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毛泽东为什么不可能学习华盛顿?]
郭知熠文集
·论性欲
·论君权神授
·闲话毛泽东:论文化大革命之动机
·闲话毛泽东:再论文革之动机
·闲话毛泽东:《沁园春•雪》究竟出于谁手?
·闲话毛泽东:为毛主席要名
·闲话毛泽东:论红卫兵是毛泽东的特殊炮灰
·也谈杨振宁老夫少妻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杨翁之恋的目的论分析
·论时光
·论人生为己
·关于中国哲学发展的一点浅见
·【哲学】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
·人生之目的论
·存在目的论与基督徒信仰 -答友人
·论自杀
·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之关系
·人生目的之阶段论
·人生各阶段的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论金钱
·李敖印象
·闲话毛泽东:江青希望老毛早死吗?
·论生命和自杀
·对《论生命和自杀》评论的答复
·闲话毛泽东:彭德怀骂娘之我观
·生命和爱情的对话录
·闲话毛泽东:谈谈毛泽东说粗话
·论纯洁爱情之虚妄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为什么不可能学习华盛顿?

   
   
   毛泽东为什么不可能学习华盛顿?
   
   

   作者:郭知熠
   
   
   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毛泽东应该向美国的开国总统华盛顿学习。 当郭知熠先生讨论毛泽东这个话题的时候,有一些读者就认为毛泽东应该学习华盛顿,这样毛泽东就会是一个完人了, 不会犯什么错误了。
   
   毛泽东应该向华盛顿学习吗?郭知熠在这篇文章中讨论这个要求的是与非,曲与直。
   
   要毛泽东向华盛顿学习,这个要求其实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在49年建国的时候,就应该实现民主, 而不是搞一党专制。有些人一直在责怪毛泽东在开国时候建立了一个非民主的政权,以至于将中国现在官员腐败的责任也推给了毛泽东;一个是毛泽东应该学习华盛顿,在当了两届总统后,不再担任政府职务。我们的讨论也因此而展开。
   
   华盛顿在领导美国独立战争取得胜利后,据说有人曾经劝他干脆当皇帝(或者就叫君主吧!)算了。搞一个专制的集权,做一做皇帝,使得子子孙孙都会享尽荣华富贵。 这个建议真是非常吸引人的。要是郭知熠先生,恐怕会经不住诱惑。 战功盖世,管它什么民主不民主,杀掉那些反对者,弄一个皇帝当当,似乎是顺理成章之事。
   
   当然,我们不知道是否真有人劝华盛顿当皇帝。但如果真有人劝他,也可以理解。毕竟马屁精古今中外都是不可以缺少的,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据说这个提议遭到了华盛顿的坚决拒绝。华盛顿为了美国人民的民主,不惜牺牲个人的利益,牺牲个人的野心,牺牲别人日企夜盼的权力。
   
   不过,这个事实也有两面性。我们看问题也就有了不同的角度。如果华盛顿真的当上了皇帝,难道不会有非常大的反对势力吗?难道美国人民会真正拥戴他当皇帝吗?!这实质上是一个冒险。因为美国人民好不容易从英国的独裁统治中出来,他们恐怕没有什么兴趣拥戴一个新的君主, 那么,华盛顿的皇帝梦能不能成功就是一个很大的疑问了。如果华盛顿想当皇帝,这个问题是他不得不考虑的。
   
   即使他能够很顺利地当上了皇帝,他会赢来象今天这样的好名声吗?!我看不会。也就是说,即使他的皇帝梦能够成功,他也会付出破坏民主的名声之代价。因此,稍微有政治头脑的人都不会做这件事。因为它得不偿失。失败了自然是千古罪人,成功了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失败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因为民心在于民主, 而且只在于民主。
   
   我们再来看中国1949年的情形。在当时的中国,有两个理想共存。一个是民主,一个是共产主义。因此,中国的民心在于这两个理想。但显然,中国的民心更倾向于共产主义这个理想。倾向于共产主义这个理想的,有广大的工人,农民,所谓的无产者,以及许许多多的知识分子。而真正倾向于民主的,也许就只有一些知识分子了。更要命的是,就是这些知识分子,就是这些哪怕是倾向于民主的知识分子,也对于共产主义抱有幻想。他们以为共产主义和民主是可以共存的。
   
   郭知熠在这里说明了1949年中国的民心在于共产主义。因此,毛泽东在中国建国的时候不实现民主是一个必然,而不是一个选择。这是因为民主和共产主义是一个水火不相容的东西。你看哪个共产主义的国家搞了民主?!这在事实上例证了民主和共产主义之不相容。而从推理上,共产主义本身要剥夺一些人的私有财产,甚至要剥夺这些人的生存权利,这与民主的本质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因此,毛泽东在这个时候(1949年)的决策实质上是无可指责的。
   
   那么,问题的关键在于什么地方呢?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很多人以现在的标准要求毛泽东。自以为比毛泽东聪明,其实不然。现在的民心在于民主,是因为共产主义被证明是失败的尝试。 可是,在1949年,共产主义的事业在全世界欣欣向荣,前途无量。有谁会在那个时候逆历史的潮流而动呢?!有谁会有这个慧眼,这个慧耳,会看到几十年后共产主义事业的境况呢?会听到共产主义的丧钟被轰然地敲响呢?!
   
   郭知熠以为,以上的讨论解释了为什么毛泽东没有象华盛顿那样,没有在1949年的中国实现民主。
   
   至于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毛泽东没有象华盛顿那样,在当了八年总统后,离开政坛。郭知熠以为,这是个人喜好问题。 有些人贪恋权力,有些人不贪恋权力。贪恋权力不一定不好,不贪恋权力不一定好。至于华盛顿不贪恋权力,全身而退,这纯粹是偶然。毛泽东贪恋权力,才出了那么多的问题,以至于后来发动文革,这也是偶然。
   
   再则,华盛顿退隐之后,他还可以到他的农庄悠哉游哉地安度晚年。你要毛泽东退出政坛后,到哪里去安度晚年?!他会不会重新卷入一场不知名的政治运动,被别人打倒?!权力不在自己的手上,在中国,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况且毛泽东曾经拥有最高权力!
   
   难道毛泽东隐退就是明智之举吗?真的是明智之举吗?
   
   依郭知熠先生看:不见得!大大地不见得!!!
   
   
   
   
   
   
   写于2010年7月13日
(2010/07/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