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在儒家面前,任何异端外道歪理邪说都是有纰漏、站不住脚的。别说异端外道,更别说歪理邪说,即使是儒门中对孔子仁学有所偏离的派别,也有破绽而经不起“儒之大者”的批驳。比如荀子的性恶论就出了偏差,荀子因此只好为儒门中的“别宗”。

   不破不立,不摧邪不能显正,原则上,凡异端外道歪理邪说都应该受到儒家认真严肃、有理有节的批判。(东海说过《我能回答一切问题》:东海以儒学为本位,可以为各种政治、社会、文化、哲学问题提供圆满的答案。)但是实际上做不到,或者说,这是一个长期性、全局性的工作,不是个别儒者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好辩如东海,也未能对各种异端外道歪理邪说及众多反儒言论予以一一摧破。这个“未能”,绝非义理不能,更非不敢----某些学者对马克思主义的谬误有相当认识,但由于种种“非学术性”原因坚持沉默是金,甚至随声附和苟且取容,那就是“不敢”。真儒者不存在这个问题。

   首先是时间精力顾不过来,面对如山似海铺天盖地的异端邪说及反儒“非礼”言论,不能不有所选择或批个大概,就像孟子一样,主要矛头只能针对杨墨;其次是不屑。某些歪理邪说和反儒言论的错误之明显,略有“正知正见”、略懂儒家常识者很容易发现。象柏杨黎鸣那些东西,为之费神,太不值得。有人说:

   “孔孟周游列国跑官要官,骗吃骗喝骗‘束修’,大言欺世。孟子自吹五百年一出的天才,孔子自吹象文王一样伟大,‘天生德于予’、‘匡人其如予何’。吹牛,不就是造自己的谣、撒自己的谎么?他们的共同点是:貌似清高,君主一召,却屁颠屁颠‘不俟驾而行’了。孔子还特假,一方面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以文王继承人自居以圣人自居,一方面又假谦虚说什么‘若圣与仁则吾岂敢’”…

   这段话与黎鸣《孔丘,中国的“白痴”“骗子”之“祖”》的论断可谓异曲同工。东海听罢,除了一笑了之,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愚氓都是自证的。比如有人说:中国文化都是垃圾,大多数称儒家的都是脑残,那么毫无疑问他自己就是个垃圾和脑残;有人说:有人号称能够把儒佛道各家经典都批驳得百孔千疮,那么毫无疑问他自己就是个千疮百孔的东西。对于这些人士,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正如俗话说的:都已经“三七二十八”了,还与之争什么呢。

   (另外,对私下里、酒桌上的幼稚质难,东海大都一笑了之,因为毫无回应的意义,徒滋口舌之争。如果在电视上媒体上,那又有所不同,影响范围不一样,故儒者对最幼稚的质难都应该认真回应,以启蒙民众。)

   可笑的是,反儒者往往弄不清楚不屑和不能的区别,也弄不清楚义理上不能与精力上不能的不同,看到自己大发胡言乱语奇谈怪论而没有异议,没有东海和儒者的回应,就以为自己真理在握、天下无敌了。他们不知道,东海们时间贫困,不愿枉费,自重自贵,不屑理睬。2010-7-5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0/07/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