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蓋棺論定唐德剛]
胡志伟文集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十月廿六日晚,散文家○1唐德剛在美國三藩市寓所病故。卅日,臺北三家大報都登出噩耗,稱唐氏傳世「重要代表作」顧維鈞回憶錄與李宗仁回憶錄。其實,前者並非唐德剛作品: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二日,顧維鈞的長女、聯合國非殖民化與託管理事會非洲司前司長、現任聯合國退休公務員協會主席顧菊珍女士在紐約中國城綠楊村酒樓設宴款待我時,曾委託我幫她在各種公私場合澄清,顧維鈞回憶錄英文謄本一萬頁六百萬言乃是她父親根據168箱外交文件及七十年的日記寫成的,每字每句都由那位元老外交家親自執筆,耗十七個春秋,獨力整理與撰寫的,絕非唐德剛所撰,此人只是承擔一些校對與跑腿的工作,委實不應掠美。八十八歲的顧老太在端莊中露出不愉之色(當時有三位僑界名人在旁,可以作證)。至於後者,上半部是抄襲前廣西省主席黃旭初在香港《春秋》週刊連載了十一年的長篇回憶錄,下半部則幾乎沒有一句真話。五年前,我在紐約的一本華文季刊《黃花崗》上發表近六萬言的〈天下第一謗書——《李宗仁回憶錄》批判〉,對李傳的謬誤與舛錯,逐項批駁,還示意唐德剛的一名親信交其本人過目,據說唐閱後一週未進食,有人問他日後要不要興訟或掀筆戰,他說:「不必了,此文的注解表明,資料主要引自大陸出版物,甚難把作者打成『國民黨走狗』。」
   李宗仁回憶錄究竟賣了多少本?據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陳存恭先生親聆,一九八四年九月十五日唐德剛在台演講時,示意引言人說銷行一百萬本,陳氏認為「無論如何,至少銷行了數十萬本」。○2
   中國大陸經歷了腥風血雨的十年浩劫,舞台上只剩下八齣「革命樣板戲」,文學作品只印風派作家浩然的《艷陽天》與《金光大道》,在百花凋零,一潭死水之際,突然冒出一本投合小市民口味的插料打諢厚書,講的盡是聞所未聞的近代史典故,竟一時洛陽紙貴;就以大陸兩千多個縣68.78萬家學校來計,售出幾十萬冊本是稀鬆平常的事,作為一件統戰工具,李宗仁是名利雙收的。
   口述者老奸巨滑 筆錄者同惡相濟

   唐德剛說李宗仁是「忠誠厚道的前輩」「溫柔敦厚的好人」○3,然而從李宗仁口授的這部回憶錄中可知,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諸如,他嘵嘵不休反覆強調「他(蔣公)要我出來,不過暫作他的擋箭牌,好讓他從容佈置,佈置好了,他就要促使我早日垮台……用盡方法,破壞我的計劃,使我不能以半壁河山與中共分庭抗禮」「蔣先生是故意促成我早日垮台,愈快愈好。他唯恐我能守住長江,與中共周旋。時日延長,美國政府可能改變對華態度而大量助我……他斷不能坐視我取他而代之」「在蔣先生幕後控制之下,守江謀和的計劃無法實施。結果,開門揖盜,天塹長江,一夕而失。凡此種種,均係蔣先生有意出此,讓我早日垮台」「共軍之所以能席捲江南,奄有全國,並非他們有天大的本領能使我軍一敗塗地,實因蔣先生自毀長城開門揖盜之所致。此次江南之敗,似非由於他指揮低能之所致 ,細研全局,我深覺他是故意如此部署,以促使我早日垮台」「綜計此次西南保衛戰,尤其是全局關鍵所在的華中戰區的失敗,實係蔣先生一手造成。蔣先生深恐白崇禧在華中站穩了,美國乘勢改變政策對我大量援助,則他將永無重攬政權之望了。所以他要使我的政權早日垮台,好讓他在台灣重起爐灶,運用美援,建立一個小朝廷,以終餘年」。○4
