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郭国汀律师专栏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郭国汀
   
   南郭点评:基督教实际上对人类的科学研究发展贡献巨大,基督教神学家中兼哲学思想家者大有人在,同时精通天文学和数学者不乏其人。1644年7月29日驻北京耶苏会士传教士Adam Schall,向中国皇帝预报1644年9月1日将发生日全食,并请求验证。他的预言精确而中国官方天文学家的预言全部发生严重偏差,由此皇帝任命他担任中国天文馆长,最后官至一品(亦即中国最高级的行政官)。[1]因此,那种“信神者是愚昧”的指责实犹如坐井观天而论道。

   
   2010年7月25日第23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印刷术、指南针及火药是中国领先世界的三大发明[2],欧洲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三大发明印刷术、指南针和火药远比中国晚。火药在中国首先用于娱乐,随后用于火箭,13世纪宋朝军队即用散弹枪抵抗蒙古入侵,蒙古人很快学会了散弹枪技术,进而打败了中国,然后用于征服欧亚大陆,因此该技术流传全世界。[3]在《剑桥战争史》中帕克教授指出:“制造火药的正确配方:销石,硫磺,木炭,首先由中国人大约在九世纪发明,在12世纪宋朝的军队,将火药用于军用火炮和手榴弹。这种新技术渐渐西移,14世纪初(1327年)有些阿拉伯人和欧洲人才提及铁炮并在欧洲首次知道炸药的说明。只到1432年在法国百年战争第二阶段期间,火炮才首次被用于围攻城市。欧洲第一次使用火炮的时间是1327年设计的一种简易火炮,与中国1128年设计的火炮极其相似。1460年苏格兰吉姆斯二世国王由于站在离火炮过近的地方结果因火炮爆炸被炸死。[4]
   
   欧洲第一个炼金家是阿尔特菲乌斯(Artephius )自称炼出了灵丹妙药并活了一千年。最着名的是14世纪时致力于阿拉伯哲学和炼丹术的雷蒙鲁尔(Raymond Lull),他是个基督教神学家,热心于所有神秘和秘密的学者。他用阿拉伯语撰写神学并与阿拉伯穆斯林辩论,后被英国爱德华二世国王关入专门关押政治犯的伦敦塔,迫使他用他的技术提炼金子,后来逃脱,但150岁时(对于炼丹家而言相对年轻)被阿拉伯穆斯林杀害。阿尔特菲乌斯和鲁尔的工作奠定了现代科学的许多基础;更值得敬重的人物是罗杰培根(Roger Bacon),着名的佛朗西斯肯派信徒,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在进入牛津大学以前,他在巴黎学习,克莱门特四世教皇很喜欢他,故特许他出版着作。他在《论实险科学》着作中论及几乎所有的领域,上帝、神学、炼丹术、科学、天文学、光学和透镜;他确立了建造望远镜和显微镜的理论;发明了眼镜;炼丹术使他研究化学的化合与分解;预见了汽船,自动汽车和飞机。虽然他并未亲自设计任何东西。他指出“就未经实险证实的结论而言,那怕是最强有力的辩论也一文不值。实验科学是科学的皇后和所有沉思的目的。”“有两种方式可获得知识,一是通过理性,另一是经实验。争论得出结论迫使我们接受它,但它并不能使我们确信之或排除怀疑,使我们内心平静的唯有真理,除非经实验找到此种确信,仅仅争辩是不够的,但实验则足够。”
   
   罗杰培根和其他学者使我们能看到现代西方科学的开端。基督教与探索世界同步,因为每件事物均是由上帝创造的有序和谐的。今天人们将开普勒和加利略当作现代科学的开端,17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物理学家牛顿一生中花了相当精力研究炼丹和神秘,他的研究论文超过50%论述宗教神学。使现代科学得以形成的学术环境,实质上根植于中世纪和基督教世界。
   
   即便给穆斯林世界造成巨大灾难的“十字军东征”客观上也极大地促进了科技的发展。由于东征,建造了不少船舶以运载士兵,开辟了通往中东的新航道,东征战士原本绝大多数是一生从未走出家园的农民,因此而见识了外界,开拓了眼界,带回东方物产和香料;加之,马可波罗游记激发了欧洲人旅游世界的欲望;运士兵的船舶后来成为运货船,西欧一批水上港口,诸如威尼斯得以发达,变得非常富有,东西方物产的交换,催生了一个商人阶级,他们是现代中产阶级的前身。他们不是由于出身门第,在社会上有力量,而是因为有钱。教堂周围形成交易市场,农民将货物带来市场上交易,由原来的易货交易遂渐变成硬通货现金交易,银行得以出现,由此开启了现代资本主义,城镇随之发展。“资本主义并不意味着人民自由追求财富,而是自由的财富去奴役人民”。
   
   谈到基督教与科学技术,有必要提及一个与中国密切相关的基督圣徒,16世纪意大利伟大的传教士利玛窦 (Matteo Ricci)[5],他是一名当时及所有时代最杰出的人,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人,耶苏会士杰出的数学家和语言学家。在罗马天主教学院学习神学和自然科学,成为天文学、数学和神学导师,为了更有效地传教,他先到澳门花了三个月学习汉语,中国传统文化,自起汉名“利玛窦”,穿汉和尚服,提出传教要 “入乡随俗” ,使用汉语举行宗教仪式,他最杰出的一项发明是记忆宫。
   
