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来源:RFA
    我仔细阅读了中青报有关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得出这样的结论:由于中共严密地操控舆论,使记者写出的文字内容真假难辨,扑朔迷离,很显然,它是想引导读者知道什麽,而不是了解事实的全部,但是好在我本人坐过牢,又比较了解薄熙来,所以,我试图还原文强死前的大概情节,因为它对人们揭开中南海高层权斗的秘密,管窥中国未来政局的走向或许不无益处。

为何安排中青报独家采访?


   非常明显的,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文强死刑,并立即执行,这一新闻的细节发布权交给谁,这是颇费思量的一件大事,不论中央媒体,还是地方报刊,都会争夺得很激烈,中共高层之所以最终商定由《中国青年报》出面,是精心策划的。中共的虚伪性决定了它最怕海内外舆论,把文强之死归结于内斗,而中青报给人的印象,它是共青团系统的媒体,而文强案是重庆市委书记,太子党薄熙来一手主抓的,外界有关他利用反贪打黑攻击政敌的报道连篇累牍,这令中南海高层十分尴尬。既然在文强一案上,中共两派已经达成了交易,统一了思想,那麽,不论共青团,还是太子党,都希望他早死,因此,他们肯定要向外界展示一种秉公执法的架势,利用中青报的记者专访就是匠心独运了!

两个重要信息


   中青报的记者写道,7月7日9时05分,押解文强的车队抵达重庆市歌乐山上的某刑场,该刑场位于接近山巅的某山头。不到10分钟,文强的死刑即执行完毕,在坊间颇具传奇色彩的文强就此走到人生的终点。17时,他的儿子文伽昊领取了他的骨灰。 文强,就此成为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正局级公安局长。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正好11个月整。
   我认为,这段生动的文字,非常巧妙地透露了关键的两个信息:一是,文强之子文伽昊被薄熙来藏了很久,终于出现了;二是。文强案的进展速度达到了“大跃进 ”的水平。我们不禁要问:薄熙来为什麽要抓文强的儿子?文强是判处死刑,为何要如此之快?
   显然,文强惟一的儿子,是被薄熙来在幕后梳妆打扮了很久的角色,他一直在准备登场,不仅用来做筹码,使文强认罪,而且利用他,迫使文强家其它亲友忍气吞声,他现在的利用价值,在近期的报刊上读者会一再看到,他充分地说明了薄熙来作为文革联动成员,一点未改当年红卫兵的整人造反,株连九族的革命本色!
   至于文强的死刑速度,违背了死刑判决慎重对待,宁慢不错的原则,那是上层政治斗争的诡异所需,不然的话,为何他刚刚判死,他的前任就高调提升了呢?这说明有些人已经深思熟虑,等待了很久!总之,文强之死,在民间是大快人心,在中南海是如释重负!

