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来源:RFA
    自从天安舰事件以来,朝鲜半岛的局势再度紧张,仿佛战争的风云又要降临,一贫如洗,走投无路的金正日,硬充手持核武器的世界巨人,企图绑架全人类。其之所以出尔反尔,动辄讹诈,谁都知道他自以为背后有座大山,即中国,他的父亲金日成的经验给其内心的烙印过于扭曲而深刻,总以为只要开战,中国就会坚定地站在他的一边,我不否认这种可能性,因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会使中国人产生唇亡齿寒的感觉,特别是造成国富民穷两极分化的中共,也需要用战争转移社会矛盾和大众视线,但就我父辈的切肤之痛,反思韩战,冷静回忆,应当悟出真理:在互联网普及和强人已失的今天,再打一场韩战,如果中国支持金正日政权,必将引火烧身!
    
   图片:姜维平先生的父亲姜启德1955年4月回国前在朝鲜留影,照片由姜维平提供。
   我是1955年出生的,我的名字储存了父亲对生活的全部希望:维护世界和平!父亲姜启德对战争的憎恨,来源于他的经历:当1950年6月,金日成发动韩战之时,他成了御用作家魏巍笔下称的所谓的“最可爱的人”之一,他跟随彭德怀领导的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在火线上拼搏了三年,后来回国,在此之前,他由山东“闯关东”从乳山县来到大连谋生,并当上大连水产养殖公司的小职员,显赫战功曾使他的命运有所改观,但据称是美帝国主义飞机投下的细菌弹,破坏了他的健康,伤寒病几乎伴随他的一生,55岁时他死于肺癌,他坚信,这是美国侵略者造成的恶果。他是“幸运”的,不仅是因为,他是韩战的幸存者之一,而且毕生至死不渝地相信官方的谎言。

   我则没有这种可怜的“幸运”。虽然我在辽宁大学读的是历史系,但多是中共伪造的史料和八股观点,只是到了90年代中期,我才在香港的《开放》杂志上首次得知韩战的真相,我想,如果共产党有本事,就一定把藏着真实的潘莫拉盒子捂紧,否则给他的国民带来的只能是巨大的精神打击。就我父亲来说,他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韩战,曾使他深为自豪,但其实,这是一场不义的侵略行为,它不过是靠谎言染上了光彩,他晚年动辄流泪怀念的战友们,不过是充当了斯大林,毛泽东等政治骗子的炮灰而已!所幸他一点都不知情,而且他更不知道,被俘虏的1,4000个士兵自愿去了台湾!我知道了真相,则对中共产生了新的认识:如果第二次韩战再燃刀枪火海,我们这一代及下几代人,还会重走父亲的老路吗?
   最近,我拜读了何清涟撰写的一篇关于韩战的大作,其中引用了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许平的观点,真是巧得很,她是我大学同班同学,2009年2月4日,正是她把我送上了由北京飞往加拿大的班机,据其文称,许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在通过媒体、因特网和大学课堂教育,国内的民众越来越知道这场战争,不是像人们当初所想象的那样,是美帝国主义把战火燃到了鸭绿江边,威胁着新中国。实际上,大家越来越清楚地知道,是金日成打响了第一枪,首先挑起了战争。她还说,战争更深远的背景是:斯大林在中国革命胜利以后,中国和苏联签订了友好条约,苏联就失去了雅尔塔体系中在中国的特殊权益,中国收回了旅顺口和大连港。而斯大林需要在太平洋有一个出海口,一个不冻港,以便与美国和日本对峙,于是,就在某种程度上,默许了金日成收复朝鲜南方的要求。这样金日成才敢发动这场战争。
   我印象中,许平在大学校园期间,学术思想相当开放,但她从来没有讲过类似的观点,很简单,那时辽宁大学图书馆里,根本就没有与官方的谎言矛盾的任何书籍,想必是老同学许平日后到上海当研究生,深入研究的结果吧!而且,现在她这样公开地捅破窗户纸,似乎也风险不太大!总之,中国知识精英大都已经知道了,我们当年其实是在帮助朝鲜的金日成作战,而在更深一层的意义上说,是在帮助斯大林和毛泽东作战,这样一来,抗美援朝战争的合法性就受到了空前的质疑。许平教授的论述,真是一针见血!现在,天安舰的事实已暴露无遗,如果金正日步其父金日成之后尘,胆敢发动第二次韩战,中国领导人胡锦涛会像毛泽东那样,下令国民支持他吗?既使令下如山倒,会有成千上万的战士,如同我的父亲姜启德那麽顺从吗?既使服从了,依目前中共军队的病态和腐败,能获得胜利吗?我的回答很简单: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其实,道理再简单不过:统治者要想使士兵送死,用他们的鲜血染红顶子,必靠编织的谎言,把战争的正义性和合法性打扮得天衣无缝,这一点在信息闭塞的毛泽东时代易如反掌,但今天呢?有几个官兵不用互联网呢?尽管部队对互联网的管理密不透风,对士兵的监控史无前例,但有多少效果呢?战争还没宣战,最新的动向和矛盾的原因,就已经妇孺皆知了!谁愿去为一场不义之战卖命呢?即便父亲再生,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参战,被迫去参加了,也只能倒戈!