   1582年他受罗马天主教会委派至中国传教,先到葡萄牙人定居点澳门学中文和中国文化三个月,1583年31岁时被允许在肇庆生活传教。[6]经一系列挫折后他认为首先应征服官员上层自上而下推广基督教才更有效,因此他精研文言文和《四书》《五经》以便与官员深入交流讨论。他认为应当尊重中国文化,以交流,讨论争论的方式才可能成功。他不但是杰出的神学家,而且精通天文、数学、制图学和机械学;他教中国人欧几里德数学方法和世界地图,当时中国人对外国一无所知。他还用音乐传达基督教观念,他创作欧式新曲,正如他所期望的,他的多才多艺引起中国人的好奇,好些官员成为他的支持者。他先用文言文然后翻译成白话出版《天主的真实原理》(The True Doctrine of the Lord of Heaven)后译成朝鲜语和日本语,将天主教原理介绍引进完全陌生的文化思想领域。他尽可能与中国的思想保持一致,集中讨论哲学和形而上学,上帝的存在与创造的性质及人的灵魂,而避开三位一体和复活性质,结果书大获成功,中国哲学家们非常感兴趣,甚至迫害基督教的隆皇帝也将该书置于其私人书架中。他告诉罗马天主教主教Aquaviva.他用儒学的术语“天主”代替“上帝”,并接受基督教可以按照礼敬孔子和他们的先人的仪式,因为这些无意忽视其杰出的理论也是帝国法律的要求。
   
   为进京传教他向皇帝申请时自称渴望“毕生作为陛下的臣民”,“让中国人分享我的天文、地理、几何和数学知识”,并称“我的方法与中国古代的方法完全相容”[7]。1601年他被允许在北京生活,利玛窦送给万历皇帝顺治一个钟和一幅将中国列于中心并将圣经圣文写在周边的世界地图,获得的回报则是在紫禁城内建立一座教堂和一座耶苏会士会所。他与中国学者讨论罗马天主教教义,精明地指出基督教的许多观念可以在孔子经典中找到。他的博学,诚实的个性,最终使他将好些高官变成了基督徒。他被允许引进更多的基督传教士入京。[8]
   
   后来他说服罗马派遣天文学家Sebastiano de Ursis来北京设立改革历法,他在中国学者圈内的声誉日隆。1605年利玛窦给耶苏会士总部Aquaviva写的报告中称他已使两千名中国人皈依天主教;其中300人在北京是“文化人和好的基督徒”。他承认进展缓慢;我们生活在中国期间不是收获季节,但是他正在赢得当地的见习修道士来推进他的工作,他的三名皈依者:Paul Hsu在上海,Michael Yang在淅江,Leo Li在杭州分别设立了重要的传教所。
   
   以其说利玛窦是基督传教士不如说是文化大使更确切。他第一个将孔子着作系统翻译成拉丁文,并成为向欧洲介绍中国文化的第一人。他对朝鲜的影响更惊人,中国人皈依成基督徒并不多,但朝鲜却成为亚洲唯一真正的基督教国家。朝鲜与中国一样深受孔子和佛教影响,但在1770年前后,一位名叫Chong Tu Won的驻中国使节返回朝鲜时,带回一本利玛窦的《天主的真实原理》中文书,他与朋友们意识到这是新思维新方法,故收集了更多西方宗教和文化的资料。使基督教在知识分子中大受欢迎。没有任何外国传教士帮助,他们自已充当传教士传播基督教。到19世纪初已有一万基督徒,尽管当局镇压,信徒人数持续增长,今天南朝鲜已有2500万基督徒,汉城的中央全福音教堂是全球最大的教堂,拥有信众高达50万人。
   
   1610年利玛窦死时,皇帝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9]他的《中国日记》被带回欧洲后,迅速被翻译成拉丁文,法文,西班牙文,德文和意大利文。
   
   
   
   [1] Jonathan Spence, To Change China: Western Advisers in China 1620-190, (Penguin Books, 1980)p.3-33.
   
   [2]有关四大发明到底是何国人首创,我曾说 “今日之一切成就都是建立在传统基础上的”人文的成就姑且不论,即便科技成就亦然。西方传入当然属实,然而西方的科技成就并非18世经工业革 命时期一夜成就,当今电子信息科技术成就更非一夜而成。它们或许不是建立在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的传统基础上”但肯定建立在西方国家的传统科技知识经验基础上。而且古代中国的四大发明:造纸,活字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如果确实是中国人独创,那么毫无疑问,现代科技也是建立在中国的传统(科技经验)基础上。若没有造纸术的发明,假如没有活字印刷术的问世,假定没有指南针的发明创造,假使没有火药的发明,试问教育科技又如何昌盛?远洋海上交通又如何可能?枪炮 又怎么成为统治世界的物质力量?!是故:今日之一切成就皆乃建立在传统基础上实乃真理! ”然而,有位叫“方舟”的网民却否定中国人的四大发明。不过,英国牛津大学哲学与神学双硕士希尔的《基督教为我们带来了什么?》2005年版,布莱恩教授之《信仰:基督教的历史》2002年版,帕克教授《剑桥战争史》1995年版中均明确“印刷术,指南针和火药”是中国人首先发明。
   
   [3] Johnathan Hill, What has Christianity ever done for us?( Inter Varsity Press, 2005)p.128.
   
   [4] Geoffrey Parker, 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Warfare, The Triumph of the West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5) p.106.
   
   [5]最早在公元225年,基督教东方传教士抵达了印度和中国。[5]有据可证的是在七世纪,并曾繁荣过一个世纪,但后来消失了;13世纪蒙古人统治中国期间基督教曾复兴但随着明朝朱元章的镇压而再度消声匿迹。16世纪时,无论中国人还是西方人,均不知道基督教曾在中国全国流传过。由于担心外国人侵略,中国当局对外国人持警戒备心态,任何越过边境的外国人皆被当作间谍逮捕。Brian Moynahan, The Faith 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Doubleday New York London, 2002) p.6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