,中央没有改变动乱的性质,只是有的同志讲话调子低了点,那只是策略性的,为的是更好地争取学生的大多数,保护和巩固积极分子队伍。但是,斗争还在继续,搞自由化的人不会就此罢手,各学校要巩固积极分子队伍,揭发动乱本质,争取更多学生站到党的一边来。
   
   杨尚昆来对我说,赵紫阳要改变动乱的定性,认为定性高了。尚昆不同意他的观点。赵又退而求其次,提出要淡化关于 “动乱”的提法。尚昆担心我和赵紫阳在会上发生正面冲突,认为这不利于团结。我对尚昆说,实际上赵紫阳早已淡化了对“动乱” 的定性,但我绝不能同意在淡化的口号下改变对“动乱”的定性。赵紫阳提出要去见小平同志,并要求尚昆同去。尚昆推辞了,他对赵紫阳说,小平的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动乱定性不可能改变。
   
   昨天下午,赵紫阳还主动去民盟中央,参加民盟组织的中去年教师座谈会。会上发言的人纷纷赞同赵紫阳在亚行的讲话,不同意“四•二六”社论。在座谈结束时,赵紫阳说:“大家讲得很好,谢谢”。阎明复接着说,赵紫阳感谢大家,这句话有很深刻的意思。
   
   路透社在评价赵紫阳亚行讲话时称,“与一周前对学生们严厉谴责形成鲜明对照”,“采取了同情的态度”,“是对上周判断的大修改”。法国世界报称:“这位党的首脑似乎已出色地使形势发展得对他有利了”。法国费加罗报以《中国——赵紫阳时代》为题,称“总书记改变战术”,“大学生初步尝到持不同政见的好处”。
   
   发动新闻界扩大动乱
   
   5月7日
   
   上午和下午,看了三盘有关学潮的录像。还有两篇,准备把它看完。
   
   听说,启立传达赵的三条指示:一是自由民主和人权是世界性潮流;二是对新闻要更开放一些;三是表明是反腐败,深层次是改革。
   
   上午和下午,在办公室看了三盘录像带。录像带反映耀邦追悼会后,学生在人们大会堂东门外演出的那一场跪着递交请愿书的实况,清楚地表明大会工作人员接待了三位学生,为首的是政法大学的学生周海峰。工作人员告诉学生,他们保证想上级转交学生的请愿书,但没有承诺中央领导人要出来见学生。
   
   广播电视部部长艾知生托人传来消息:今天中共中央宣传口开了会,有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宣部、广电部等单位的负责人参加,胡启立、芮杏文、阎明复到会,有胡启立传达赵紫阳的指示:
   
   学潮以后,主要是推进改革,学生们担心的是改革停顿,走回头路,表层是反腐化。不仅是经济改革,而且是政治改革。民 主化。要积极推进改革进程,包括透明度、公开化。“文革”前,不透明,只向好处想,现在直向坏处想,有些人把问题看得过于严重。不能把学潮说成是政治思想 薄弱。一小撮人跳动,这样总结不行。这次舆论主要是要求改革,慢了不满意,舆论要向改革这个方向引导。反自由化与四个坚持是同义语。关于民主、自由,不要 一听就是自由化,民主、自由、人权是世界潮流,新闻自由成为焦点。违背潮流不行。要保证新闻自由,布恩违背人民的意愿。
   
   这两天新闻报道本 来就向动乱分子一边倒,赵紫阳还嫌不足,还要新闻界把动乱之后再次煽动起来。艾知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送来的消息应该是可靠的。果然不出意料,由于赵紫阳 在亚行讲话的发表,北京个高校闹事学生又纷纷活动起来。人民日报不但在头版头条登了赵紫阳讲话稿,而且在头版下方配有一系列首都高校师生欢迎赵讲话的消 息。北大学生头头中同意复课和不同意复课的也展开辩论。该校学生自治筹委会也发出紧急通知,要求5月6日继续罢课。
   
   后来学生头头王丹回忆 这段历程时也写道,赵紫阳从朝鲜回来就批评上海市委对导报的处理。使他大感振奋。赵的“五四”亚行讲话给闹事学生打了一针强心剂,这时正应该加一把劲吧事情闹大。另一学生头头郭海峰 后来说,学生与袁木对话后,学潮已开始走向低潮。赵紫阳讲话后,学生认为中央的调子变量,学生应该乘胜前进。可见,赵紫阳“亚行讲话”的效果是促进动乱之火欲熄又燃。
   
