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基督教与法学]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与法学

   
   南郭点评:基督教法学的最大特征在于界定法的本质,亦即上帝法自然法和道德法。而共产党暴政最突出的罪恶正是毁灭法律的根基与本质,彻底否定自然法。马克思说“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的表现”,此论纯属强盗法理,却被全世界所有共产党暴政奉为绝对真理,列宁说“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不受任何法律制约的绝对权力”。毛泽东不无骄傲地自称:“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因此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全部恶法横行,良法荡然无存。恶法不除,国无宁日!恶法理不除,共产党极权暴政必然成为恶法之母,因此,中共极权暴政不灭亡,国人必定永无宁日。
   
   基督教与法学
   

   郭国汀[1]
   
   
   4世纪康斯坦汀大帝设立一种叫做episcopal audience的特别法庭,由地方主教担任法官,处理法律问题和其他纠纷。人民可以同意由主教裁断他们的争议问题,但他们必须接受主教的裁定是终局的。这种做法大获成功,主教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处理法律争议。效果奇佳,许多人仅是想利用此种服务而皈依基督教,因为其是免费的,审理案件不涉及律师,因为聘请律非常昂贵。这种基督教社会和法律对后世有极大影响,它奠定了六世纪查士汀尼罗马法大全的基本原则:“诚实地生活,不伤害他人,每个人得到他应得的,对全社会每个人适用”。两个世纪后,基督教皇帝查理曼大帝,基于基本原则重组了法律。[2]这种罗马法体制,后来成为整个欧洲的法律体制,它是建立在上帝建立的世界的自然法概念基础上,不问贫富普遍适用,这种观念深入西方人的心灵。今日欧洲国家,除了英国之外,法律体制皆源于一套基本原则,演化出法律制度。美国独立宣言,拿破伦民法典及法国人权宣言或欧洲人权宪章,皆可溯源于查士汀尼的基督教法律体制。
   
   8世纪查理曼大帝其管辖下的帝国庞大,不同地方的人民有不同的法律传统。萨克逊人与法郎克人的法律相差甚大,阿哥巴德(Agobard)是里昂主教,里昂处于帝国的交汇地带,有来自各不同地方的不同的人民居于此地,由于他们皆服从各自的法律传统,没有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一个人可能依一种法律犯有某种罪行,按照另一法律追诉,并依第三种法律定罪,但最终却自由走人了事,因为无人知道哪一个法律对其生效。因此查理曼大帝将所有这些法律变成成文法,由于许多部落仅有口头的法律,他又制定帝国法律,其效力高于所有地方法律,规范所有最重要的法律问题,时常取代任何其他法律。“每个人都将生活在完全根据上帝的命令,依正义规则,每个人都将被命令与其工作和职业中的同事和谐共处”成为罗马法的基本原则。
   
   13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和思想家托马斯阿奎那认为上帝统辖整个宇宙,是最高的理性。上帝制定道德法律,道德法律是上帝通过他的行为和计划强加给整个世界的一套命令和禁令。因为上帝是永恒的,不受时间的约束的,因此,道德法律和自然法是永恒的。托马斯将自然法归类为四类法律中的一种:永恒法(宇宙物理法则),神法(启示),自然法和实在法。自然法是自然理性的产物,据此能够区别什么是好的,什么是邪恶的。神法和自然法均包含道德规范。神法包括的道德原则是通过启示而教给人们的(圣经和神圣传统),自然法中包括的道德原则,不是通过启示,而纯属通过理性辩识的。[3]
   
   
   
   托马斯将自然法区分为首要原则和从首要原则具体化引伸出的第二层次的准则。首要原则,例如,做好事和寻求好事,避免邪恶,是不可变更的,但第二层次的准则,那些适用首要原则于特殊情况的适用,可以随着情况的变化而改变。[4]
   
   
   
