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匣子说话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曹长青先生说得对,“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枪杆子里面出人权”——这是民主自由主义的价值观,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例如,美国人民之所以享有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而成其为国家主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说,正是因为美国宪法确保美国公民享有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力,享有用武力捍卫自身基本人生价值不受侵犯甚至必要时还可以推翻专制暴政的权力。譬如,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是关于保护新闻、言论和宗教自由的,而《宪法第二修正案》就是关于个人持枪权的,将“持枪权”视之为天赋人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美国公民有推翻暴政的自由”,并将个人拥有的枪支视之为个人的私有财产而明文规定:“公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即如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一样。应该说,这也正是美国的开国者们对于尔后美国政权有可能出现异化而设立的一项预防措施,且二百多年来确实成功地防止了某些国家时有发生的手无寸铁进行示威游行请愿的公民面对政府军队武力镇压而束手无策的情况出现,同时也确实使美国公民对维护个人的人身安全及私有财产的信心大增,国民经济得以持续稳定高速发展,进而使美国成其为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的灯塔。

   又如,瑞士之所以成其为世界上最安全、犯罪率最低,也是全球最富裕、经济最发达和生活水准最高的国家,而且是当今世界著了名的“中立国”,应该说,也正是因为瑞士公民最充分地享有个人拥有枪杆子的权力即自由。瑞士几乎家家都存放着枪支,持有枪支则是男子成年的标志,凡是男儿一到成年时国家即免费发给其枪杆子以示祝贺,所以全民皆兵,成年男子都是兵。

   相反,大陆中国人之所以丧失了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而成其为亡国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说,也正是因为毛共专制暴政侵犯乃至完全褫夺了大陆中国人享有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力,享有用武力捍卫自身基本人生价值不受侵犯甚至必要时还可以推翻专制暴政的权力。譬如说,倘若大陆中国人享有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力,那么,还犯得着用那一道道万里长城似的围墙再加上一层层金属栅栏做的门窗而自己将自己当作囚徒或畜禽似的自我囚禁自我封闭起来吗?倘若大陆中国人享有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力,那么,1989年春夏之交还会有“六•四”屠城那样的惨绝人寰震惊世界的血案发生吗?倘若大陆中国人享有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力,那么,还会产生百万、千万乃至亿万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有状无处投上访更加遭祸殃的冤民访民流民难民之类的黑色亡国奴吗?倘若大陆中国人享有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力,那么,杨 佳还能成其为凭借单刃剔骨刀及自制燃烧瓶而单刀匹马闯匪窝的孤胆英雄吗?……

   然而,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却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独裁专制主义的强盗逻辑,是当今世界的一大祸根,是必须彻底铲除的。

   因为,政权本是一种公权力,是国家或社会中的每个公民各自所让渡出来的一部分个人私权力(包括利权、主权、法权等)集合而成的,只能通过民主程序以“委托——代理”模式将这种公权力授予政府机构,即授予为大多数公民所认可的理性程度较高的人代为掌管,不可以私相授受,也不可以巧取豪夺,更不容许从枪杆子里面钻出来,变为某一个人或一小撮人的私权力即独裁专制权。当今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所以大都奉行从选票箱里面出政权,出来的则是民主宪政,天下为公,主权在民,此乃人性之需要,理性所使然,是顺乎历史潮流的;而从枪杆子里面出来的政权则必定是专制暴政,必然是山寨子、土围子或曰家天下、党天下,是逆历史潮流的,是违反人性的,是非理性主义的,所以是必须推翻的、消灭的。

