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的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的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南郭点评:从列宁的一系列命令,信件,指示及在他当权的短短数年中亲自下令屠杀了数十万人的事实中明显可见列宁绝非所谓伟大的革命导师,而是个毫无道德底线,惨无人道,没有人性,极度野蛮残暴的杀人恶魔。他对苏联共产党而言当然是头号功臣,然而对苏联人民而论则是货真价实的祸国殃民之徒,对全世界各共产党而言可称做导师,对全世界共产党国家的人民而论,则是标准的魔王。马克思和恩格斯仅是在理论上提倡共产主义,列宁则是将马恩有关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财产私有制,消灭传统道德宗教习俗等歪理邪说付诸实践的第一人;列宁首创职业革命党,公然鼓吹不受任何法律制约的绝对权力,公开主张对全社会各阶层人民实行极权暴力恐怖统治,极力推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流氓竞争术,否定法治,用军事手段于政治竞争,大建集中营,给苏联人民以至世界各国人民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巨大灾难。因此,列宁实际上是个历史罪人而决非所谓伟人。与此同时考茨基则被共产党诋毁得一文不值,然而其见解显然远比列宁正确。是非对错,历史与时间判官最公正无私。
   
   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郭国汀

   1918年夏天,在苏共群体屠杀开始不久,考茨基在《论无产阶级专政》书中预言“两种社会主义运动…是两种基础不同的方法的冲突:民主和专制独裁的冲突。两种运动看上去有相同的目标:通过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解放无产阶级,但是其中之一采用的方法是错误的,极可能导致毁灭;通过充分的讨论争辩,我们坚定地选择民主。独裁专制并不要求反驳对方相反的观点,而是强制压制令对方闭嘴。因此,民主与专制在讨论争辩的开初更不可调和。一方要求的,便是另一方压制的。”[1]他指出“少数人的专政,经常发现一支绝对服从的军队是其最强大的支持者;但是它越依赖武力取代多数人的支持,它就越走向反面,诉求暴力代替拒绝他们的投票;内战成为调整政治和社会争议的方法,在完全的政治冷漠或失望未占上风之所,少数人的专政经常会受到武装攻击或持续的游击战争…独裁专制者就会陷入内战,生活在被推翻的持续危险之中…在内战中,各方均为生存而战,失败者面临被灭绝的威胁。这一事实的意识正是为何内战会如此残酷的原因”。[2]
   
   列宁蛮不讲理地以《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斯基》作为回应而拒绝讨论争辩。列宁援引恩格斯的话说“在现实中,国家仅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并狡辩称“专政的本质乃是:专政是直接基于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统治。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通过使用暴力反对资产阶级赢得统治权并维护统治,该统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3]接着蛮不讲理地狡辩“苏维埃政府的无产阶级民主是一种形式,已经发展和扩大了史无前例的民主,确切地说,它是最广大的人民,被压迫的劳动的人民的民主”。[4]正是在“无产阶级民主”的美妙包装下,苏联共产党几十年来干下了无数恐怖罪恶勾当。
   
   考茨基 1918年勇敢而诚实地说“确切地讲,我们的目标不是此种社会主义,废除每一种剥削和压迫,直接反对一个阶级,一个政党,某种性别,某个种族…如果我们证明…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解放,唯有基于毁灭私有财产基础上才能取得,我们将抛弃社会主义而无损我们的目标。”[5]
   
   25.列宁是天真还是幼稚无知或是弱智?
   
   1919年5月4日,列宁在红场演讲时称“你们当中现在不满30至35岁的绝大多数人,将看到共产主义的鲜花…我们已创建的社会主义宏伟大厦不再是乌托邦。”[6]1920年9月他又在第三届共青团代表大会上称“你们15岁这一代人,再过10年至20年将生活在共产主义下。[7]1919年列宁对年青的共产党员演讲时称:“我们不相信永恒的道德,我们正在披露有关道德的所有神话故事的虚伪。”[8] 列宁在其左翼共产主义一书中公然宣称:“共产党人为达目的已作好欺诈,伪证和采取任何手段的一切准备”。[9]列宁看来是真相信经过10到20年便能建成所谓共产主义,至少表明其在某些问题上的极度无知而弱智。
   
   1940年托洛斯基在被暗杀前6个月还说:“我对人类共产主义未来的信仰一点也未减弱,甚至比我年轻时还更强烈。”[10] 1940年在被暗杀前不久,托洛斯基立下遗嘱:“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我的死亡,我至死不变对共产主义未来的信念。”[11]哥尔巴乔夫甚至在1990年还说:“我现在是,将来永远是一个相信共产主义的人”[12]。吾以为一个人20岁相信共产主义是聪明人,30岁还信共产主义已成为蠢货,40岁仍相信共产主义则已脑瘫,50岁以上仍坚信共产主义者不是严重弱智无知就是缺德或别有用心绝无例外。
   
   
   
   [1]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 1-3.
   
   [2]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51-53。
   
   [3]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1952) pp.32-33, 20.
   
   [4]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1952) p。37。
   
   [5]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 4-5.
   
   [6] PSS. Vol. 38.p.325.
   
   [7] PSS. Vol.41. p.318.
   
   [8] PSS.Vol.41. Pp.298-318.
   
   [9] PSS.Vol. 33. In his book, "Left Wing Communism" (Vol. 30) Lenin counseled: "Communists are to be ready to cheat, lie, perjure and do everything possible to gain their ends."
   
   [10] Trotskii L.D.Dnevniki I Pisma, (New York, 1986) p.165.
   
   [11] Trotskii, lev, Dnevniki I pisma, New York, 1986. Pp.167-168.
   
   [12] Jerbert J. Ellison, Boris Yeltsin and Russia’s Democractic Transformatio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7) p.13.
   

此文于2010年07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