   托马斯指出“人类法若是正义的在道德法庭也有约束力:违反自然法的人类法是非正义的,因而人没有义务遵守”。但是他未说此种违反自然法的法律在法院也无约束力。若制定法违反了自然法,违反者将承担法律责任,但不受道德谴责。”[5]亦即,托马斯在这里持“恶法亦恶”论,但对遵守恶法是否有条件他似乎未论及。吾以为“恶法亦恶”若要成立,有一项前提条件:即允许公民批判恶法,而政府则有义务及时修正或废除该恶法。自然法是美国宪法的基石。除非有自然法,确立人类的自然权利,否则根本无法对抗极权国家的主张。[6]
   
   
   
   17世纪基督教哲学家莱布尼兹(Gottfried Leibniz)认为如果上帝禁止谋杀,其必有好的理由。上帝的命令不是简单的任意怪想,上帝法与自然法实质相同,人类并非任意凭怪想行事,而是按某种目的,这种目的是善良。但上帝是最大的善,因此我们是按最理性的方式行事。我们将总是按最接近上帝的方式行事。这就是为何模仿上帝是人类可能有的最完美的生活。而按上帝的旨意行事是最自然的计划,因而也是最佳的。上帝制定的法律是自然法。在实际上,人民时常并不按上帝的旨意行事,这部分是因为我们并未完美理解对与错,比我们已完美科学地理解世界。我们仅依自已的智慧理解对与错;我们的良心。如果我们象上帝一样清楚理解它,而且我们的意志力未受原罪腐蚀的话,我们将不能够避开尊循真理的需要,因为依自然我们想要的是良善。但是,由于我们的良知不是那么清晰,因为他们有时犯错,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抵制它。而由于亚当的原罪,损害了我们,使得救赎。因此道德是上帝置于世界的核心。上帝创造了世界,包括人类,道德法是世界的组成部分,是人类过好的完美的生活所必须,这就是为何上帝法也是自然法的原因。信仰与理性并不冲突而是互为补充的关系,上帝法与人类理性是相同的法,良心。
   
   2010年7月25日第23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郭国汀(Thomas G.Guo),海事和人权律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法学翻译家。译着有《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国际海商法律实务》;《CIF与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现代提单》;《油污和碰撞责任》;《国际贸易法》;《项目融资》;《国际海事海商法》;《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船舶条款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中译》;《审判的艺术》;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主义的历史》;《苏俄革命史》;《东欧革命》。
   
   [2] Johnathan Hill, What has Christianity ever done for us?( Inter Varsity Press, 2005) p.156.
   
   [3] St. Thomas Aquinas. He included natural law as one of the four types of law---eternal law (corresponding to what we to-day call the physical laws of the universe), divine law (i.e., revelation), natural law, and positive law. Natural law is the product of natural reason, whereby we discern what is good and what evil. divine law and natural law constitute morality. Divine law consists of those principles of morality which we have been taught by revelation (i.e., the Scriptures and sacred tradition), and natural law consists of those principles of morality which we can discern, unaided by revelation, by reason alone.
   
   [4] McInerney Murray, Natural Law ,1 Res Judicatae (1935-1938) p, 317 the distinction drawn by St. Thomas between the first principles of natural law and its secondary precepts, which are certain detailed conclusions from the first principles. The first principles of natural law-e.g., that good is to be done and sought after, and evil avoided-are immutable, but the secondary precepts-the application of those first principles to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are capable of being changed as the circumstances change.
   
   [5] McInerney Murray, Natural Law ,1 Res Judicatae (1935-1938) p, 318 St. Thomas points out that human laws are binding in the court of conscience if they are just: a human law contrary to natural law would be unjust and would have no such obligation. But he nowhere says that such a law would not be binding in a court of law. The position, in the event of a human law contrary to natural law being enacted, would be this: a person disobeying it would incur legal liability, but would be free from blame morally.
   
   [6] Natural law as a foundation-stone for the American Constitution .unless you have such a natural law, conferring natural rights on mankind, you have no answer to the claims of the totalitarian state.

此文于2010年07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