   由于“五四”游行时高校学生已宣布游行结束和恢复上课,5月6日已有80%北京高校学生走回课堂复课。前来北京帮助维持正常秩序的北京军区部队,已奉中央军委命令于今日23时50分返回营区。
   
   5月8日
   
   上 午,政治局常委听取治乱小组汇报。乔石讲的,他重点叙述了27日游行前的情况,肯定了“动乱”的事实,也澄清了李鹏不接近跪递请愿书的谣言。赵仍不甘心, 说如果李不知道,说明运行机制有问题。
   
   赵说,学生会让闹事者改选上台,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些人在台上久不了。赵又说,对话也不一定要 提经过学联、青联,学校组织也可以。大家说,不能放弃学联和青联。赵说,现在的关键是提高透明度,一切问题都在透明,因为许多是谣传。我说,透明度也要在 党的领导下进行。
   
   下午,我召开了接待伊朗总统哈梅内伊访华的准备会议。
   
   下午,赵紫阳主持了中央政治局常委 会,听取了中央关于制止动乱小组前一段工作总结和下一段工作布置的汇报。乔石重点叙述了27日学生大游行前的 情况,如闹事学生两次冲击新华门,22日追悼会后的请愿,23日后的串联,在高校夺取合法学生会的权力,罢课活动。乔石肯定了动乱的事实,也澄清了学生递 交请愿书,李鹏不接近学生,纯属谣言。乔石讲完后,赵紫阳仍不甘心。他说如果那么多学生在广场请愿,怎样都不知道,说明中央的运行机制有问题。其实,追悼 会后赵紫阳已回到中南海,他说也不知道,是否也算中央运行机制有问题?为什么我不知道算机制有问题,而他不知道就不算机制有问题,值得深思。联系赵紫阳在 宣传口发动舆论传媒妄图继续发动学生东山再起的言论,意图是很清楚的。赵紫阳认为学生闹事是对他搞自由化的支持。因此,赵乐得不闻不问。
   
   赵 紫阳在常委会上说,如果北京高校进行改选,即使一些闹事学生当选上台,也没有大的关系。因为这些人在广大学生中没有威信,在台上久不了。这是赵紫阳变相承 认非法产生的学生组织,这与学生把今后对政府斗争焦点放到承认学生自治组织的意图不谋而合。赵紫阳临去朝鲜时,我问他如果出现团结工会式的自发学生组织会 字母办?他但是明确承认那不能承认。现在,很明显他已经改口,说“承认”也没有什么的大的关系。他不是回电同意邓小平同志4月25日关于动乱的讲话吗?小 平就说过波兰团结工会式的组织不能承认,要坚决取缔。事实说明,赵紫阳已经离开中央的方针,走的相当远了。我认为学校党委要加强领导,不能主动让权。与会 的几位同志发言都讲,学生会不到改选期,在动乱气氛下改选,实在不正常。赵紫阳有提出一个问题,他认为中央与学生对话也不一定都由学联或青联类官方式的学 生团体参加,学校里学生自己产生的组织也可以参加,学生自愿结合也可以。迂回统治不同意赵紫阳的意见,认为 不能放弃学联和青联的领导权。
   
   赵紫阳说,现在关键是提高透明度,一切问题都是因为缺乏透明度而产生的,学生提的腐败问题,多是谣 传。他主张把康华、中信等五大公司交人大常委会组织审查。我说,提高透明度也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乔石说,耀邦治丧已结束,中央制止动乱小组应该加以改组 调整。我说,乔石同志领导的治乱小组工作是得力的,为了保持工作的连续性,治乱小组不宜改组,至少要保持到戈尔巴乔夫访华以后,在来议论。常委一致同意治 乱小组不能变动。会议决定中央各位领导同志亲自下到基层去,多做群众工作,主动与学生、工人和社会各阶层人士对话,大力宣传中央关于制止动乱的方针。
   
   下午到八宝山向李井泉同志遗体告别。接着,我召开了接待伊朗总统哈梅内伊访华的准备工作。会前,副总参谋长张信、装备部长贺鹏飞主动对我说,军 队一直拥护“4.26”社论,没有社论,不能动员自己和打击动乱者的气焰,社论对制止动乱起到了重大作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