见面前的官方说辞


   记者说,从7月7日清晨5时35分开始,他们在文强监室里与他面对面,并随押解车队全程见证了文强生命最后4小时的整个过程。在刑场外,可靠消息人士向记者介绍,文强被押解到事先准备好的车内,执行死刑注射。完毕后,由法院送至殡仪馆火化。这当然没错,但《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承认,他们是于6日晚最终获准采访文强的,此时已无北京飞往重庆的航班,只好转飞成都,披星戴月地赶往重庆,于7日凌晨4时才到达羁押文强的某看守所,他们彻夜未眠。这就是说,薄熙来在他们到来之前,为防泄密,已精心做了细致安排,以下记者转述的就是官方的说辞:
   7月4日9时10分起,文强和民警,就前一晚德国与阿根廷的“世界杯”四强争夺赛,进行了半小时的交流,文强对德国大比分战胜阿根廷这样的传统足球强队,感到不可思议,认为有赌球之嫌。随后,文强认真地看了近两小时的武侠小说。“世界杯”期间,文强看过多场比赛。端午节期间,他也吃到了粽子。 7月4日14时40分,文强午休后起床,和民警“神侃”世界杯,包括他以前到美国、巴西出差的见闻经历,等。
   我认为,这段文字有真有假,不好做十分准确的判断,但从昨天流传到海外网络的一张文强监所内的生活照看,他是被关押在死刑犯的号子里,据我呆过的三个看守所的亲身体验,像他这样的犯人,如果不是判死,房间里有官方控制开关的电视,也完全可能,但是,薄熙来从一开始就是用文强来敲山震虎,杀一儆百的,不可能还让他看什麽“世界杯”,和狱警讨论什麽足球。退一步讲,一般情况下,一审被宣判死刑的犯人,必须戴上脚镣,而照片显示文强是单独关押,是没有电视的,它的空间与布局颇似狱中之狱,即所谓“小号”,那里通常空间很小,除了板铺,什麽也没有,既便是特殊小号,也会不大,除了木床和小柜,根本不能再放什麽电视机。我想,这时传出这张照片的人,就是想告诉读者真相,驳斥这个谎言的!
   记者还说,16时10分,文强理发。随后,他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再看书、晚餐,并由民警带其在监室内散步。晚餐吃了蒸蛋,餐后时间,和民警交流了金庸、古龙、梁羽生三大武侠作家的武功写作技巧,很显然,他对这些武侠小说中的许多经典人物和经典片断极为熟稔。当晚,文强与民警谈兴甚浓,交流的话题主要是体育和武侠。之后,收看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世界杯”专题节目“豪门盛宴”,还不时发表对比赛的看法和见解。近23时,兴致勃勃的他才洗漱后上床睡觉。
   这段道听途说的描写,也是为了欺骗读者:重庆的薄熙来,王立军之流,没有对文强使用过酷刑,对他非常人道,非常优待,他是积极认罪伏法的!他既可以读武侠小说,又可以看“世界杯”,其羁押条件和干部疗养院差不多!还优哉游哉的,这是真的吗?
   实际上,以上记者的文字已经讲漏了:狱警带文强不是在走廊里,而是在监室内散步,监室多大?由其带领散步?如在监舍,应是警察不动,就可“带领”他了!我呆过的看守所,几乎每个房间都拥挤不堪,一个人大步行走都不可能,何况警察带着散步?除非文强住得是特大的监所?
   最荒唐的是,明知凶多吉少的文强,面临死刑,还兴致勃勃地和警察收看“豪门盛宴”,谈论“世界杯”的得与失,谁会相信呢?至于文强喜不喜欢足球和武打小说,我不知道!但是,薄熙来是一个铁杆球迷,倒是真的,他在大连没少花钱搞足球,他又深知眼下广大球迷均在热议电视转播的“世界杯”比赛,故此,其手下死党就信手拈来,移花接木,拿文强开涮了吧!
   不过,在看守所里,到处都是武打小说,这的确是事实,我曾以《告诉金庸一个惊人的秘密》一文详细谈过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记者听官方这样讲,说明文强根本没有什麽特殊待遇,看守所只有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人撰写的武打书,并非是他关押在物质条件特好的地方,正如一般犯人一样,他只能以读金庸之流名家的武打小说消磨光阴,坐吃等死,以上通过记者之口讲的高调话,不过是官方编织的美丽谎言!

王立军为何见文强 ?


