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菜场》 ]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菜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菜场,民心工程。
   
     入口处如临大敌,设置各色栅栏。为什么?私家车、自行车、摩托车、黄鱼车、电动车一律免进。如果打起仗来,坦克都开不进。

   
     菜场就是菜场,光线昏暗,地面潮湿,熙熙攘攘,人声嘈杂。
   
     去年大雪,菜场压坍。转移到马路两边做生意,从来没有过的亮堂舒畅、空气清新。
   
     现在崇尚管理,菜场就有管理办公室。每天收了几文钱,把菜场管理成几个条理井然的区域,水产、肉类、蔬菜、禽类、蛋类、豆制品、水果、干果、豆类、半成品熟食等等。肉类又分成猪肉和牛羊肉,事关民族团结问题,不能掉以轻心。还有专门配套的杀鸡鸭、剁肉糜、灌猪肺等等下游服务。
   
     杀鸡,已经半机械化并且流水线操作了。脖子上拉一个口子往大铁桶里一扔,随它怎么垂死挣扎。等到血和灵魂都流干了再拎到热水里,四周烫遍又扔进另一个铁桶。这个铁桶彷佛单缸洗衣机,电源合上,隆隆旋转,鸡毛脱光。然后就是开膛破肚,取出内脏。
   
     为了不搞错,剪掉一、两个脚趾,剪掉半个喙,剪去一角鸡冠,做一个记号。杀一只鸡两元钱,庖丁解牛,快得不得了。
   
     菜场的主体从业人员基本都是外地来城打工者,租了地种菜养猪,打拼多年了。大家说各种普通话,吵嘴的时候则说家乡话。专家们描述说,他们在创业,学术上叫做城市化。什么东西从专家嘴里说出来,马上不普通。
   
     现在的大学生找不到饭碗,专家建议也可来此分一杯羹,好像不大可能呢。
   
     周围一圈,各式商铺:服装、鞋袜、五金、日杂、布料、各种小吃、休闲食品、音像制品、零星家具、编织裁缝、补鞋修表。全中国的大兴货集中于此,要多蹩脚就多蹩脚。能把塑料水桶、钢精锅薄得像纸一样,不容易的,科学。于是,价格当然是全球最低价。
   
     这种东西要是出口,全世界人民都要一言不发的。
   
     老百姓怎么过日脚?根本不要研究什么GDP;中国制造质量如何?完全不要去和外国人吵相骂。花一个小时,看看菜场就知道了。
   
     如果认真看,也许连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勤劳智慧也能看出来。
(2010/07/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