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匣子说话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应该说,是有联系的,但也有区别,并非就是一码子事,所以,不要一概而论。“八九”民运之精神必须发扬而光大之;“六四”屠城之血案则必须彻底清算之,而决不能一味地企求平反,更不能乞求毛共来平反“六四”,因为它根本不可能也没有资格为“六四”平反。
    君不见,毛二世邓小平复出之初,上台伊始,为了借助民间力量与毛钦定的继承者华国锋争权夺利,也确曾摆出过一副“改革者”的面孔或曰架势,也说过“要发扬民主”,赞成“解放思想”的主张,坚持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批判“凡是派”,并曾当着美国记者的面亲口说“民主墙是个好东西”等,似乎也很鼓舞人心的,出现过短暂的解冻期,并且他在成功地将毛魔即毛共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一切罪恶统统推给了林彪、“四人帮”之后又大搞其所谓“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同时,还居然提出要重新进行其所谓“新的长征”(毛时代旧的“万里长征”似乎还不够火候也不过瘾),以实现其所谓的“四个现代化”,即工业、农业、科技、国防等四个方面的现代化,但就是不包括政治体制方面的现代化。很显然,他那言外之意无疑是说,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早就现代化了的,根本不存在“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问题,也没有“改革”的余地,惟有如何“坚持、坚持、坚持再坚持”即“四个坚持”的问题了。而当着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人士如魏京生、任畹町等公然贴出《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论言论自由》及《中国人权宣言》等大字报一针见血地指出其荒谬所在,并强烈要求把“政治现代化”即“政治民主化”作为“第五个现代化”与他那“四个现代化”相提并论从而把“四个现代化”改变为“五个现代化”以改善人权状况防止新的独裁时,也就正好触到了邓小平的敏感部位,或者说,正好触到了其底线,于是他恼羞成怒,当即不由分说地将魏京生、任畹町等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并投入监狱成为黑奴(黑色亡国奴),北京“西单民主墙”(有人曾称之为“北京之春”的象征)也便顷刻坍塌,就连那一丁点儿“好东西”也不许有了。尔后,这位毛二无赖邓小平居然还狡辩,说什么他搞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现代化”,只因中国人口多、底子薄、耕地少,不适合搞“政治现代化”即“政治民主化”,也就是说,不适合搞魏京生、任畹町等所倡导的那种穿越时空、合乎人性、普遍适用的“西方式现代化”,并且,他也知道他自己早年“留法”打工时从西方政治垃圾堆中拾来以及后来又好不容易从莫斯科照搬照抄过来的那套啥子玩艺“主义”或“理论”显然也不时髦不适用了,所以也就只好由他来“摸着石头过河”了。——咦!人类文明发展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这地球村业已有七成以上国家政治体制不约而同地转型为“西方式现代化”了,可是,人口占地球村总人口五分之一的大陆中国却只能一任流氓无产阶级总代表毛二流氓邓小平“摸着石头”去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过渡为“中国式现代化”,也委实可悲可叹可怜复可笑!
    然而,亿万亡国奴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争物权争尊严的斗争并没有因此终结,犹如地火依然在运行,86年学潮工潮蜂拥迭起,不少亡国奴甚至把“政治改革”即“政治民主化”的希望寄托予毛共当时名义上的魁首亦即当朝儿皇帝胡耀邦身上。这不免又激怒了毛共当时实际上的魁首亦即垂帘听政的太上皇毛二世邓小平,他于是高举起“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这两根狼牙大棒一顿乱打,直将胡耀邦打得遍体鳞伤晕头转向心力交瘁当场当即忧愤而亡。于是乎,八九年四月中旬,噩耗传来,亿万亡国奴义愤填膺忍无可忍,以悼念胡耀邦为始因,纷纷自主自愿自发地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或绝食请愿,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反独裁、反贪污、反“官倒”、反“腐败”,掀起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真正群众性的救国救民的民主运动。那么,这便是人们通常所称的“‘八九’民运”也。“‘八九’民运”充分预示着和体现了大陆中国亿万亡国奴继57年“鸣放”、76年“四五”及79年“民主墙”以来的又一次“人性大觉醒”,当然是更大规模的觉醒。
    讵料,毛共当时实际上的魁首亦即垂帘听政的太上皇毛二世邓小平——不,毛二屠夫邓小平——面对着这“八九”民运则惊恐万状惊慌失措龇牙咧嘴凶相毕露,竟悍然秘密挑动毛家军几十万野战部队打着“人民军队爱人民”的幌子强行进京为自己保驾护航,妄图屠杀二十万人以确保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专制统治之臀部二十年的稳定,时任毛氏山寨副主席且匪气十足的王震则说得更具体也更露骨:“我们这个政权是死了两千多万人才得来的,你们要?——拿脑袋来换!”即于六月四日凌晨,直接凭借其掌握的现代化暴力机器血腥镇压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真正群众性的救国救民的民主运动,疯狂屠杀北京街头(当然不啻北京,还有其它250多个城市)手无寸铁进行和平游行示威或绝食请愿的以青年学生为骨干的民运人士。那么,这便是人们通常所称的“‘六四’屠城”,或“‘六四’惨案”,或“‘六四’血案”,或“‘六四’事件”也。