   中青报的记者又说,“091”专案组民警告诉他们,7月5日上午,重庆市纪委一行3人,向文强宣布了“双开”决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文强的情绪比较激动,双眼有泪水。我认为,这充份说明文强感到有点冤 ,我不是说他没有贪腐,现在这种一党执政的制度,根本没有监督,全国哪个地方的公安局长不贪污受贿?只是贪多贪少罢了!文强深知他死于站队出错!是跟汪洋,贺国强等薄的对立派倒了霉!故他眼中才有泪光!这奇怪吗?
   其实,早在此前的6月中旬,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消息称,经2010年5月13日市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通过,给予文强、陈洪刚二人行政开除处分。记者说,在收到《重庆市监察局双开决定书》后,文强表示,自己对受贿的部分犯罪事实提出异议,认为他妻子收受的大部分财物,自己均不知情。这等于说,这个案件的内幕还有许多见不得人的东西,可惜都将葬入坟墓了。大概只有薄熙来,胡锦涛等人心知肚明,它永远成了“国家机密”,比如:重庆高官里,只有文强贪腐吗?他的上级都是廉洁奉公的楷模吗?他被捕后究竟原汁原味地交代了什麽?薄熙来得到了什麽自保的武器?他给了文强什麽样的承诺?他一审判决后向中纪委报告了什麽?上面取舍了什麽?掩盖了什麽?文强最终期待着什麽奇迹发生?等等。
   我认为,记者披露的核心的秘密是,7月6日,文强显得心事较重,15时45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来到监室与文强会面,16时35分离去。请读者注意:第一,他临死前,王立军为什麽要单独会见文强?他们讲了什麽?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谈了近一个小时,达成了什麽交易?据我2000年12月被薄熙来下令拘捕后的体验,他蹲过5年大牢,整人绝对是行家里手,炉火纯青!他对待羁押人采取的心理折磨,精神打击的卑劣手法,走到天边也不会改变,我想,他一定是利用文强的儿子做筹码,与其讨价换价的,他知道文强最心疼儿子,薄熙来也最怕他儿子誓言报仇,故先违法抓捕了他儿子做人质,而且不到节骨眼不放,此时,派王立军来向文强摊牌,放掉你儿子,并让你见他一面,但你临死前必须闭嘴,把你知道的东西埋在肚子里,否则,你儿子将以“毁灭证据罪”判刑!于是,文强转变了强硬的态度,记者写道:“之后,文强情绪较好。晚饭吃了3个蒸蛋,餐后还吃了梨。。。。。。

文强为何拒绝采访?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亦善!据我所知,判了死刑的人,刑前很希望有知心人交流。因为非常显然,如果有话不讲,就永远地失去了机会,文强深知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死前一定变成了新闻自由的赞成者!然而,记者却说,7月7日早晨5时10分,文强被民警叫醒起床后,显得有些茫然。文强的举止动作显得非常缓慢,在他完成洗漱、叠被、服药后,5时35分,记者获准进入羁押文强的单间监室,诚恳地表示希望采访,没料到,即使连“有人评价你曾是‘全国排得上号的刑侦专家’,你自己同意这个说法吗?”“你现在想见到什么人?”等“温和”问题,文强也表示强烈抵触。
   记者用“强烈抵触 ”一词,说明王立军已向他宣布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核准结果,两个人达成了肮脏交易,他儿子文伽昊获释,他保持沉默,更不能对记者讲任何不利于官方的话,特别是有关党内暗斗的秘密,否则后果自负!因此,文强无奈,他很生记者的气!记者不能帮他的忙!这时,文强才知道,每个共产党官员践踏新闻自由的结果,都是自食恶果!每个共产党操控的媒体对它的奇案都无法揭示全部真相!
   所以,文强穿着洗得很干净的乳白色短袖衬衣和灰色西裤,隔着桌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们提的问题不是一两句就能回答的,我马上就要出庭了,现在需要准备一下”, 文强拿出已经明显被翻得很旧的判决书和自己手写的一些材料,看了起来,偶尔用左手手指,理一下头发。看上去,刚理过发的他,比庭审时更显年轻一些,精神状态也略好于二审宣判时。记者还透露,他4年前曾和文强近距离接触过,和那时相比,文强简直苍老了十岁。这更说明了问题,就文强的性格而言,是一个比较讲义气的山城人,既然与记者见过面,如果有可能,一定会吐露心声,但他对记者很反感,很不奈烦,这正是王立军,薄熙来对他施压的结果 ,他们搞的这种手电筒式反贪打黑运动,最怕记者曝光的,就是内斗的真相!因为这些东西假如放到了阳光下,他们尔虞我诈,欺世盗名的本质就会暴露无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