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藏人主张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茉莉
   

   
   
    前不久一个中国藏学家代表团访问英国,称他们的目的主要是增进交流、消除“误解”。他们所指的误解,主要是指西方人在西藏问题上的误解。毫无疑问,这是目前中共费力折腾的“大外宣”计划中的一个步骤。笔者在接受BBC记者的采访中说,中国政府可以派大批代表团出国广为宣传,但他们却不许国内人民听到达/ 赖/ 喇嘛和流亡藏人的声音,这种做法加深了达兰萨拉和北京之间的不公平。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吐蕃(西藏)地图/摘自中国史书
   
   
    ◎ 希特勒名言说明“大外宣”功能
   
   
    这次藏学家代表团外访的一个主要任务是,否定达/ 赖/ 喇嘛指控中共统治下西藏传统文化遭到毁灭性破坏的说法,并强调中共对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传统的贡献。由于过去五十年来,流亡藏人以自身艰苦卓绝的受难,展示了一个弱小民族被欺压的真实图景,给世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因此,御用藏学家们所肩负的外宣任务并不轻松。
   
    尽管有藏人在网上揭露,说这些藏学家中有人不会讲藏文,但御用专家们深知独裁者宣传的精髓。希特勒曾经说过:“宣传的任务不在于正确与错误。我们不能客观地提供对我们不利的事实,而要把只有利于我们的事实反复强调,不遗余力地宣传。”于是,在“大外宣”的欧洲旅行中,藏学家们一再摆出对他们有利的事实和数字,绝口不提西藏流亡政府所例举的种种真相。
   
    中国官方代表团的事实和数字不是来自独立的调查机构,而是来自中国国务院的白皮书——《西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从事外宣的官方专家们只是起到“传声筒”的作用而已。那些数字看起来很是辉煌夺目,例如:政府投资了多少,维修了多少西藏寺庙,修建了多少博物馆、艺术馆和文化室,成立了多少研究藏学的机构,举办了多少藏学研讨会,出版了多少学术著作,……。
   
    官方代表要证明的是:西藏文化在中共治下不是面临毁灭,而是在全面发展。西藏社科院民族研究所长巴桑旺堆曾如此大言不惭:“如今,西藏保护和发展优秀传统文化开始进入高水平、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的最好历史时期。”
   
   
    ◎ 苏格拉底教我们拷问常识与成见
   
   
    虽然共产党是惯于并善于制造谎言的,虽然官方例举的数字肯定有水分,但我们不能说那些数字完全子虚乌有。中国政府对西藏的经济投资还是真实的,不能否认的。但是,如果我们仅仅从那些数字,就推出西藏文化在发展的结论,那就大错特错了。
   
    笔者有时读一些哲学书籍,对苏格拉底拷问常识的方法很是钦佩。苏格拉底鼓励我们,不要被一些自称是权威人士的言论所吓唬,而是要对一些常识的观念进行评估,以认识其中的复杂性。苏格拉底认为,传统的成见往往不是从无懈可击的推理中得出来的,而是从几个世纪的混沌头脑中涌现出来的。
   
    在西藏问题上,一般汉人的世俗成见是,政府大量投资,修建了寺庙和文化机构,这就是保护发展了西藏文化。而苏格拉底却提醒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他们得出结论的逻辑上。一项论断是否正确,要看它的思想程序,只有不被合乎理性的反驳所驳倒的论断,才可以说是正确的。
   
    按照“苏格拉底问答法”,去追问西藏文化是否真的面临毁灭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知道关于文化的定义,然后再根据定义进行清晰的分析。“文化”一般定义为:“人类群体整个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过程。”“文化的内隐部分为价值观和意义系统,其外显形态为各种符号,这些符号主要体现为物质实体和行为方式。”
   
    照此定义,中国政府例举的诸如投资维修寺庙等数字,只属于文化的外显形态,只是外在的物质形式。而西藏文化是以藏传佛教为主体和核心的,离开了藏传佛教,西藏文化就无从说起。藏传佛教中最为世人尊崇的是价值观,是造福于一切生命的崇高的人文主义精神。这个内隐的价值和意义系统,正在被持无神论的中共统治者所摧残。
   
   
    ◎ 从文化表象的破坏到精神阉割
   
   
    曾有一个佛教故事,说的是一个老和尚和小沙弥到寺庙中避雨,因为天气寒冷,老和尚拿把斧头把寺中的佛像劈开,当柴烧了取暖。小沙弥惊慌地问师父:“这样做不是对佛祖大不敬吗?”老和尚答道:“我烧的不过是一些木柴啊!”
   
