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走错了方向]
姜维平文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习近平参加达沃斯,周强何以亮剑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特朗普同意恪守“一中政策”,意义深远
·黄奇帆的儿子胆肥,巴西挥霍公款20亿
·中美开战,没有赢家
·平息众疑,我给川普支一招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老兵包围中纪委,疑似刘云山在捣鬼
·习特会,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法警枪杀华人,应循法律途径追责
·重庆断网,薄王余党猖狂反扑
·重庆何挺被双规,终于没能挺太久
·志愿军烈士后代扫墓,撩起历史的尘埃
·重庆李嘉诚,你给我站住!
·美联行强制带离乘客,应处天价赔偿
·检察官幺宁辞职,是对律师界的羞辱
·冯崇义虚惊一场,背后涉权斗
·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大连肃清薄熙来余毒
·三任公安局长前“腐”后继,重庆何挺真傻
·郭文贵网红热度,能持续多久?
·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王健林捐助茂县灾区2000万,赞!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盗用我的照片
·看youtbube网站,薄熙来卷土重来?
·范冰冰,郭文贵,王歧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走错了方向

   来源:RFA
   去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见过赵岩之后,在美国纽约的某地铁站口与其分手,我一边目送他高大的背影远去,一边回想我们刚结束的谈话,然而,他忽又转身逆行。原来他走错了方向,不得不折回,一路重新开始,我再次与他握别,随后,思绪里牵出一个文章的题目:《中国走错了方向》,记者想帮助它,但我们已经无能为力!
   昨天,拜读了赵岩的又一篇振聋发聩的力作,使蒙尘淡忘的主题重会脑际。他以记实思辨的笔触,揭开了一个利用改制之机,巧立名目,损公肥私,大肆蚕食国有资产的盗贼的丑恶嘴脸,他说, 在中国,一个国有企业家借改革改制之机,发了大财的人可谓是不少,少的几十万、几百万,多的千万或上亿的都有。但是,成几何级数魔幻增值的,在中国可能没人能超过集董事长、总裁、总工程师于一身的福建紫金矿业公司董事长——陈某河。接着,赵岩以铁的事实,告诉读者:改制之前,陈某河系福建省龙岩市上杭金矿的矿长,公司改制后保留了公司原有一定的国资股,吸收社会上的资金,2004年在香港上市。紫金上市后陈某河立刻摇身一变,成了拥有近140亿元的富翁。实际上,在我看来,我们国家最大的悲哀,不仅仅在于有了陈某河这样的暴发户,而且在于:当记者一身正气,冒着风险揭露他侵吞国有资产的罪行之后,往往受伤的不是陈某河之流,而是遭到打击报复的良心记者!近几年类似的新闻比比皆是,触目惊心!
   究其社会原因,这里最根本的困惑是,我们的许多企业是有名无实的所谓国有制企业,实际上是法人代表一人独有,因为法人是国资委任命的干部,只对上级负责,而上级的领导干部由人的本性所决定,由体制所纵容,无一不见钱眼开,大肆敛财,尔后走马灯般地轮换,不论谁接手,都和企业法人同流合污,所以,前几年的改制上市,均是贪官和老板互相勾结的良机,从中央到地方,从北京到边疆,均诞生了一大批千万富豪,亿万富豪!这些人一夜暴富的程度和富可敌国的气势难以想象,他们发家的历史,带着老百姓的血和泪,浓缩在赵岩的笔下,它使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官商一体化的极大危害!这也正是目前广大工人陷入绝对贫困化的主要原因!
   对此,中国记者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赵岩的新闻报道里已有清晰的描述,一种人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宁可失去饭碗,也要勇敢地披露真相;一种人是像《中国改革报》驻福建记者站巴某之流那样,被金钱所轻易打倒,卖身投靠权贵资本家,用沉默或假象欺骗老百姓!这实际上是生死攸关的抉择。因为一旦被共产党剔出了体制,记者再也别想过上安稳富足的日子了!既使流亡到了海外,也会被那些占据媒体的假民运份子和中共特务所困扰,同样生活艰难!赵岩就选择了这样一条危险的有去无回的道路!我知道,以前作为海外媒体驻京办的特别助理,他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如果他像巴某等人看齐,几年下来就会发家致富,说不定还可以背靠陈某河,混个兼职的助手,但赵岩义无返顾地走上了维权人士和“扒粪记者”相结合的人生险途,不能不令人敬佩!

