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沧海一叶集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林键
    一位中国人,因为他的文章他的政治见解被中国政府送进监牢坐了4年的牢,在出狱之后仍然不断的受到独裁中共政权的打压,最后不得不选择逃出中国。这位中国人叫郭庆海,现在在曼谷的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办事处静坐,要求联合国难民署的难民保护。
    他是基于正当理由“有某种政治见解(而遭迫害)的原因留在其本国(中国)之外,并且由于此项畏惧而不愿受中国保护的人。
    郭先生在2009年1月到达曼谷后就向难民署驻泰国办事处申请难民保护,然后那些为难民署工作的职员们质疑郭庆海在2004年9月获释后,在政治权利继续被剥夺并受到严密的监控的情况下能继续在海外媒体上发表大量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同时又质疑郭庆海为何不能提供发表文章的媒体编辑姓名。以及不能说出媒体以支票提供稿费时的签发银行。


   
    虽然郭先生提供了部份媒体的编辑姓名,虽然郭先生也告诉了他们提供那些媒体发稿费的方法,然而对这些为难民署工作的职员来说,这是郭先生的“狡辩”。是不足以证明他受到特别的迫害的,在这些为难民署工作的职员们的思维中,在严密的监控的情况下是无法在海外媒体上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吧,只要能在海外媒体发表文章就足以证明他并不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当然以这种思维,只有直接的投入中国政府的监狱中,只有现在还在坐牢,才算得上是迫害,才能获得难民署的保护,然而在监狱中,是无法到泰国申请难民的,这些在联合国驻泰国办事处的职员们实是在应该丢掉工作的,难民全在监狱中了,那还会到泰国办事处去申请难民,不关掉开着浪费联合国会员的钱。
    按这些职员的思维,《08宪章》的发起人刘晓波在中国可是自由的很,虽然众所周知他在《08宪章》发出去后就被中国政府拘留、逮捕最后是被判了十一年的有期徒刑,连妻子见丈夫一面都难,这总算是严密监控了吧!然而他竟可以发出《我没有敌人》。难民哪里来的难民,驻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办事处的职员作的工作又要到哪里去做。
    也许他们并不真正的理解难民署的职责,并不真正懂得《1951年难民公约》。更不知道难民公约是出于人类的鉴于对迫害的取证相当困难,难民署提倡各国政府对难民甄别采取迅速、灵活和宽容的方法。郭先生的迫害至少在互联网上就可查到他在中国遭迫害的情况,郭先生的文章至少用谷歌也可以找到,宽容的方法到底在哪里?无法查证到底查了没有,只有他们知道。
    我想起了我在申请英国难民问话时,那位英国政府的雇员对我的“反对计划生育”很不满,她不是要我回答怎么反对中国的计划生育,或”为什么反对计划生育?“而是“你不认为计划生育是进步的吗?”是她的眼里,也许”计划生育政策“真的是进步的,以她的视线,跟联合国驻泰国办事处处理郭先生案子的职员,《难民公约》之类充足人类之爱的公约又有什么意义呢,人道保护又那能真正的得以实行呢?
   虽然在问话中我曾表示要投诉她,虽然后来我的那位英国政府提供的法律援助的律师(政府付钱)也代我写信向她的上司投诉她。然而拒绝在我的意料中,而我也一直非法着,虽然非法着,但比起在中国,对我来说已经自由太多太多了。
    当然如果说一个难民个案所能引发的关注,名叫莫萨博-哈桑-优素福(Mosab Hassan Yousef)的巴勒斯坦人绝对是排在第一位,从1997年开始直至2007年以“绿色王子”为代号,向辛贝特提供情报。
    他提供的情报,导致包括哈马斯西岸指挥官易卜拉欣-哈米德(Ibrahim Hamid)在内的大量恐怖分子被抓获,制止了几十起恐怖攻击。
   无数人的生命因他的情报得以挽救,2001年以色列现任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因他提供的情报,免于一次针对性的暗杀。他向以色列提供哈马斯关键人物以及恐怖分子的情报时,
    莫萨博是辛贝特历史上价值最高的情报人员,但他拒绝接受财物,他说,他为以色列提供情报,是基于理想和宗教,只是为了挽救生命。他向以色列提供哈马斯关键人物以及恐怖分子的情报时,只有唯一一个条件——不谁杀害他们,但可以逮捕关押。也许他是哈马斯创建及领导者之一谢赫-哈桑-优素福(Sheikh Hassan Yussef)的儿子,就是这样一位人物,莫萨博在美国申请庇护时,一样的被拒绝、面临驱逐出境,只得上诉。
    是他回到巴勒斯坦没有危险吗?是他不符合难民标准吗?当然不是。只是国土安全局的一些人反对。然而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在许多的媒体都拒绝报道他的案件后,在狐狸新闻报道了,后面的故事大部分人都知道:二十二位共和党议员为他的庇护申请向国士安全局局长写信了。
    以色列议会外交和国防事务委员会主席,以及其他委员会成员为他在1998-2007为以色列国民所作而写感谢证词。
    6月30日他终于获得了美国庇护,从进入法庭到结束只用了十五分钟。各个媒体(包括中国媒体)最做了相关报道。
    三个人一样的难民故事,从7月5日开始,郭庆海先生在曼谷的联合国难民署连续静坐着,他还将继续静坐下去,驻泰国的难民署职员们,你懂得了你的工作了吗?你对你的工作尽职了吗?
    是假装没看到?还是像莫萨博一样受到了其它因素的影响,常任理事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中国没有难民”,只有处理郭庆海先生案子难民署职员才知道!然而我相信,郭庆海先生一定会像莫萨博一样,联合国难民署最后一定会给于公正的处理。
   

此文于2015年04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