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姜维平文集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来源:RFA
    我仔细阅读了中青报有关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得出这样的结论:由于中共严密地操控舆论,使记者写出的文字内容真假难辨,扑朔迷离,很显然,它是想引导读者知道什麽,而不是了解事实的全部,但是好在我本人坐过牢,又比较了解薄熙来,所以,我试图还原文强死前的大概情节,因为它对人们揭开中南海高层权斗的秘密,管窥中国未来政局的走向或许不无益处。

为何安排中青报独家采访?


   非常明显的,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文强死刑,并立即执行,这一新闻的细节发布权交给谁,这是颇费思量的一件大事,不论中央媒体,还是地方报刊,都会争夺得很激烈,中共高层之所以最终商定由《中国青年报》出面,是精心策划的。中共的虚伪性决定了它最怕海内外舆论,把文强之死归结于内斗,而中青报给人的印象,它是共青团系统的媒体,而文强案是重庆市委书记,太子党薄熙来一手主抓的,外界有关他利用反贪打黑攻击政敌的报道连篇累牍,这令中南海高层十分尴尬。既然在文强一案上,中共两派已经达成了交易,统一了思想,那麽,不论共青团,还是太子党,都希望他早死,因此,他们肯定要向外界展示一种秉公执法的架势,利用中青报的记者专访就是匠心独运了!

两个重要信息


   中青报的记者写道,7月7日9时05分,押解文强的车队抵达重庆市歌乐山上的某刑场,该刑场位于接近山巅的某山头。不到10分钟,文强的死刑即执行完毕,在坊间颇具传奇色彩的文强就此走到人生的终点。17时,他的儿子文伽昊领取了他的骨灰。 文强,就此成为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正局级公安局长。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正好11个月整。
   我认为,这段生动的文字,非常巧妙地透露了关键的两个信息:一是,文强之子文伽昊被薄熙来藏了很久,终于出现了;二是。文强案的进展速度达到了“大跃进 ”的水平。我们不禁要问:薄熙来为什麽要抓文强的儿子?文强是判处死刑,为何要如此之快?
   显然,文强惟一的儿子,是被薄熙来在幕后梳妆打扮了很久的角色,他一直在准备登场,不仅用来做筹码,使文强认罪,而且利用他,迫使文强家其它亲友忍气吞声,他现在的利用价值,在近期的报刊上读者会一再看到,他充分地说明了薄熙来作为文革联动成员,一点未改当年红卫兵的整人造反,株连九族的革命本色!
   至于文强的死刑速度,违背了死刑判决慎重对待,宁慢不错的原则,那是上层政治斗争的诡异所需,不然的话,为何他刚刚判死,他的前任就高调提升了呢?这说明有些人已经深思熟虑,等待了很久!总之,文强之死,在民间是大快人心,在中南海是如释重负!

