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人的认识能力、智慧水平会随着知识、学问、年龄、阅历的增加而不断发展和提高,人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以及各种思想观点立场等等,也会因此而不断发展和变化,有的甚至产生根本性原则性的变化。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现象了。

   只是一般人往往不愿意正视、顺应这种变化,或者由于个人层面、利益层面的原因,明知原来的思想观点以及文化政治立场有错而仍然顽固坚持到底。只有具备相当道德内力的大丈夫,才能够根据良知的“命令”、顺应时代的潮流不断地自我修正自我改良,不断地向更好、更高、更正确的方向“变”去。

   梁启超对日本政治家吉田松荫和意大利政治家加富尔的“善变”十分欣赏,称他们为善变的豪杰。梁启超说:“大丈夫行事磊磊落落,行吾心之所志,必求至而后已焉。若夫其方法随时与境而变,随吾脑识之发达而变,百变不离其宗,但有所宗,斯变而非变也。此乃所以磊磊落落也。”

   梁启超自己就是一个“不惜以今日之我难昔日之我”的善变的豪杰,从学术思想到政治领域都很“善变”:他支持过康有为的维新改良又支持过孙中山的暴力革命;他提倡君主立宪又鼓动过段祺瑞发兵推翻张勋复辟;他拥护过袁世凯又策划自己的学生蔡锷起兵反袁;他大力提倡“德先生”、“赛先生”后来又认为要用东方文明拯救中国乃至世界……。

   但是,梁启超善变中有“不变”,他那强烈的传统士大夫式的精神气质、自省意识和责任意识,那救国救民的宗旨和动机,终生不变,善变的背后有其“内在的一致性”、道德的坚定性。

   不可否认,不少人缺乏梁启超那种“内在的一致性”道德的坚定性。他们的变,或许是出于个人利益考量。那也不要紧,只要其思想观点文化政治立场是向好的、善的、正确的方面“变”,就值得欢迎、鼓励和支持。这方面应该“论迹不论心”。

   比如某些马克思信徒向儒家靠拢或者“出”马入儒,即使是投机性势利性的选择,是见风使舵政治投机,也值得欢迎、鼓励和支持。这总比坚持错误顽固不化好,况且,焉知他们不是真正认识到了“今是昨非”而发良知之光向真理靠拢?动机是最为隐秘、内在的“东西”,外人很难准测。动机不是绝对不可以追究,而是追究时要特别慎重小心,以免产生“诛心之论”。

   “出”马入儒、皈本于儒,值得欢迎;某些人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对儒家予以局部肯定和“有限赞美”,也值得欢迎。这总比原教旨“马家”的“焚书坑儒”好,也比某些基督徒及自由派完全排斥和反对好。不好说“局部肯定有限赞美”者,即使是“完全排斥和反对”者,只要他们的反儒停留在思想言论上而没有发展为“焚坑”之类行动,我们就要对他们的言论权和选择权给予充分的尊重。

   孟子曰:“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以异於深山之野人者几希。及其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象大舜这样闻一善言见一善行就无限向往坚决奉行的人,多乎哉不多也。绝大多数人从闻善见善到求善行善,往往有一定过程。从人类社会的角度看,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由于世人习深障重,或自身有过有恶而不知,或知过而一时不能改、知恶而一时不能恶。只要不“择恶固执”、不一条道走到黑,善门就为他们开着。

   另外,随着认识能力智慧水平的提高,某些人的道德品质也会产生变化,从小变大或者改恶从善。这种道德“变善”同样值得鼓励和敬佩。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过而改之,善莫大焉。不知过不知恶则已,知则改之;不知善不知义则已,知则“好”之为之,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能够改邪归正改过自新,也不愧大丈夫呢。

   天大的错误当不得一个悔字和一个改字,不要把任何人看死了。佛教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说,穷凶极恶的“屠夫”都有可能放下屠刀、有机会成德成佛,何况一般人士?佛门广大,儒门更加广大。欢迎越来越多的人“善变”和“变善”,在思想观点以及道德品质各方面不断向善处、高处变来,向儒家变来。

   本文也算是东海对方克立先生及其门下众弟子的期望和勉励吧。他们虽然仍持“马家”立场,却都对儒学作过一定研究,具有一定的儒学修养。只要有勇气跳出利益小圈子,摆脱一时小面子,在文化上认祖归宗,难乎哉不难也,至少不会比一般人士更难。他们认仁归儒以后,还可以把马克思主义的某些优点和长处带入儒门,于个体致良知、于社会“致良制”都大有裨益。2010-7-6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7/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