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姜维平文集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来源:RFA
   今天,《时代周报》发表一篇文章,记录了文强大姐与弟弟文强死前相会的情景和感受,应当讲,这是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她透露了与许多媒体不同的信息,值得我们认真分析研究。
   给儿子的两份遗言
   报道说,文万琴早就预感文强难逃一死,但突如其来的死讯,还是让她猝不及防,精神恍惚。她说:“我万万没有料到,7日早上与文强十分钟的相见,竟成永别。”文万琴透露,文强临刑前,委托在场的警察转达给儿子两句遗言:“正确面对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这一点与以前的媒体报道完全不同。第一,它是由文强身边的警察转告的,也就是说,他不是亲口对儿子讲的,旁边没有监听人员,故可能比亲口讲的来得真实。文强从警那么多年,不可能没有几个好朋友,他可能是在某种场合,在一比一的情况下,找人私传的遗言;第二,他认为自已的案子是一个扩大化的冤案,所以,要儿子正确对待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这就是说,他知道,他不是死于贪腐,而是死于共产党高层的内斗,他也相信,等薄熙来在未来的权斗中倒台,他的案件真相将被全盘托出。他认为,他的案件有待于鉴定,而没有说“平反”,是因为他确有经济问题,但不足以判死。
   神速处死是怕他乱咬

   报道引述文强姐姐的话说,她梦见三弟穿着白色短袖衬衣和灰色西裤,像一阵风一样,从自己身边飘过。她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回应。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文万琴从梦中哭醒时,是7月8日凌晨4时,窗外天色未亮。她睡意全无,前一天的经历,如电影般在脑海中回放,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三弟再也回不来了。我认为,世间万物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文强一定确有贪污受贿的经济问题,但可能数额并不是太大,而且,他没有必要强奸一个女大学生,这是常识性的问题。故此,他姐姐梦里有白色物品,乃盼清白也!而“灰色西裤”即“灰色收入”也!而且,从自然天象看,他死后重庆经受了一场狂风暴雨,这都是天人感应!
   至于为什么以神速执行死刑,是因为文强案不是孤立的,他绝对不是只牵扯了警界任职的下级,却一个也没有波及上面的高官,可能汪洋,贺国强,王鸿举等人都被牵扯进去,所以,薄熙来送了人情,他抓住了共青团派的把柄,逼迫胡锦涛停查了他太太谷开来的变相受贿行为,专案组拦腰砍断了文强案错综复杂的线索,因此,贺国强多次高调赞扬薄熙来打黑,汪洋给重庆送去招商会的大单生意,王鸿举在调职时如释重负,总之,受牵连的高官们不论属于什么派,都希望文强早死!早些闭上嘴!这样一来,文强,就成了中共内部尔虞我诈,在大肆宣传慎重对待死刑判决的情况下,以过山车般的速度,历时11个月就处死的高官典型!
   律师们趁机发财
   报道说,7月7日上午9时15分,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这位在坊间颇具传奇色彩的“重庆黑恶势力最大保护伞”,就此向他的人生谢幕。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正好11个月。
   在此期间,文万琴作为文强的六旬大姐,视此为“生命中最揪心的一段日子”。她冒着风雪进北京为弟弟求情斡旋,邀请律师,筹措巨额律师费50万元,密切关注着案件的审理与进展……我注意到了“巨额”二字。由于中国律师的处境,不能离开政治体制,法院不能独立审判,他们也根本做不到独立辩护,对文强这样的敏感案件,律师根本无能为力。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昂贵收费,他们可能还会想,你很贪腐,当然有钱,多要些也无妨!故此,文万琴花光了家底也没能救弟弟文强的命!
   实际上,据我被薄熙来陷害入狱的切身感受,这样的由中共高官操控的案件,民间叫“戴帽案件”,被押者判多少年,是死是活,全凭长官意志,请律师根本就是走形式,专案组希望犯罪嫌疑人倾家荡产,就不反对他们请律师,而律师呢,明明知道力量有限,有的也会吹牛,以便赚钱,所以,如果文强家人请一个法律系的大学毕业生敷衍了事,可能收费低些,判决结果也会是一样!
   儿子成了利益交换的筹码
   文万琴可能不明白,按照共产党监狱的规定,死刑犯是绝对不能见家人的,因为警方担心发生意外,有的犯人是轻罪重判,罪不至死,或根本就是冤案,家人不服,会在现场造成无可挽回的突发事件,所以,能让他们见面,不是薄熙来的恩赐,而是他们利益交换的结果!
   7月10日下午,文万琴在接受《时代周报》长达3个小时独家采访时披露了一些细节。“文强想见你。”记者叙述道,7月6日晚11时,文万琴接到专案组的通知,称翌日早上将派车来接。文万琴当晚情绪激动。自去年8月7日,文强身陷囹圄,她与文强仅有一次会面。那是今年5月15日,文强案二审庭审结束后,她和丈夫、大弟媳、妹妹一行四人,获准进入法院临时羁押室见了文强,时间为短短五分钟。看来,他显然有很多话没有讲。
   报道说,7月7日早晨5时刚过,文万琴就起床。几乎同时,羁押在重庆第二看守所的文强,亦被民警叫醒。6时,文万琴坐上文强专案组派来的车,从北碚家里出发,赶往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这次被通知探望文强的,还有文强的独子文伽昊。
   我想,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时,被非法拘禁了很久的文伽昊成了薄熙来,王立军打垮文强的一张有力的王牌!薄熙来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点,来催毁文强的精神!谁不心疼自己的儿子呢?谁要是把薄瓜瓜抓起来,谁就能彻底打垮薄熙来!这个道理是千篇一律的!
