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姜维平文集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来源:RFA
   这几天,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跑到重庆去,媒体报道的消息不少,我估计这个“救火队长”下重庆,不是一件小事,因为中央要搞西部大开发,重庆是一个重点,从党内暗斗来说,胡锦涛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宏伟目标稳住薄熙来,也的确比较好,问题是,好大喜功的薄熙来,在扫除了重庆的反对派之后,最担心的不再是汪洋留下的旧班底,给他捣蛋,而是极缺资金,他要用房地产业引领其它产业发展,走大连建设“北方香港”的老路,更需要钱,故多次请求中南海支持他,显然,在政治局内,有关向重庆投资拨款的问题,争议很大,也僵持了许久,目前大概统一了思想,即以国家银行放贷的办法,支持重庆,当然温家宝,李克强都不便帮他,能够出面的就是王岐山了,这不仅是因为王副总理也是红色革命接班人出身,易于镇住薄熙来,而且,他以往的经验和成绩在党内普遍得到认同,于是,伴着风声雨声,王岐山来到了重庆。
   据新华网报道,王歧山参观了重庆银行后,又来到了重庆两路寸滩保税港区进行参观。他在此间的一席话,透露了此行的用意,他在重庆长志汽车接插件有限公司时,企业负责人向他汇报了企业的经营情况。他表态说,“现在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贷款,厂房是租赁的,无法抵押,设备抵押贷款办理相当困难。企业技改资金压力大,而且流动资金也极为短缺。”我想,他讲这番话的更深的含义是,重庆目前向上级打报告,最想要的东西就是钱!果然,他又说:“贷款难是中小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我把金融系统的领导都带来了,大家会研究这些问题。”至此,我的上述判断已经得到证实。新的问题是,薄熙来急需多少钱?可能他自已也讲不清楚,反正越多越好!只要我们看看近期重庆媒体的报道,就会产生一种感觉:薄熙来不是在大举建设一个直辖市,而是在开启一个新的国家,当然,对钱就要狮子大开口了!而且,近日,重庆市长黄奇帆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承认,该市自2001年开始,就是“破产财政”,欠债400亿元,而每年收入才100亿元,再加上薄熙来2007年12月到重庆后大搞运动,抓捕企业老板,伤害了经济建设,重庆财政雪上加霜,已濒临崩溃的边缘,颇为类似文革结束之时,即使用廉租房建设项目骗取国有土地,违背国家政策,私发46亿地方债帣,也不能补上天大的窟窿!
   新华社的报道说,结束考察后,7月8日,王岐山在重庆渝州宾馆主持召开了金融形势座谈会。在会上,王岐山听取了工商银行、建设银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负责人的发言。会议真实的内容没有细节上的披露,只是官样文章地说,王岐山指出,今年以来,我国金融运行总体平稳,但金融监管和金融市场还存在诸多体制性、机制性、结构性等深层次矛盾。要进一步转变金融发展方式,深化金融改革,鼓励金融创新,改进金融服务,加强金融监管。“百业兴,则金融兴;百业稳,则金融稳”。要处理好保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就等于说,王岐山很担心重庆大跃进式的发展,存在着巨大的风险,故他强调,当前,对贷款结构和均衡性问题要保持清醒认识,小企业和农业贷款困难状况仍未根本转变。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信贷工作要立足当前,努力解决小企业、“三农”等薄弱环节的贷款难问题,加大对科技创新、新兴产业等重点领域的信贷支持,控制“两高一剩”行业贷款投放。可能王岐山不知道,中南海高层制定的原则,政策固然不错,但到了下面,经过层层曲解,必然走样,比如他说贷给“三农”,贷给中小企业,但他一离渝,薄熙来就另有用途,如同他在大连一样!他动辄欺骗朱镕基,把国家调拨的专项资金改用种草坪,修广场,制造槐花灯等,中央有什麽法子呢?中国的事情,一切都是下面各级官员具体去做的,而政治体制又没有制约和监督,官员手中的权力很大,没有几个人不是阳奉阴违,假公济私!我想,这回,王岐山前脚走,后脚就会变了花样!总之,薄熙来的伎俩和骗术是,先把钱拿到手,其它再说!这方面的事例太多,我不便列举!王岐山真是应当小心点啊!
