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
走向大自然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我对日本人的最初印象,就是中国电影的地道战里面拿着军刀和留着小胡子,嘴里叫
   着八嘎雅路的矮胖子。后来中国共产党给我的各种思想被我从脑子中一一摒除的时
   候,那个矮胖子的野蛮形象,却顽固地在我的脑子中留了下来,使我对日本总是有
   着一种天然的敌意。

   
   这个成见的首次动摇,是在读到川端康成先生的“我生活在美丽的日本”的时候。原
   来日本人能够写出这样清秀隽逸的文章,其意境的优美和情感的高雅已经使中国当
   代文人极其陌生和望尘莫及了。等我读到川端康成先生的雪国,那段岛村坐在行驶
   在皑皑雪原的火车上,凝视窗外,在夜幕徐徐降临的车窗叠影上,看到叶子的明眸
   和脸庞不时在车窗上闪映,与窗外的灯火叠合在一起,变化成很多幻像的描写时,
   我已经不可自主地对川端康成先生全心倾倒了。但是川端康成先生仍然不能去除我
   脑子中的那个舞着军刀的矮胖子的野蛮形象,它对于我仍是日本民族的象征。
   
   与日本人真正接触是在东京机场转飞机。因为有两个小时等机时间,使我可以尽情
   地享受对日本人的观察。我不无敌意的将每一个走过去的日本青年男子的头上都加
   上一个军帽,小胡子和一把手中的军刀,然后想象他们在地道战里叫着八嘎雅路的
   样子。当我发现这个联系实在牵强,对不上号的时候,我心中有些咕哝,他奶奶的,
   不是小鬼子变了,就是又上了共产党宣传的当了。等我能够用一种比较客观的目光
   再去看日本人的时候,我发现机场上的工作小姐正在乘客的座位上走来走去,一看
   到有带着孩子的乘客和老年乘客,就停下来看他们的机票,如果是下一班飞机,她
   们就拿起行李领他们先上飞机了,那种一丝不苟的认真和神色的毕恭毕敬,不能不
   使我在心中与母国工作人员那种有权时的颐指气使的样子默默对比。
   
   正当我醉心观察东京机场服务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性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显然
   她讲的是日本话,将我误看成日本人了。我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她,是一个四十多
   岁的穿着SUIT的PROFESSIONAL的女人。她马上操起流利的英语说,对不起,我说,
   没有关系,IT IS MY PLEASURE。她接着问我从哪里来,向哪里去?
   
   我告诉她我已经在美国定居二十年了,这是第二次回去探望母国。她告诉我她是日
   本一个旅行公司的经理,去美国Florida 参加一个国际旅行学术讨论会,刚回来。
   我很感兴趣, 因为这是我头一次知道旅游中还有这么多学问。我们接着就津津有味
   的谈起来了。望着她整齐,清秀的面容,与我熟悉的在共产党解放后翻身当家做主
   的半边天,和近来又被猫论搞得神采奕奕的女强人的面容是如此不同,我意识到这
   是一个我完全未曾涉足过的陌生精神领域。我们一直谈到飞机BOARD时间才分离,双
   方的吸引不待而言。
   
   至此日本在我心中开始成了一个待解的谜。那个拿着军刀和留着小胡子,嘴里叫着
   八嘎雅路的矮胖子的形象已经被我还原成共产党创造的类似雷锋,黄世仁,刘文彩,
   丘少云等等的子虚乌有,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这个答案的追索一直到了这次我访问夏威夷又得继续,不意女儿竟然搬到一个日式
   房子中,将我放到一个日本人的环境中,使我对日本人的情趣和文化有了进一步了
   解和思索。
   
   女儿的房子是一座三卧一厅加厨房兼餐厅的平房。房子非常简朴,但是保持着东方
   建筑的神韵。我幼年的时候,曾经住过中国的四合院,我记得一进门有一个空地,
   再进去就是一块四方的天井,母亲经常在那里晒萝卜干。天井的正北方是四合院的
   主体,一个宽阔但深度很小的厅堂,厅堂左右为东西厢房,是我们睡觉的地方。厅
   堂的正中间供奉着象征中国人精神和家法的祖宗,一个白胡子很长的老翁的像,他
   就是我的曾祖父。一九六四年我大学蒙难被送到北大荒去劳改的前夕,就是梦到他
   来向我报灾的。当时我正在学校的器械操场玩,看到一个穿着长袍的白须老翁走了
   过来,我先是一呆,马上记起来了,这不是我的曾祖父吗?曾祖父叫着我的小名
   “大健,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我很诧异:“我没有弄成什么样子啊!”,
   曾祖父说:“不,你快倒霉了,跟我走吧,我给你求情去。”。我跟着曾祖父到了
   一个大海的边上,曾祖父指着一块石头说,坐在这里等我吧,说着就漂海而去。但
   是我没有等到曾祖父回来就醒了,醒后梦境栩栩如生,长久未能入睡。我至今不明
   白,我之后被送到北大荒去劳改是因为曾祖父求情没有求成? 还是之后,我侥幸的
   通过高教部的选贤考试,来到美国,今天在这里安居,是曾祖父求情的结果?
   