   不过,从其文章看出,赵岩和我一样,似乎还对中共高层抱有某种幻想,仿佛要通过这些记实性的报道引起领导的注意,如同黑龙江省的刘杰案一样,但愿能牵动胡温关注的目光。但我认为,中国已是积重难返,已经彻底地走错了发展方向,邓小平的“猫论”使社会变成了动物园,关在笼子里的陷入绝对贫困化的普罗大众,与坐在外面观赏他们的陈某河之流,不仅有天壤之别,而且,都相信丛林法则!
   那麽,面对中国不归的身影,记者无能为力,律师能力挽狂澜吗?赵岩说,2008年,紫金矿业在沪市上市前一周,大陆著名的人权律师,宪政学者李柏光博士,实名向中国证监会举报紫金矿业“资本黑洞”和陈某河侵吞国有资产等犯罪事实,其官员既不给李柏光答复,也不调查紫金矿业的违规违法事实,反倒多次派福建省公安厅和其它的政法部门,到北京对李柏光进行恐吓,还以“敲诈”的名义多次传唤他,甚至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警告李柏光博士,不要插手紫金矿业爆出的严重污染问题。这充分说明了坚守社会良知的最后两道防线已经全部崩溃!
   人们常说,新闻记者是第四种权力,但是,没有独立的司法保障,没有宪法法院,中国良心记者的力量只能是微弱的,命运只能是悲惨的,正如以上提到的,早在2002年至2003年,紫金矿业的首次严重污染汀江,致使附近村落108人因癌症死亡,那时,赵岩就把《中国改革报》领导温某军扣发的文章《紫金矿业污染导致超百人致癌死亡》转给了中央电视台经济部记者寿某蓓等中央的多家报纸,但没有完善的政治体制,它起不了任何作用!于是,陈某河为首的利益集团上下其手,把它扼杀在摇篮之中。
   试想,如果不是荆某生那样的腐败官员,在福建省帮助陈某河这类“江洋大盗”打压或收买新闻界的记者,也许,福建省有关方面会在新闻界的舆论监督中,对紫金矿业的腐败之事进行调查处理,也许今天的汀江严重污染的悲剧就不会再次发生。然而,中国走错了方向,并且已经无法挽回!任何一个暴发户由本性所决定,都不可能拿出钱来做善事和帮助穷人,因为他们是共产党精心培养的权贵资本家,他们相信目前的一党执政能够存在一万年,所以他们继续贿赂官员,继续花天酒地,继续做伤天害理的事,汀江污染就是一例!
   今天,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07时03分报道,昨天(12日)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污染了汀江,部分江段出现死鱼。据初步统计,汀江流域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据了解,这起污染事件实际发生在9天前,即7月3日。而这个灾难的罪魁祸首即是赵岩笔下的人渣!
   据报道,紫金矿业是国内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有中国第一大金矿之称,位列全球500强。2003年12月成功登陆香港股票市场,2008年4月回归A股,成为A股市场首家以0.1元面值发行股票的企业。昨天,在A股、H股上市的该公司突然停牌一天,我想,可能与上述污染事件有关吧,既然如此,胡温或许真能读到赵岩的文字,但我还是认为,一个人走错了方向,关系不大,一个国家走错了方向,而且,充满自信,将是十分危险的!当越来越多的穷人忍无可忍,把地区性分散的维权抗争连成一片,如同山火冲进了森林,被焚毁的不是陈某河之类的商人和贪官,还有何人?到了那时,花花绿绿的炒票只能助燃吧!赵岩,我们都能看到这一天,因为中国若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它的崩溃会在一瞬间!
   2010年7月15日于多伦多
   
(2010/07/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