   报道还说,王岐山表示: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期,巨大的国内市场需求是我们发展的希望和信心之所在。要继续落实好“家电下乡”,“以旧换新”等政策,推进“万村千乡市场工程”,确保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发挥行业协会的中介作用,不断完善商贸流通网络,充分挖掘农村市场潜力。但是,王岐山回避了更重要的问题:贫富两极分化。前几天,薄熙来承认重庆有大批市民过端午节连粽子都吃不起,但是,他儿子薄瓜瓜在西方读书,一年的学费要多达数十万元,还不算他玩马术,橄榄球和玩洋妞的钱!看来,不首先解决分配不公的社会问题,再“送家电下乡”,再“以旧换新”,也化解不了根本矛盾,社会危机!事实证明,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国家给重庆贷款越多,文强之类的贪官就越多!只不过文强死后,贪官变得更狡猾罢了!重庆的贪官会想,我紧跟薄熙来,他就不会抓我!10个贪官中才有一个倒霉,为何我能变文强?!所以,薄熙来搞得建设项目越多,王岐山给重庆的钱越多,当地的贪腐大案就会越多!

   国内新华社的媒体还披露,在座谈会上,薄熙来说,重庆正按照中央要求,精心打造西部金融中心,营建开放高地,岐山副总理带领各部委和银行的负责同志来渝指导,对重庆的对外开放、外经外贸、金融工作以及城市规划建设都给予了鼓励,提出了要求,我们要认真领会,抓好落实。
   我注意到了,自负傲慢的薄熙来,这次把王岐山叫成“岐山”,很是诡异,我们不要小瞧少了一个“姓”,这可亲近多了!我想起他在大连时就有一个特点:当需要利用某位领导时,就满面笑容,也省略了“姓”,直呼其名,那才叫甜呢!但是,我奉劝王岐山对此要头脑冷静,清醒!他要注意,薄熙来刚刚讲的两个词:“中心”和“高地”,他不论在大连,还是在沈阳,从不把同事和上级领导真正地放在眼里,从不把他掌权的一个城市当成基层对待,他所说的“中心”,是政治金融文化等一切的“中心”;他讲的“高地”,是思想和地位上的“高地”,王岐山只要找出前几天的《重庆日报》,就能看到这样的标题:”重庆在中国的地位,就如同中国在世界的地位”!我们终于看到了,薄熙来哪是在搞什麽西部大开发,他是在搞“政绩”,抓资本,另立山头,搞分裂!
   重庆的媒体还说,黄奇帆在座谈会上汇报了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我注意到了,薄熙来用这种办法,在抬高自身的地位,原本他应当亲自汇报,但他讲了开场白之后,让黄奇帆代劳,以示他和王歧山平起平坐,我以前在国内参加过许多类似的会议,像这种汇报方法是绝对犯忌的!这从另一面也透露了薄熙来在中南海还有后台!王岐山对此方式能够接受,说明他以后的前程也具有不确定性。
   果然,黄奇帆借机大肆吹捧薄熙来,他说,重庆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会:“314”定位,国务院3号文件、两江新区、统筹城乡试验区、西部大开发、西永综合保税区、两路寸滩保税港区、三峡库区。围绕这些机遇,重庆主要抓了五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快国家中心城市和交通枢纽建设;二是,着力打造制造业基地和商贸服务基地;三是,以民生为突破,推动城乡一体化改革,统筹城乡发展;四是,打黑除恶,扶正祛邪,一年时间侦破了500多起命案,100多名公检法司干部被查出,做到了司法正义、程序正义。五是,唱读讲传,提升干部群众精、气、神。
   实际上,这些使人耳朵起膙子的陈词滥调,王岐山早就知道了!所以,他说,重庆市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方针政策,工作做得非常好,取得了显著成绩。相信重庆在下一步工作中,会以西部大开发会议为契机,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但我认为,这段话并非发自内心,他对薄熙来也充满警惕,不然的话,他为什麽不说,重庆是在“熙来”的领导下,而是强调集体领导呢?薄熙来称他为“歧山”,他并不领情,亦不回应,反倒给他一个软钉子吃!这说明,王岐山绝非等闲之辈!这个30多年前和包遵信合编推出“走向未来丛书”的知识精英分子,可能早就看穿了薄熙来的狼子野心和本质!
   报道还说,与王岐山同行的官员阵容很是壮观:国务院副秘书长毕井泉、海关总署长盛光祖、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商务部副部长钟山、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中投公司董事长楼继伟、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招商银行副行长张光华等人均在。我想,他们都应当明白:现在,似乎是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之时,也是政治滞后,内忧外患之际,当务之急,不是西部大开发,而是开启民主进程。薄熙来以毛泽东的极左思潮和虚假的“唱红打黑”,“杀富济贫”,忽悠了中国的老百姓,并通过所谓的“就地免职,竟聘上岗”方式,大换血,使重庆公安堕落成了地方武装,值此民心浮动之时,如果资金上再对其大举输血,将是为虎作伥,重庆已演变成了“陪都”,中国离分崩离析的日子不远了!
   2010年7月11日于多伦多,7月14日修改。
(2010/07/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