   李宗仁是不是如他自己所誇耀的「在南京勵精圖治,作防堵共軍渡江的有效措施」「守住長江,與中共周旋,坐擁半壁河山」「我當時的心境是頭可斷,血可流,而志不可辱」○5呢?從四十八年後中共文史出版社推出的《中華民國大事紀》公開的絕密檔案可知:「一九四九年一月廿日,李宗仁通過(總統府外事局專員)劉仲容轉告中共駐滬 負責情報聯絡工作的吳克堅,說明他已派人去武漢,要白崇禧將武漢讓給中共,並聯合湖南省主席程潛一同動作反蔣。若程潛不肯聯合,則白可向長沙進攻;如程潛同意聯合,則桂系軍隊可以放心配合中共軍隊進攻南京」○6。蔣公下野後六天——一月廿七日「李宗仁白崇禧的私人代表劉仲華、黃啟漢在北平頤和園向中共代表葉劍英轉達李、白的秘密口信,表示願以和平方式加快勝利進程。首先實現局部和平,及與中共並肩作戰,切實在八項條件下裡應外合,推動全面和平。」○7
   李宗仁生前萬萬想不到,在他死後廿八年中共的機要部門為了「創收」,竟把「大內檔案」輯印成書,把他見不得人的卑劣勾當與鬼蜮伎倆全部抖了出來。在口授自傳稿時,李猶振振有詞云:「上海公眾組織和教育界中的知名人士組成一個人民代表團坐飛機往北平,華中剿匪總部參議劉仲華和立法委員(按:此處李氏故意不提黃啟漢名字)被邀同往。此事經我同意,後來報界傳這兩人是我私人代表,並非事實」○8。又說「外傳黃紹竑飛漢去港是銜我之命,全非事實」○9然而黃啟漢在回憶錄中坦承啟身前夕「我到南京見李宗仁,晚上他約我和劉仲華在他房間談話,他說,當前最迫切的事情就是要和共產黨取得聯繫,他已經叫空軍派定了一架飛機,明天就把我和劉仲華送去北平。李宗仁就是要我和劉仲華(有廿六年中共黨齡)趁著北平和平解放,去求見中共中央的領導同志,表示求和誠意」,這是第一次,於一九四九年一月廿三日飛平,廿九日上午由傅作義安排搭乘國軍空軍最後一架撤離北平的飛機回南京。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到南京後,我立即去見李宗仁,向他匯報在北平見到葉劍英以及談話的詳細內容。李很高興,說總算很快就搭上了關係」。隨上海和平代表團北上是第二次,那時劉仲華奉令暫留北平,二月十三日專機北上時攜去劉仲華的妻子及三個兒女,行前兩天「李宗仁來到上海,和我在霞飛路黃紹竑家談話,要我帶給毛澤東一封信,並要口頭轉達六點意見:(1)希望能實現全面和平,倘有局部人反對,再合力以政治軍事力量對付之……(5)對蔣介石本人,如認為他留在國內於和談有礙,可提出使之出國……李宗仁要我把這幾條意見用筆記下來,再三囑咐務必轉達無誤。李還要他的機要科編了一本專用電報密碼給我……我把南京傅厚崗李宗仁官邸的秘密電台呼號以及電報密碼本全部交給北平軍管會交際處長王拓轉交到李克農處,由李指定一個電台為我收發和翻譯李宗仁和我來往的電報……代表團南返時,我叫劉仲華向李宗仁謊稱我已得到傅作義的支持,在北平建立了一個電台……我遵照李宗仁的意旨,留在北平繼續擔任聯絡工作。四月三日,周恩來在六國飯店單獨接見我,希望李宗仁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離開南京,能夠爭取更多的國民黨軍政人員同留在南京更好。考慮到李的安全,他可以調桂系部隊一個師進駐南京保護,萬一受蔣軍攻擊,只要守住一天,解放軍就可以到來支援了。三日下午我回到南京,立即向李宗仁報告周恩來的話,他聚精會神地聽著,不時流露一絲微笑,認為對八項原則(包括第一條懲辦戰犯)為談判基礎的問題,完全可以接受。接著,他叫人找秘書黃雪 村 ,當面交代起草電稿打給毛澤東,再次表示誠懇求和」。○10