见面前的官方说辞


   记者说,从7月7日清晨5时35分开始,他们在文强监室里与他面对面,并随押解车队全程见证了文强生命最后4小时的整个过程。在刑场外,可靠消息人士向记者介绍,文强被押解到事先准备好的车内,执行死刑注射。完毕后,由法院送至殡仪馆火化。这当然没错,但《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承认,他们是于6日晚最终获准采访文强的,此时已无北京飞往重庆的航班,只好转飞成都,披星戴月地赶往重庆,于7日凌晨4时才到达羁押文强的某看守所,他们彻夜未眠。这就是说,薄熙来在他们到来之前,为防泄密,已精心做了细致安排,以下记者转述的就是官方的说辞:
   7月4日9时10分起,文强和民警,就前一晚德国与阿根廷的“世界杯”四强争夺赛,进行了半小时的交流,文强对德国大比分战胜阿根廷这样的传统足球强队,感到不可思议,认为有赌球之嫌。随后,文强认真地看了近两小时的武侠小说。“世界杯”期间,文强看过多场比赛。端午节期间,他也吃到了粽子。 7月4日14时40分,文强午休后起床,和民警“神侃”世界杯,包括他以前到美国、巴西出差的见闻经历,等。
   我认为,这段文字有真有假,不好做十分准确的判断,但从昨天流传到海外网络的一张文强监所内的生活照看,他是被关押在死刑犯的号子里,据我呆过的三个看守所的亲身体验,像他这样的犯人,如果不是判死,房间里有官方控制开关的电视,也完全可能,但是,薄熙来从一开始就是用文强来敲山震虎,杀一儆百的,不可能还让他看什麽“世界杯”,和狱警讨论什麽足球。退一步讲,一般情况下,一审被宣判死刑的犯人,必须戴上脚镣,而照片显示文强是单独关押,是没有电视的,它的空间与布局颇似狱中之狱,即所谓“小号”,那里通常空间很小,除了板铺,什麽也没有,既便是特殊小号,也会不大,除了木床和小柜,根本不能再放什麽电视机。我想,这时传出这张照片的人,就是想告诉读者真相,驳斥这个谎言的!
   记者还说,16时10分,文强理发。随后,他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再看书、晚餐,并由民警带其在监室内散步。晚餐吃了蒸蛋,餐后时间,和民警交流了金庸、古龙、梁羽生三大武侠作家的武功写作技巧,很显然,他对这些武侠小说中的许多经典人物和经典片断极为熟稔。当晚,文强与民警谈兴甚浓,交流的话题主要是体育和武侠。之后,收看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世界杯”专题节目“豪门盛宴”,还不时发表对比赛的看法和见解。近23时,兴致勃勃的他才洗漱后上床睡觉。
   这段道听途说的描写,也是为了欺骗读者:重庆的薄熙来,王立军之流,没有对文强使用过酷刑,对他非常人道,非常优待,他是积极认罪伏法的!他既可以读武侠小说,又可以看“世界杯”,其羁押条件和干部疗养院差不多!还优哉游哉的,这是真的吗?
   实际上,以上记者的文字已经讲漏了:狱警带文强不是在走廊里,而是在监室内散步,监室多大?由其带领散步?如在监舍,应是警察不动,就可“带领”他了!我呆过的看守所,几乎每个房间都拥挤不堪,一个人大步行走都不可能,何况警察带着散步?除非文强住得是特大的监所?
   最荒唐的是,明知凶多吉少的文强,面临死刑,还兴致勃勃地和警察收看“豪门盛宴”,谈论“世界杯”的得与失,谁会相信呢?至于文强喜不喜欢足球和武打小说,我不知道!但是,薄熙来是一个铁杆球迷,倒是真的,他在大连没少花钱搞足球,他又深知眼下广大球迷均在热议电视转播的“世界杯”比赛,故此,其手下死党就信手拈来,移花接木,拿文强开涮了吧!
   不过,在看守所里,到处都是武打小说,这的确是事实,我曾以《告诉金庸一个惊人的秘密》一文详细谈过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记者听官方这样讲,说明文强根本没有什麽特殊待遇,看守所只有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人撰写的武打书,并非是他关押在物质条件特好的地方,正如一般犯人一样,他只能以读金庸之流名家的武打小说消磨光阴,坐吃等死,以上通过记者之口讲的高调话,不过是官方编织的美丽谎言!

王立军为何见文强 ?