   我反动学生帽子被摘除,第一次从北大荒回上海看父母的时候,曾经将这个梦告诉
   了父亲。父亲良久没有说话,然后说你不应该记得曾祖父,因为住在富安四合院的
   时候你才三岁。说完后再没有说话,神情中显出对冥冥中那个超越我们理解的神秘
   所在的无限敬畏。世事苍茫,现在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想必这一刻他在那个世界
   已经有了答案。
   
   还是让我们回到四合院的题目上来吧,中国的四合院固然幽静,兼带着象征中国人
   信条的天理家威,但是线条刻板单调,不让人感触到家庭的温馨,更谈不到充满生
   气了。加上它致命的弱点,光线阴暗,很难符合现代人的口味。而女儿住的日本房
   子可以说既保留了东方人的幽静和情调,又去除了中国四合院的固板。
   
   整个房子建在一个三十几米高的小陂上。一条从海边最大购物中心一直穿过市中心,
   通到半山腰上的马路,到这里死住了。环形的路端有一条向下的木梯, 顺着两边绿
   树野花丛生的土坡下去十几米,女儿的房子就躲在这个群山围绕,葱郁苍翠覆盖的
   小陂之中。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从女儿家走到海边也不过是四五十分钟的距离,站在女儿的房子上方的主路,向大
   海遥遥望去,是一片汪洋大海和衬托在蓝色的天幕下的高楼大厦, 在阳光照耀下晶
   晶发亮,壮观和美丽。而置身於女儿的房子,却宛如陶渊明向往的与世隔离的世外
   桃源。使陶渊明无法想象的是他心倾的“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境界却不必
   一定要“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园田”,在喧喧闹市的怀抱之中也可以实现啊。
   
   原房子的日本主人肯定是一个非常有情趣和修养的人,他将传统布局在房子中间的
   砖地天井移到了房子的最前方,这个改变立即将中国四合院的四合精神釜底抽薪了,
   使整个房子显示了新的情操。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天井的左侧是山坡,山坡上各种热带雨林的植被竞相迸发,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天
   井的正前方,也就是房子的正前方和右方,是一片空旷的视野,各种树木的尖梢,
   从空旷地的底部挺了起来,参差不齐,给人苍翠如海的感觉。 一条现代化的路就埋
   在这些树海的深处,隐隐约约,时露时显地,从房子座落山坡的底部,宛宛延延的
   伸向 Puu Ualakaa State Park山麓的顶峰。这个比女儿房子山坡高得多的山麓就矗
   立在离女儿房子正前方三到四MILE的远处天空,远远眺望,山麓顶上的白色别墅历
   历在目,极其美丽。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女儿早就在电话中告诉我,邻居家的白色母鸡,不喜欢邻居家的窝,天天跑到女儿
   的天井独步,不愿回去,邻居干脆就不要它了。我到女儿家的那天晚上,女儿指给
   我看,在天井前方的树木尖梢的叶子中和黝黑的夜光中,勉强可见,一团白色的绒
   毛在树杈间卧眠,风吹着树枝,晃晃悠悠,好不悠然自得。这个母鸡现在是女儿的
   宝贝,平均两天就下一个蛋。我特别要感谢它的蛋,使我回忆起童年时吃蛋的味道,
   它让我发现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吃的美国超市的蛋,实在不是蛋,而是一种介于蛋和
   豆腐之间的新物种。
   
   天井的左前方有一个小鱼池,鱼池依傍左边的高地,被掩饰在高地垂下的绿树的枝
   条之下,雨水从高坡顺势流下滴到鱼池中。女儿告诉我, 鱼池的水是活的,池底通
   向一个泉水。女儿搬来时在鱼池中扔了三四条金鱼和十几条普通的热带鱼,现在鱼
   池中已经是鱼孙成荫了,一眼看去,红白黑黄,好像有几百条鱼了。如果有人问我
   对夏威夷最深的印象是什么?我可能会说它是生命的一曲颂歌,那些植物野草树木
   奇花动物在每一个它们能占据的地方疯长,树木的枝桠一根根从树上垂落到地上,
   一碰到地,又重新扎根变成新的树,形成了树连树,书抱树的奇观。那些野草奇花,
   甚至在已经被锯断、砍倒的树根和木柱上也安起了家,疯狂地生长起来,一片片叶
   子长得像蒲扇那么硕大无比。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从天井的右方走下去的小山坡顶,被开辟成一块菜地,女儿在那里种了很多蔬菜。
   女儿下班回来也可以领略一下陶渊明的“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乐趣,虽
   然她已不一定知道陶渊明是何人了。
   
   房子一进去就是餐室和厨房,而卧室藏在餐室和厨房的后面,门正像所有的日式房
   子是来回推拉式的,简洁又省空间,地面都是深棕色的地板。其它的颜色也正像大
   部分日式房子一样,选择白和黑色为主色,突出了房子幽静的基调。
   
   除了以上与大部分日式房子相同的特点外,这个房子的原主人根据自己的情趣做了
   几个改进:首先就是餐室和厨房与起居室不在一个平面上,也就是从餐室和厨房走
   到起居室有六到七节台阶,这样原来单调的房子就出现了一种立体和动态美,使我
   不得不敬重这个房主人的审美感;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其次房子不但有着很多很大的玻璃窗和天窗,而且正门和通向DECK的起居室门都是
   巨大的玻璃门,这就使整个房子在白日可以享受到满地和满屋的阳光;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最后也是使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在起居室门外,从土坡的底部用木柱支撑起来一个
   立在半空中的DECK。从DECK望出去,正是Puu Ualakaa State Park山麓的山峰。我
   想我如果坐在这个DECK上,每天在夏威夷的山风习习之下作文赋诗, 一定灵感四涌,
   功力大进,拿出的就不是现在这些让读者看着自己也觉得惭愧的东西了(^o^)。如果
   再到了明月当空的晚上,约上几个好友,在这里对酒当歌, 那么写出几句李白那样
   的千秋名句也不无可能(^o^)。可是现在这个DECK,在女儿的经营下,成了两个兔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