   其次,假定中国官兵再次跨国鸭绿江,也不一定获胜,因为50年代时刚解放,国民对中共还抱有极大的幻想,以为战争胜利之后,就离丰衣足食,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近了,所以,能舍生取义,如今,老百姓大都看明白了,官员们都是诱骗别人学雷锋,自家的孩子不是经商捞钱,就是留洋出国,别看高官在讲台上振振有词,没有一个会像毛泽东那样,能把儿子送到前线作战的!毛泽东愚顽地坚信自己的理想,现在,他的继任者只贪钱财!所以,靠金钱拴在一条利益链上的部队,只要开战就会一泄千里,如同伊拉克的共和国卫队一样,好看不中用!在这方面,人们只要深入了解了中共部队的贪腐情况,就不会怀疑我的判断了。谁能相信,习惯于用金钱疏通关系的部队官员,能带兵打仗呢?相信钱能通神的士兵能前赴后继,战无不胜呢?
   据6月26的国内媒体报道,最新统计数据表明,中国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共牺牲了18万人。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少将在最新出版的一期《文史参考》半月刊上撰文指出,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场阵亡11万多人,加上参战人员中伤病和其他原因的死亡,中国方面在战争中共牺牲了18万人。这就使韩战的残酷性赤裸裸地展示在国人面前,处于小康社会的普通老百姓,每天都看到共产党利益集团对社会财富的瓜分,谁心里不像明镜似地,谁会去再当炮灰呢?哪个愿意成为下一次史料中记载的阵亡者之一呢?如果是正义之战,卫国之战,雁过留声,倒也值得!然而,为了一个专制政权去卖命,谁会心甘情愿呢?人们会想,从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战争直至国内1978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政府一直未对外公布过朝鲜战争中的伤亡数字,试问:连所谓为国捐躯的战士的数字都隐瞒的统治者,还能再有傻瓜跟他们上当吗?
   或许,我父亲的切身经历,足以说明参战者命运的多舛!文革前他经常自豪地回忆抗美援朝战争,把战士诗人未央的诗挂在嘴上:“车过鸭绿江,好像飞一样,祖国,我回来了,我的亲娘!”还经常把朱叔等战友请到家中饮酒聚餐,大谈韩战中朝鲜阿妈妮对他们的关照!还把他们战场上的照片高挂墙上......但1968年以后就性情淡然了,父亲虽然在历次政治运动里因根红苗正,未被整肃,但晚年则受到冷落,郁郁而终,他不再相信共产主义能够实现!他说,人家局长的孩子留在城里,我们的子女却一个接一个上山下乡!中国离理想越来越远了!
   是啊!参战和取胜需要高远的理想,现在,金正日有理想吗?中国领导人有理想吗?我多次亲临辽宁省丹东市,曾漫步于鸭绿江边,我既看到了沿江开发区的灯红酒绿,又听到了北韩饥民的哭泣,专制政权不论富裕还是贫穷,都只能给它的国民带来灾难!我从未与任何人谈论过我的父亲,因为他的一生是一幕悲剧,参加韩战是剧情的高潮,命运把他从火线上留下来,是为了叫他承受更多的没有思想和自由的苦难:他不知道韩战的真实起因,不知道14000个战俘选择台湾的故事,不知道6000个回国的战俘送进过阜新集训营,不知道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的秘密交易,总之,不知道人生最宝贵的知情权,选择权已被彻底地剥夺!我可不想模仿他的一生!如今,面对战云翻卷的朝鲜半岛局势,我想告诉7000万南北韩的人民和广大读者,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新的一代!
   2010年6月25日韩战60周年写,7月1日修改于多伦多
(2010/07/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