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矮胖矮胖的,肚腩挂在牛背上。
   
    连人带牛,被从高速公路上赶下来了。本来要罚款,摸出两枚青钱。一个戴着大盖帽的男人说,老年痴呆。另一个说,你以为这是鉴宝?假铜钿,和尚骗钱也就罢了,现在道士也跟着出来了,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小心关进去躲你的猫猫。
    有人说,又一个装国学大师的。有人议论:行为艺术。有人评价:行为艺术是戆大。
   

    反正也听不懂,兀自牵着牛踽踽走。黑色路面,牛侧着头啃些枯萎的草,咬了一个不降解的塑料袋,嚼得白沫泛出来。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太阳,灰蒙蒙的行道树。走过一个化工厂,硫化氢味道四下漫延。还有一个变电所,嗡嗡嗡嗡。
   
    没有清泉、没有山涧、没有小溪,当然也没有瀑布。于是就有些气喘并且踯躅了,大约血压又升高了,头晕,太阳穴剥剥跳,而且早搏了三次。终于看见一个池塘,塘里的水却是一半白色,一半黑色,有如太极。
   
    从牛背上的褡裢里拿出两瓶矿泉水,咕嘟咕嘟喝,滴滴答答湿了前襟。另一瓶倒进了牛嘴。拿出一个牛肉三明治,背转身就着矿泉水吃了。不能给牛看见,忒残酷。
   
    牛其实知道,转过头表示蔑视,人是什么玩艺?
   
    打了一个饱嗝,有些芥末味,还是骑上吧。这牛的骨骼难得的宏大,踩着路边的里程碑“77”爬上,咻咻然汗都出来了。硕大的牛屁股摆来摆去,人屁股也随着摆来摆去。两个屁股都没多少赘肉了,人骨头碰着牛骨头,咯噔、咯噔。
   
    出关?关在哪里?到底有没有关?不知道。极目望去,四面八方都是灰蒙蒙的,一条无涯的路。记不住从哪里来,看不见向何处去。
   
    走错了吧?错就错吧,大不了调头重新来过,大不了原地兜圈子,早就错得习惯了,几乎就是特色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反正也走了不知多少年了。
   
    天地不仁,出关。
   

此文于2010年08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