   中青报的记者又说,“091”专案组民警告诉他们,7月5日上午,重庆市纪委一行3人,向文强宣布了“双开”决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文强的情绪比较激动,双眼有泪水。我认为,这充份说明文强感到有点冤 ,我不是说他没有贪腐,现在这种一党执政的制度,根本没有监督,全国哪个地方的公安局长不贪污受贿?只是贪多贪少罢了!文强深知他死于站队出错!是跟汪洋,贺国强等薄的对立派倒了霉!故他眼中才有泪光!这奇怪吗?
   其实,早在此前的6月中旬,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消息称,经2010年5月13日市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通过,给予文强、陈洪刚二人行政开除处分。记者说,在收到《重庆市监察局双开决定书》后,文强表示,自己对受贿的部分犯罪事实提出异议,认为他妻子收受的大部分财物,自己均不知情。这等于说,这个案件的内幕还有许多见不得人的东西,可惜都将葬入坟墓了。大概只有薄熙来,胡锦涛等人心知肚明,它永远成了“国家机密”,比如:重庆高官里,只有文强贪腐吗?他的上级都是廉洁奉公的楷模吗?他被捕后究竟原汁原味地交代了什麽?薄熙来得到了什麽自保的武器?他给了文强什麽样的承诺?他一审判决后向中纪委报告了什麽?上面取舍了什麽?掩盖了什麽?文强最终期待着什麽奇迹发生?等等。
   我认为,记者披露的核心的秘密是,7月6日,文强显得心事较重,15时45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来到监室与文强会面,16时35分离去。请读者注意:第一,他临死前,王立军为什麽要单独会见文强?他们讲了什麽?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谈了近一个小时,达成了什麽交易?据我2000年12月被薄熙来下令拘捕后的体验,他蹲过5年大牢,整人绝对是行家里手,炉火纯青!他对待羁押人采取的心理折磨,精神打击的卑劣手法,走到天边也不会改变,我想,他一定是利用文强的儿子做筹码,与其讨价换价的,他知道文强最心疼儿子,薄熙来也最怕他儿子誓言报仇,故先违法抓捕了他儿子做人质,而且不到节骨眼不放,此时,派王立军来向文强摊牌,放掉你儿子,并让你见他一面,但你临死前必须闭嘴,把你知道的东西埋在肚子里,否则,你儿子将以“毁灭证据罪”判刑!于是,文强转变了强硬的态度,记者写道:“之后,文强情绪较好。晚饭吃了3个蒸蛋,餐后还吃了梨。。。。。。

文强为何拒绝采访?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亦善!据我所知,判了死刑的人,刑前很希望有知心人交流。因为非常显然,如果有话不讲,就永远地失去了机会,文强深知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死前一定变成了新闻自由的赞成者!然而,记者却说,7月7日早晨5时10分,文强被民警叫醒起床后,显得有些茫然。文强的举止动作显得非常缓慢,在他完成洗漱、叠被、服药后,5时35分,记者获准进入羁押文强的单间监室,诚恳地表示希望采访,没料到,即使连“有人评价你曾是‘全国排得上号的刑侦专家’,你自己同意这个说法吗?”“你现在想见到什么人?”等“温和”问题,文强也表示强烈抵触。
   记者用“强烈抵触 ”一词,说明王立军已向他宣布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核准结果,两个人达成了肮脏交易,他儿子文伽昊获释,他保持沉默,更不能对记者讲任何不利于官方的话,特别是有关党内暗斗的秘密,否则后果自负!因此,文强无奈,他很生记者的气!记者不能帮他的忙!这时,文强才知道,每个共产党官员践踏新闻自由的结果,都是自食恶果!每个共产党操控的媒体对它的奇案都无法揭示全部真相!
   所以,文强穿着洗得很干净的乳白色短袖衬衣和灰色西裤,隔着桌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们提的问题不是一两句就能回答的,我马上就要出庭了,现在需要准备一下”, 文强拿出已经明显被翻得很旧的判决书和自己手写的一些材料,看了起来,偶尔用左手手指,理一下头发。看上去,刚理过发的他,比庭审时更显年轻一些,精神状态也略好于二审宣判时。记者还透露,他4年前曾和文强近距离接触过,和那时相比,文强简直苍老了十岁。这更说明了问题,就文强的性格而言,是一个比较讲义气的山城人,既然与记者见过面,如果有可能,一定会吐露心声,但他对记者很反感,很不奈烦,这正是王立军,薄熙来对他施压的结果 ,他们搞的这种手电筒式反贪打黑运动,最怕记者曝光的,就是内斗的真相!因为这些东西假如放到了阳光下,他们尔虞我诈,欺世盗名的本质就会暴露无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