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走错了方向]
姜维平文集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走错了方向

   来源:RFA
   去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见过赵岩之后,在美国纽约的某地铁站口与其分手,我一边目送他高大的背影远去,一边回想我们刚结束的谈话,然而,他忽又转身逆行。原来他走错了方向,不得不折回,一路重新开始,我再次与他握别,随后,思绪里牵出一个文章的题目:《中国走错了方向》,记者想帮助它,但我们已经无能为力!
   昨天,拜读了赵岩的又一篇振聋发聩的力作,使蒙尘淡忘的主题重会脑际。他以记实思辨的笔触,揭开了一个利用改制之机,巧立名目,损公肥私,大肆蚕食国有资产的盗贼的丑恶嘴脸,他说, 在中国,一个国有企业家借改革改制之机,发了大财的人可谓是不少,少的几十万、几百万,多的千万或上亿的都有。但是,成几何级数魔幻增值的,在中国可能没人能超过集董事长、总裁、总工程师于一身的福建紫金矿业公司董事长——陈某河。接着,赵岩以铁的事实,告诉读者:改制之前,陈某河系福建省龙岩市上杭金矿的矿长,公司改制后保留了公司原有一定的国资股,吸收社会上的资金,2004年在香港上市。紫金上市后陈某河立刻摇身一变,成了拥有近140亿元的富翁。实际上,在我看来,我们国家最大的悲哀,不仅仅在于有了陈某河这样的暴发户,而且在于:当记者一身正气,冒着风险揭露他侵吞国有资产的罪行之后,往往受伤的不是陈某河之流,而是遭到打击报复的良心记者!近几年类似的新闻比比皆是,触目惊心!
   究其社会原因,这里最根本的困惑是,我们的许多企业是有名无实的所谓国有制企业,实际上是法人代表一人独有,因为法人是国资委任命的干部,只对上级负责,而上级的领导干部由人的本性所决定,由体制所纵容,无一不见钱眼开,大肆敛财,尔后走马灯般地轮换,不论谁接手,都和企业法人同流合污,所以,前几年的改制上市,均是贪官和老板互相勾结的良机,从中央到地方,从北京到边疆,均诞生了一大批千万富豪,亿万富豪!这些人一夜暴富的程度和富可敌国的气势难以想象,他们发家的历史,带着老百姓的血和泪,浓缩在赵岩的笔下,它使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官商一体化的极大危害!这也正是目前广大工人陷入绝对贫困化的主要原因!
   对此,中国记者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赵岩的新闻报道里已有清晰的描述,一种人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宁可失去饭碗,也要勇敢地披露真相;一种人是像《中国改革报》驻福建记者站巴某之流那样,被金钱所轻易打倒,卖身投靠权贵资本家,用沉默或假象欺骗老百姓!这实际上是生死攸关的抉择。因为一旦被共产党剔出了体制,记者再也别想过上安稳富足的日子了!既使流亡到了海外,也会被那些占据媒体的假民运份子和中共特务所困扰,同样生活艰难!赵岩就选择了这样一条危险的有去无回的道路!我知道,以前作为海外媒体驻京办的特别助理,他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如果他像巴某等人看齐,几年下来就会发家致富,说不定还可以背靠陈某河,混个兼职的助手,但赵岩义无返顾地走上了维权人士和“扒粪记者”相结合的人生险途,不能不令人敬佩!

   不过,从其文章看出,赵岩和我一样,似乎还对中共高层抱有某种幻想,仿佛要通过这些记实性的报道引起领导的注意,如同黑龙江省的刘杰案一样,但愿能牵动胡温关注的目光。但我认为,中国已是积重难返,已经彻底地走错了发展方向,邓小平的“猫论”使社会变成了动物园,关在笼子里的陷入绝对贫困化的普罗大众,与坐在外面观赏他们的陈某河之流,不仅有天壤之别,而且,都相信丛林法则!
   那麽,面对中国不归的身影,记者无能为力,律师能力挽狂澜吗?赵岩说,2008年,紫金矿业在沪市上市前一周,大陆著名的人权律师,宪政学者李柏光博士,实名向中国证监会举报紫金矿业“资本黑洞”和陈某河侵吞国有资产等犯罪事实,其官员既不给李柏光答复,也不调查紫金矿业的违规违法事实,反倒多次派福建省公安厅和其它的政法部门,到北京对李柏光进行恐吓,还以“敲诈”的名义多次传唤他,甚至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警告李柏光博士,不要插手紫金矿业爆出的严重污染问题。这充分说明了坚守社会良知的最后两道防线已经全部崩溃!
   人们常说,新闻记者是第四种权力,但是,没有独立的司法保障,没有宪法法院,中国良心记者的力量只能是微弱的,命运只能是悲惨的,正如以上提到的,早在2002年至2003年,紫金矿业的首次严重污染汀江,致使附近村落108人因癌症死亡,那时,赵岩就把《中国改革报》领导温某军扣发的文章《紫金矿业污染导致超百人致癌死亡》转给了中央电视台经济部记者寿某蓓等中央的多家报纸,但没有完善的政治体制,它起不了任何作用!于是,陈某河为首的利益集团上下其手,把它扼杀在摇篮之中。
   试想,如果不是荆某生那样的腐败官员,在福建省帮助陈某河这类“江洋大盗”打压或收买新闻界的记者,也许,福建省有关方面会在新闻界的舆论监督中,对紫金矿业的腐败之事进行调查处理,也许今天的汀江严重污染的悲剧就不会再次发生。然而,中国走错了方向,并且已经无法挽回!任何一个暴发户由本性所决定,都不可能拿出钱来做善事和帮助穷人,因为他们是共产党精心培养的权贵资本家,他们相信目前的一党执政能够存在一万年,所以他们继续贿赂官员,继续花天酒地,继续做伤天害理的事,汀江污染就是一例!
   今天,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07时03分报道,昨天(12日)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污染了汀江,部分江段出现死鱼。据初步统计,汀江流域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据了解,这起污染事件实际发生在9天前,即7月3日。而这个灾难的罪魁祸首即是赵岩笔下的人渣!
   据报道,紫金矿业是国内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有中国第一大金矿之称,位列全球500强。2003年12月成功登陆香港股票市场,2008年4月回归A股,成为A股市场首家以0.1元面值发行股票的企业。昨天,在A股、H股上市的该公司突然停牌一天,我想,可能与上述污染事件有关吧,既然如此,胡温或许真能读到赵岩的文字,但我还是认为,一个人走错了方向,关系不大,一个国家走错了方向,而且,充满自信,将是十分危险的!当越来越多的穷人忍无可忍,把地区性分散的维权抗争连成一片,如同山火冲进了森林,被焚毁的不是陈某河之类的商人和贪官,还有何人?到了那时,花花绿绿的炒票只能助燃吧!赵岩,我们都能看到这一天,因为中国若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它的崩溃会在一瞬间!
   2010年7月15日于多伦多
   
(2010/07/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