    而假如说当时那些手无寸铁进行和平游行示威或绝食请愿的以青年学生为骨干的民运人士有什么错误的话,那么很显然,他们错就错在对于这个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专制体制的罪恶本质认识不够和估计不足,他们不相信毛二世邓小平会直接凭借其掌握的现代化暴力机器以坦克和机枪来与他们“对话”,乃至于他们有的为了阻止坦克前进竟然敢于徒手站在甚至躺在那轰隆隆滚动着的坦克前而终于惨遭坦克履带碾压成为了“肉饼”;有的被那密匝匝飞奔的机枪子弹击中后腿或后背感觉疼痛了——但没有即死——竟然还下意识地反侧身子看一看,或用手摸一摸,以验证这子弹究竟是真是假是否橡皮子弹来着;有的(如丁子霖女士17岁的儿子人大附中学生蒋捷连)六月三日晚上明知毛共匪军要动手“清场”了竟然还不顾父母劝阻擅自跑到大街上只是想看个热闹或探个究竟不料却被那密匝匝飞奔的机枪子弹击中了要害当即丧命横尸街头;有的(如北京体院学生方政)为抢救那轰隆隆滚动着的坦克前业已被毛共匪军施放的毒气弹的毒气熏倒了的一位女学生而自己则不幸被那轰隆隆滚动前进的坦克碾掉了双腿且尔后却又被毛共匪帮反诬为“反革命暴徒”而受到了毛共匪帮的严厉整肃;有的……总之,他们似乎并不怎么知道毛共匪帮这个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政治流氓集团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这里还必须顺便指出,像毛二屠夫邓小平所一手制造的震惊世界的这一公然且赫然的屠城事件即“六四”惨案,诚然毛大屠夫毛泽东也尚未来得及干过;并且,就连当年的北洋军阀段祺瑞执政府所制造的“三•一八”惨案也断乎难以望其项背。——至少,那次“三•一八”惨案究竟死伤多少人还是有名有姓有案可查的,案发后还可以公开为有名有姓的死难者召开追悼会的,以至还容许有《纪念刘和珍君》之类的文字留存下来得以让后人知晓且广为流传的; 而这次“六四”惨案究竟死伤多少人则成了毛共匪帮的“机密”甚或“绝密”,不仅无名无姓无案可查,而且根本不容许查,案发后对有名有姓的死难者也不允许召开追悼会的,等等。
    而且,当着继胡耀邦之后的又一个毛共当时名义上的魁首亦即当朝儿皇帝赵紫阳仅仅表示不赞同毛共匪帮当时实际上的魁首亦即垂帘听政的太上皇毛二屠夫邓小平的做法并主张其所谓“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位毛共匪帮当时实际上的魁首亦即垂帘听政的太上皇毛二世便以赵“与党闹分裂”为由头更加轻而易举地废了这位继胡耀邦之后的又一个毛共匪帮当时名义上的魁首亦即当朝儿皇帝赵紫阳,然后不由分说地将其幽禁起来直至死也没有能够得以“解脱”,甚至没有给个“说法”。这与当年慈禧太后幽禁“百日维新”失败后的光绪皇帝直至死的封建宗法统治不仅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也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赵紫阳,他活到了二十世纪末甚至二十一世纪了却依然不懂得或故意不懂得“民主和法制”究竟为何物,竟然还非得无法无天的毛老二以其“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来加以开导与示范;他从童子军开始追随且混迹毛共匪帮半个多世纪踩着毛共阶级异己分子(其中就包括了他的父亲)的尸骸朝着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金字塔之顶峰逐级往上爬好不容易才终于爬上了名义上的党魁亦即儿皇帝的位置却依然不知道或故意不知道毛共原本就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而从未有过也根本不可能有“民主和法制”因而也就从未有过也根本不可能有其所谓的“民主和法制的轨道”的。——那么,他如此的“不识庐山真面目”,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也,所以,他比光绪也就更可悲可叹复可怜了。
    应该说,赵紫阳其人其事,颇有讽刺意味,在毛共匪帮内部乃至在大陆中国,也颇具典型代表性(譬如,至少可以代表着刘宾雁、李慎之、王若水、王若望、许家屯、林牧等一大批的人和事),死神临头之时自己还不知道究竟是咋回事儿,而最终竟依然坚持认为惟有自己才是所谓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呢,但却似乎并不知道正是那名为马克思主义实为共产魔教主义的西毒东渐造的孽、惹的祸。以至于作为名义上的党魁亦即实际上的儿皇帝的赵紫阳还曾异想天开地要在这个完全靠枪杆子支撑的军、党、教、政、法、经、社等多位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内实施其所谓“党政分开,政经分开,政企分开”的“政治改革”,这显然撞到了太上皇邓小平的“改革”之底线。而且据传,集党魁、总理等于一身的赵紫阳在十多年的囚徒生涯中还曾两度上书其“党中央”即“裆中央”要求重新评价“六四”,说自己作为一个党员,既没有违反党规,更没有违反法律来着,但他却从未“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向其“人民法院”或“人民检察院”提出过诉状,而且也从未向名义上授权予他总理大权的那所谓“最高权力机关”即其“人民代表大会”提出过辞呈,他似乎全然忘记了或忽略了这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即全面独裁的山寨子、土围子、家天下或党天下还有所谓“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乃至“人民代表大会”等玩艺儿的存在,他似乎也全然不明白自己集党魁、总理等于一身仅仅提出其所谓“党政分开,政经分开,政企分开”的“政治改革”却被指控为“与党闹分裂”并进而成为阶下囚这其中的荒谬性或曰邪魔性,看起来,他横竖只在乎其“党员身份”及“党性”,却并不在意“公民身份”及“人性”的有与无。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的党性即匪性即魔性即流氓性远不及邓小平。那么,这又不免再一次地证明了这样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那就是:苟非对共产魔教主义即马克思主义流氓政治术有着穷精阐微、出神入化、玲珑透彻之悟的政治流氓,则莫能得入中南海魔王窟其门而臻其深奥矣。所以,说到底,应该还是邓小平才不愧为真正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