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的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郭国汀律师专栏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的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南郭点评:从列宁的一系列命令,信件,指示及在他当权的短短数年中亲自下令屠杀了数十万人的事实中明显可见列宁绝非所谓伟大的革命导师,而是个毫无道德底线,惨无人道,没有人性,极度野蛮残暴的杀人恶魔。他对苏联共产党而言当然是头号功臣,然而对苏联人民而论则是货真价实的祸国殃民之徒,对全世界各共产党而言可称做导师,对全世界共产党国家的人民而论,则是标准的魔王。马克思和恩格斯仅是在理论上提倡共产主义,列宁则是将马恩有关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财产私有制,消灭传统道德宗教习俗等歪理邪说付诸实践的第一人;列宁首创职业革命党,公然鼓吹不受任何法律制约的绝对权力,公开主张对全社会各阶层人民实行极权暴力恐怖统治,极力推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流氓竞争术,否定法治,用军事手段于政治竞争,大建集中营,给苏联人民以至世界各国人民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巨大灾难。因此,列宁实际上是个历史罪人而决非所谓伟人。与此同时考茨基则被共产党诋毁得一文不值,然而其见解显然远比列宁正确。是非对错,历史与时间判官最公正无私。
   
   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郭国汀

   1918年夏天,在苏共群体屠杀开始不久,考茨基在《论无产阶级专政》书中预言“两种社会主义运动…是两种基础不同的方法的冲突:民主和专制独裁的冲突。两种运动看上去有相同的目标:通过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解放无产阶级,但是其中之一采用的方法是错误的,极可能导致毁灭;通过充分的讨论争辩,我们坚定地选择民主。独裁专制并不要求反驳对方相反的观点,而是强制压制令对方闭嘴。因此,民主与专制在讨论争辩的开初更不可调和。一方要求的,便是另一方压制的。”[1]他指出“少数人的专政,经常发现一支绝对服从的军队是其最强大的支持者;但是它越依赖武力取代多数人的支持,它就越走向反面,诉求暴力代替拒绝他们的投票;内战成为调整政治和社会争议的方法,在完全的政治冷漠或失望未占上风之所,少数人的专政经常会受到武装攻击或持续的游击战争…独裁专制者就会陷入内战,生活在被推翻的持续危险之中…在内战中,各方均为生存而战,失败者面临被灭绝的威胁。这一事实的意识正是为何内战会如此残酷的原因”。[2]
   
   列宁蛮不讲理地以《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斯基》作为回应而拒绝讨论争辩。列宁援引恩格斯的话说“在现实中,国家仅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并狡辩称“专政的本质乃是:专政是直接基于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统治。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通过使用暴力反对资产阶级赢得统治权并维护统治,该统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3]接着蛮不讲理地狡辩“苏维埃政府的无产阶级民主是一种形式,已经发展和扩大了史无前例的民主,确切地说,它是最广大的人民,被压迫的劳动的人民的民主”。[4]正是在“无产阶级民主”的美妙包装下,苏联共产党几十年来干下了无数恐怖罪恶勾当。
   
   考茨基 1918年勇敢而诚实地说“确切地讲,我们的目标不是此种社会主义,废除每一种剥削和压迫,直接反对一个阶级,一个政党,某种性别,某个种族…如果我们证明…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解放,唯有基于毁灭私有财产基础上才能取得,我们将抛弃社会主义而无损我们的目标。”[5]
   
   25.列宁是天真还是幼稚无知或是弱智?
   
   1919年5月4日,列宁在红场演讲时称“你们当中现在不满30至35岁的绝大多数人,将看到共产主义的鲜花…我们已创建的社会主义宏伟大厦不再是乌托邦。”[6]1920年9月他又在第三届共青团代表大会上称“你们15岁这一代人,再过10年至20年将生活在共产主义下。[7]1919年列宁对年青的共产党员演讲时称:“我们不相信永恒的道德,我们正在披露有关道德的所有神话故事的虚伪。”[8] 列宁在其左翼共产主义一书中公然宣称:“共产党人为达目的已作好欺诈,伪证和采取任何手段的一切准备”。[9]列宁看来是真相信经过10到20年便能建成所谓共产主义,至少表明其在某些问题上的极度无知而弱智。
   
   1940年托洛斯基在被暗杀前6个月还说:“我对人类共产主义未来的信仰一点也未减弱,甚至比我年轻时还更强烈。”[10] 1940年在被暗杀前不久,托洛斯基立下遗嘱:“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我的死亡,我至死不变对共产主义未来的信念。”[11]哥尔巴乔夫甚至在1990年还说:“我现在是,将来永远是一个相信共产主义的人”[12]。吾以为一个人20岁相信共产主义是聪明人,30岁还信共产主义已成为蠢货,40岁仍相信共产主义则已脑瘫,50岁以上仍坚信共产主义者不是严重弱智无知就是缺德或别有用心绝无例外。
   
   
   
   [1]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 1-3.
   
   [2]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51-53。
   
   [3]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1952) pp.32-33, 20.
   
   [4]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1952) p。37。
   
   [5]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 4-5.
   
   [6] PSS. Vol. 38.p.325.
   
   [7] PSS. Vol.41. p.318.
   
   [8] PSS.Vol.41. Pp.298-318.
   
   [9] PSS.Vol. 33. In his book, "Left Wing Communism" (Vol. 30) Lenin counseled: "Communists are to be ready to cheat, lie, perjure and do everything possible to gain their ends."
   
   [10] Trotskii L.D.Dnevniki I Pisma, (New York, 1986) p.165.
   
   [11] Trotskii, lev, Dnevniki I pisma, New York, 1986. Pp.167-168.
   
   [12] Jerbert J. Ellison, Boris Yeltsin and Russia’s Democractic Transformatio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7) p.13.
   

此文于2010年07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