   报道说,去年8月文强案发后,文伽昊就被重庆警方带走了,文万琴曾多处寻访而下落不明,文强因此对他牵挂不已。文伽昊后来对《时代周报》称,当时他因涉嫌毁灭证据罪被关进了看守所,后来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今年6月2日他被警察释放,至今暂居其舅家。
   但我们要问:薄熙来操控下的司法当局,为什麽要抓文强的儿子呢?那麽,薄熙来会说他涉嫌犯罪!我要问:既然是这样,为什麽不通知家属?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违法吗?
   我认为,薄熙来抓捕文强的儿子,还有一个原因是,据报道,他儿子曾到过加拿大读书,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对海外的新闻自由和民主政治很熟悉,他们担心他会忽然出境,会泄露所谓的“国家机密”,薄熙来从来就是靠欺骗的谎言愚弄老百姓的。一旦出境后公布了内幕,显然对警方极其不利!
   那么,一旦交易不成怎么办?那就暗杀灭口!所以,重庆警方迟迟不交待文伽昊的下落!直到薄熙来摆平了一切,胸有成竹了,才让文强的儿子闪亮登场了!
   “冷静”是肮脏交易的结果
   报道说,7时整,文万琴到达了重庆第五中院。一进入法院,她顿觉空气凝重,满眼都是全副武装的特警。到了休息室,她见到半小时前已到的侄子。押解文强的车队,亦早于文万琴5分钟抵达重庆第五中院,经由地下车库进入法庭。7时15分,法官向文强宣布,最高法院核准其死刑,并立即执行。7时40分,她们在接受了法院“会见时不许谈案情,控制住感情,不得高声喧哗”的3条规定后,才和侄子被带往法庭会见文强,时间十分钟。表面上看是法院在执法,实际上,是薄熙来在幕后操控木偶。
   她说,“一进门,我就看到他戴着脚镣、手铐坐在那里,身后站着法警。”文万琴回忆说,文强刚理过发,显得很年轻,精神状态也好于二审时。我想,这时官方精心准备的结果。
   报道描述说,两人在文强面前坐下,中间隔着一张方桌。会见的前两三分钟,因为情绪激动,三人竟然相对无言,法庭内一片寂静。于是,在法院人员“抓紧时间”的提醒下,文强才唠叨一句:“昨天都没通知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得。”他接着称自己给孩子写了点东西,判决书也给他,但都没有从看守所带过来。这说明,文强曾有文字记录的东西,是准备交给儿子的,也是给所有的关心此案的人们看的,但只要有不利于官方的片言只语,坐过牢的薄熙来都会彻底销毁,所以,这份材料将永远地消失了!
   在文万琴的描述中,文强显得异常冷静。“如果到了那一天,我们把你的骨灰埋到歌乐山,和父母在一起。我们来看他们时也顺便看你。”对文万琴的这个要求,文强回答得非常淡定:“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我想,此前,薄熙来派王立军已和文强进行了多次谈判,他们做了肮脏的交易,薄熙来承诺放了他儿子,文强承诺对记者及其它亲友保持沉默,特别是一字也不能透露中共高官内斗的秘密!
   于是,如同背台词一样,薄熙来,王立军需要他讲的话终于出笼了!文强告诫儿子要正确面对社会,自力更生,“老爸有今天,是我自己做了错事,你不要恨社会,要恨就恨老爸。做人要正直,别人给你钱财,千万不能要。”
   这等于说,薄熙来深知,杀父之仇是不能遗忘的,他怕遭到报复,故此,先给文强的儿子堵了嘴!总之,要他不能恨薄熙来,不能恨共产党。
   报道说,文强还嘱咐儿子保重好身体,记得去探视母亲和兄弟姐妹,向他们带声好。最后,文伽昊向法院申请允许父子拥抱一下。得到同意后,文强站起来,高高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儿子扑上去紧搂父亲的腰,喊着“爸爸”开始大哭……两人拥抱了10多秒后,儿子跪下给父亲磕了个头。会见到此为止。文强被带走的瞬间,文万琴探起身子,隔着桌子,还摸了文强的手。应当讲,这些现场情节的描写都是真实的,生动感人的,它集中表现了中共党内权斗的残酷性和以反腐倡廉为幌子排除异己的虚伪性!
   共产党比国民党还要残忍百倍
   据报道,8时30分,押解文强的车队驶离法院,沿着嘉陵江一路向西奔驰,开往歌乐山某刑场。9时15分,在刑场院的一辆死刑注射执行车里,文强被执行死刑。随后,尸体由法院送至重庆石桥铺殡仪馆火化。文强和他的江湖人生走到了终局。
   我想,文强如有悟性,应当想起重庆的渣滓洞和歌乐山,这些当年国民党关押和杀害过共产党员的地方,至今还血迹斑斑,共产党已经忘记了当初的为贫苦大众谋利益的承诺和理想,至今已堕落成为一个贪得无厌的利益集团,文强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虾米而已,他之所以被比他还贪婪的薄熙来送进了地狱,是因为共产党比国民党还坏!它除了贪污受贿,腐化成风,而且还想欺骗老百姓,让他们相信这个党还能通过反腐倡廉得以自救。
   
   随后,给共产党卖命了一辈子的文强,被执行死刑,其骨灰盒竟成了“无遗照的骨灰盒”。他姐姐说,最早获知文强死讯,是来自一位朋友的电话。那时,还不到10时,她和侄子刚从法院回到他暂住的舅舅家。朋友说,网上消息都挂出来了。文万琴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她不相信这是事实,让文伽昊立刻上网查询,很快看到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的消息铺天盖地,网上照片也显示,许多重庆市民打出横幅或燃放鞭炮庆贺文强伏法。文万琴这才恍然明白了早上与文强相见的含义。11时,文万琴接到文强专案组人员电话,证实已行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