   但非常不幸的是,在中国,专制主义乃至独裁专制主义的传统源远流长,而且根深蒂固。例如,早在两千多年前,贾谊的《过秦论》中就有从枪杆子——当然当时主要还是刀片子——里面出专制暴政及家天下的绝妙记录:“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震四海。……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自秦始皇而后,华夏大地可谓兵连祸结兵荒马乱兵戈扰攘战争无数,这专制暴政及其家天下,总是张三夺过来,李四又夺过去,王二麻子还在磨刀霍霍正准备着夺,一个个的强盗夺权,一次次的改朝换代,却老是以暴易暴,换汤不换药,总是成王败寇的家天下,从未建立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生活在这里的人的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也就从未真正实现过,硬是一步一步地迫使中国人得出了一种“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的十分可悲的人生哲学或曰价值趋向。所以鲁迅先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人从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这两千多年传统专制主义统治的历史,对于广大民众而言,那也就是“暂时做稳了奴隶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历史。直到二十世纪初的辛亥革命,推翻満清王朝,孙中山先生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可是讵料,当此之时,以“马克思+秦始皇”自诩的毛共强盗头子毛泽东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硬是将秦始皇从枪杆子里面出专制暴政及家天下的强盗逻辑发展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无以复加的地步。譬如,他狂吠:“每个共产党员都应懂得这个真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枪杆子里面出一切东西。从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学说的观点看来,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谁想夺取国家政权,并想保持它,谁就应有强大的军队。有人笑我们是‘战争万能论’,对,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共产党的枪杆子造了一个社会主义。我们要造一个民主共和国。帝国主义时代的阶级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只有用枪杆子的力量才能战胜武装的资产阶级和地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可能改造。”(《战争与战略问题》1938-11-06)并且,他在花了二十八年时间南征北战、用枪杆子杀了数千万中国人、篡夺了中华民国民主政权之后,在大陆建立了一个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即流氓无产阶级专政及毛氏家天下或曰党天下,于是废中华民国之国统法统,焚百家之言,强迫洗脑,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灭私产;收天下之兵,聚之北京,销锋镝,铸以为坦克大炮机关枪,以弱天下之民。然后竭天下之资财以奉其政,穷兵黩武,张牙舞爪,耀武扬威,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帝之心,自以为大陆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反正,较之于秦始皇,毛始帝只能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毛始帝自己也曾说他超过秦始皇至少一百倍。那么,当此之时,倘若贾谊再世,则肯定会有一篇比《过秦论》绝妙百倍的《过毛论》问世的。

   或问:这“枪杆子”里面既可以出人权,又可以出专事侵犯人权的政权——专制暴政,何哉?

   答曰:问题的关键或曰根本其实并非在于这“枪杆子”本身,而是在于拥有和使用枪杆子的“人”,在于其究竟是自由主义者还是专制主义者。

   专制主义者——尤其是独裁专制主义者——需要枪杆子,纯粹是为了杀人,为了威胁人,为了欺压人,为了制造恐怖主义,为了侵犯人权、侵犯个人自由、侵犯人类尊严,当然最终目的是为了篡夺或维持其专制暴政,建立家天下。并且在其成功篡夺了专制暴政之后,有如秦始皇似的,为了“子孙帝王万世之业”,而“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以至于逼得那陈涉、吴广等“瓮牖绳枢之子,甿隶之人”不得不“斩木为兵,揭竿为旗”“而亡秦族矣”;更有如以“马克思+秦始皇”自诩的毛魔毛泽东那样,为了子孙帝王万世之业,而收天下之兵(包括土枪、鸟铳、梭镖、大刀、长矛、匕首等在内),聚之北京,销锋镝,铸以为坦克大炮机关枪,以弱天下之民,然后“稳定压倒一切”,乃至于逼得余志坚、鲁德成、喻东岳等“天安门三君子”唯有用灌装墨汁或涂料的鸡蛋去对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巨幅毛画像而被拘捕关押十多年弄得死去活来,更逼得王维林不得不只身徒手站立于长安街轰轰隆隆滚动着的坦克前企图阻止其前进而被消失得无影无踪,逼得富士康不堪剥削和压迫的年轻劳工不得不连环式地跳楼,等等,等等。

   而自由主义者——尤其是民主自由主义者——需要枪杆子,则首先是为了自卫,为了获得并维护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正如芝加哥居民奥蒂斯•麦克唐纳告诉美国有线新闻网说,他只想买把手枪,以便遭暴徒袭击时保护自己和家人,“我想要的只是一次战斗机会,一个至少能让对方登门前三思的机会。”然后,自由主义者——尤其是民主自由主义者——需要枪杆子,也是为了先发制人地以暴去暴、以战去战、以杀去杀,以最后消灭专制暴政,实现世界大同。而且,只有在专制暴政被彻底消灭、全世界实现自由化之后,才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也。

   可是,令人费解的是,据曹文披露,眼下的美国人却正在担心购买和拥有枪支的权利今年可能被限制,美国《Newsmax》杂志2月号报道说,2009年美国人购买枪支、弹药的数量,创了记录。因为最高法院预定今年六月的一项裁决,将涉及到美国人拥有枪支的权利问题。而奥巴马政府,以及很多民主党议员,都倾向对枪支进行管制。奥巴马提名的西裔最高法院女大法官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曾公开表示过,“拥有枪支不是人的基本权利”。全美步枪协会(NRA)主席施迈茨(Ron Schmeits)说,“美国人拥有的很多最基本的理念,从没像今天这样被质疑、挑战、重新定义。今年对这些理念的定义,将影响未来几代美国人。”美国的民主党、自由派,尤其是左派,则很多认为个人拥有枪支是导致凶杀率增高的重要原因,强调必须对枪支进行管制,或者干脆取消这种权利,等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