   至於黃紹竑飛漢去港係啣何人之命,可見於劉仲容的回憶錄;「李宗仁一上台就發表文告表示願意接受中共提出的八條為基礎進行和談。為了試探中共對李宗仁態度的反應,李與白分頭進行活動。白崇禧一方面派黃紹竑前往香港,想勸李濟深回來充當國共之間的調停人,一方面派我前往北方同中共當局接洽和談問題……一九四九年二月,我先去上海找中共地下組織接頭,路過南京見了李宗仁,向他說了前往上海的使命。事先他已接到白的電報,李完全同意白的打算。」○11可見白崇禧派黃紹竑赴港本是執行李宗仁的指令。
   一九四九年四月廿日李宗仁出席行政院會議時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事實上當時南京衛戍部隊全係黃埔系軍隊,桂系全無行動自由。李白私下與共方密使 往來時,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上將曾公開宣稱:「如李代總統要舉行所謂的和平會議,請到北平、天津去,不要在南京、上海開會!」又說「如李代總統要向共黨投降,安全的責任我們是不能負擔的」。○12這些堅毅的表示使李宗仁在南京覓不到投共的間隙。
   蔣公是否「自毀長城,開門揖盜」讓共軍席捲江南呢?請看周宏濤回憶:「閻錫山組閣之前,先到台灣晉見蔣公。蔣公指示:軍事方面,東區沿海以舟山、台灣、瓊州、長山四群島為基地,向沿海各省發展;西區以甘肅、青海、四川、西康、雲南、西藏為基地,向中原發展。財金分為三區,以重慶接濟西南、西北各省;以廣州接濟華南各省;以台灣接濟東南各省。上海、青島等沿海重要港口,對內外正式宣佈為作戰地帶,陸海空交通實施封鎖。政治方面,加重地方政府權責,中央應劃區督導與輔助,不宜集中。非常委員會方面,東區、西區各設分會,東在台灣,西在重慶。以及肅清政府統治區域內黨政軍社各部份共匪之第五縱隊」,「江靜輪駛返定海,新任浙江省主席周嵒及段軍長自甬縣坐機帆船來見,蔣公對防務方面指示頗多,以求保住浙東」「(十一月九日)蔣公決定趕赴重慶,堅守大陸最後一片國土——西南各省」「(十一月廿八日夜)爆炸聲不斷,黃少谷數次請蔣公離渝,但蔣公認為,多留一天就有十天的效果,而堅持要在重慶留到最後一刻……飛機離地的一刻,已可見得有共軍持槍向我們射擊」「(一九五○年四月廿七日清晨)我突然接到命令要隨蔣公飛往舟山群島,這趟秘密行程極為危險,有遭中共軍機襲擊的可能」○13。周宏濤追隨蔣公左右十五年,歷任侍從秘書、總統府機要室主任、國民黨中央副秘書長等要職,在中華民國最動盪的時期,他在蔣公身邊親眼見證了蔣公的榮耀與苦楚。基於侍從室人員守分守密的紀律約束,他從未論述過中樞機密,直至他臨終前幾個月,深感應該為歷史留下見證,才口述了這部回憶錄,其內容主要取材於幾十年的日記,真實性是無可置疑的。從上述記載可見,在危急存亡之秋,蔣公仍然竭力希望保有大陸部份江山,並非李宗仁所說他於下野之前就已打算放棄大陸。此後閻錫山確實遵照指示,全力保衛華南並且下令封鎖淪陷區的港口,派空軍轟炸各個港口,多艘不顧禁令停靠的外籍輪船因此受損;在外交戰線,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出控蘇案,終於獲得通過。這一切盡皆彰明昭著記於史冊,絕非一部私人口授傳記所能抹煞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