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新市桥》

   
   
    钢结构。四个快车道,两道还有慢车道,两道人行道,人行道高出桥面20公分。
   
    桥造了一年半,本来计划是十个月的。其实不难吧?都是预制件,搭积木一样。不知道后来哪里算错了,两边搭不拢,只好重来。这种造桥铺路的事情也会算错?天晓得,一定是吃了便便。

    全市人民只能继续绕道,继续兜圈子,看着封闭的施工工地日日夜夜很闹忙,简直热火朝天。还好,重来以后总算没有算错,后来就通车了。大桥漆成银灰色的,两边的桥栏是天蓝色。彩旗飘飘,架了几个充气拱门。肯定还剪彩了,还肯定有几个人讲话了:我宣布,胜利竣工!讲话的人一般应该是一个胖子,一定中气很足的样子。也可能不胖,但是中气也很足,久经练历、训练有素。
   
    于是,预先准备好的车子率先开过,一路掌声。车子披红,车子两面都挂着庆祝标语。
   
    晚上看起来很好看,两边的华灯呈波浪状。第二天就发现,乳白灯泡少了不少,波峰的地方还有,波谷的地方就基本没了。灯泡到哪里去了?当然是百姓拿走了,不拿白不拿。干什么不拿?灯泡又不是你的。拿不走的呢?破了。
   
    蜜月过去,路灯重新改装,竖起了灯杆,灯杆有十几米高,让你拿?摔不死你!
   
    不料还是出了错,两边桥堍下不能上桥。要上桥也可以,兜一个圈子到大道上。不然就没法上桥过河。当然,游过去是可以的。其实河也不宽,枯水期也就四、五十米吧,中间水深也不过两米,最多不会超过三米。
   
    于是再来,割开桥栏,在四个桥堍重新竖起了钢结构楼梯,而且是转梯。男女老少扛着自行车上下,强身健体,一举两得。如果前庭分析器有毛病,那就会转晕。幸亏原来就是钢结构,工字钢梁焊上去、铺上防滑钢板就行。如果是水泥的,那就比较难了。所以,看起来是有些科学发展观的。
   
    好了,一座大桥摆平了,为民办了一件实事。小道消息说是危桥,那肯定是瞎说。
   
    想不到桥下面的商铺有意见了,一座桥横亘在门口,那是坏了风水的。汽车就在二楼窗口开过,和顾客的距离拉得比较近,终归不太习惯。
   
    于是干脆再改建,索性拆迁。市长认为,城市是要不断经营的,彷佛城市是他的。那些林林总总的商店已经盖了差不多二十年了,门口的绿化带也已经绿树成荫了,也应该旧貌换新颜了。
   
    现在正在拆迁中。一个消息放出去,来了无数的三轮车,农民工的挖掘能力是无与伦比的。金属探测器扫来扫去,随便埋得多隐蔽的钢筋也能挖出来。如果去年能把全国的农民工紧急调到汶川,那开挖的速度是全世界的抢险队都比不上的。
   
    拆开来看,那些曾经金壁辉煌的酒楼,其实也就是一堆水泥框架,难看得不得了。
   

此文于2010年08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