    这个故事说明什么呢?它说明佛教的外显物质形态,例如木制的佛像和砖砌的庙宇,都不是很重要的。对佛教徒来说最重要的是心灵修行,那是肉眼看不见的本质。苏格拉底认为,争论的价值取决于批判者的思想程序。我们之所以说中共的统治毁坏了西藏文化,是从文化外显形态和内涵本质两个方面来看的。
   
    最初,中共大肆破坏西藏文化外显的物质实体。从中共占领西藏到一九七九年间,藏区原有的6 259座僧尼寺庙中只剩下8座。在文革中,汉人地区的寺庙还有不少幸存下来,而西藏著名的寺庙除布达拉宫之外全遭毁灭。虽然文革后在藏区修复了一些寺庙,但至今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今天藏族圣地拉萨的报刊杂志琳琅满目,但却找不到一份藏语报纸。
   
    更可怕的是对西藏文化进行精神阉割,这种更为阴险的阉割,使藏文化丧失其民族精神,丧失宗教尊严和自主性。近年来,中共修复了佛教的一些外在象征,把庙宇修得金壁辉煌,但是,寺院的修行者被禁止听达赖喇嘛讲经,被强迫学习共产党的政策文件,这样,作为西藏文化核心的宗教制度和价值观就被践踏了。
   
    藏传佛教是神奇的高原雪域培育出的一种独特宗教,这个宗教有别于其他宗教一大特色是:活佛转世制度。几百年来,各个教派通过特定的途径和方式寻觅活佛转世灵童,不需要由上面指定,也不由民众选举。然而,中共却在2007年出台《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以汉族无神论者的政治权力,粗暴干涉西藏宗教的内部事务。
   
   
    ◎ 牛眼中再美的鲜花只是一把草
   
   
    西藏有一句话说:“无喇嘛上人,如何得近佛?”喇嘛是藏传佛教信仰的“三宝”之一,西藏人对喇嘛充满了崇敬,把见到达 /赖/ 喇嘛视为人生最高的幸福。然而,在中共统治西藏的几十年中,包括达/ 赖/ 喇嘛在内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领袖全都被迫流亡海外,该宗教文化的精髓也随之带走。
   
    在汉人统治的西藏,无神论者凭借发放“活佛证”的权力,控制了寺庙和喇嘛。通过屠杀、监禁、威胁、哄骗、利益诱惑、灌输和洗脑等种种方式,中共对西藏文化实行了精神阉割。今天,所谓的“西藏文化”被中共作为装饰的旅游观光项目,抽掉了精髓内涵,只留下浮浅表面的形式,那样徒具外形的东西,怎么还可以称为“西藏文化”呢?
   
    但那些从事“大外宣”中国御用藏学家们仍然口口声声说,中共统治西藏使西藏更现代化,和世界接轨,和全国同步发展。他们的所谓“接轨”和“发展”,是视西藏文化为落后文化,要加以改造使之符合汉族统治者的需要。正如一句藏族谚语说:“在牛的眼中,再美的鲜花也只是一把草。”在西藏人眼中,他们的宗教文化是比生命还珍贵的奇异花朵,如果要革新,也应该是由他们自觉自愿地革新。
   
    苏格拉底还认为,理性是人人都能获得的功能。只要我们不被狭隘的大汉族民族主义所蛊惑,只要我们善于理性思维,层层揭露中共大外宣说辞中的谎言,理清思路探求真理,我们就可得出结论:达/ 赖/ 喇嘛关于西藏文化“濒于灭绝”的说法,绝不是危言耸听。
   
   ---------
   原载开放杂志网站2010年元月号
(2010/07/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