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陈维健文集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最近,广东发生了一起群体性的事件,几千民众上街抗议,与警方发生对垒。这起群体抗争,和这些年来的群体事件不同,是事关语言文化的保卫战。这场抗争源于广州市政协以即将举行亚运会为由,提出把该市电视台从粤语改以普通话播音而引起。在这以前政府文化部门铲掉东莞石碣“袁崇焕纪念馆”那句生动反映一代名将热血性格的“掉那妈!顶硬上!”方言,已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
   
   中共执政以来,在推行普通话过程中,地方语言处在消失之中,由于讲普通话在中国带有权力文化的意味,在社会交际过程中有着不言而喻的优势,使中国人从孩子开始起,不仅仅在学校使用普通话,家长们也往往不与孩子用家乡话交流,现在城市的孩子已经基本不会说家乡话了。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中国是一个有着丰富方言的国家,每一个地方的方言,都是和当地的本土文化结合在一起的。比如民歌和地方剧种,一当它赖以存在的方言消失了,它也必然成为无源之水,无米之炊,跟着消亡。50年代统计,中国尚有368个剧种,目前虽还有267个,但大多数处在业余状态,而濒临消失。仅此一例,可见方言消失对文化的危害。粤语是汉语中的姣姣者,这倒并不是要贬低其它方言。粤语代表着岭南文化,岭南文化吸取中原儒、佛、道文化进行创新,孕育出灿烂的思想、文学、音乐流派。历代被贬岭南的官员,如韩愈、刘禹锡、苏轼、秦观等,都对岭南文化产生重要的影响。近代中国民主革命也皆出于岭南,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开启了中国新时代。粤语从语音到词汇保存了最多的古音古语。粤语用字造句十分精炼,常以文言入文,四字成句,其读音铿锵,音韵丰富,如读古诗词,用四声的普通话读来不甚押韵,但用粤语则朗朗上口。广东音乐是中国古典音乐之最,它依情谱声,音域宽广,既缠绵悱恻,又高昂激越,“步步高”、“彩云追月”、“雨打芭蕉”、“平湖秋月”这些精品,百听不厌,发古思之幽情,不因时代变迁而沉落。中共执政后,到地方当官的大多是北方干部,不谙岭南文化,很难展开工作,从而使讲粤语的干部成为实际的领导者,由此,带有中共文化的北方普通话不能在粤地通行,也使广东地区少受了一些中共文化的污染,改革开放至所以能首先在广东搞起来,不是偶然原因,有着其不可忽视的文化因素。
   

   讲粤语,除广东地区以外,香港也是粤语地区,更有散布在世界各国的华埠(中国城),基本以粤语为主。到海外的华人都会有一个感觉,不懂外语,在华人区尚可生存,如果不会粤语那么连华人区也生存不了。在海外粤语有第二外语之称。据统计海内外讲粤语的人有七千八百多万,相当讲德语的人数。所以就国际社会来讲,粤语也是一个大的语种。当年改革开放之初,粤语还一度成为改革者的语言,讲粤语、唱粤语歌成为一种时髦,连节目主持人都带粤语腔。然而时过境迁,广东地区已非昔日可比,京城党官阔少利用父辈的权力资源,一夜暴富,远远地将广东地区靠勤劳智慧致富者抛到了后面,在那些拿腔拿调的红色贵族们眼里,那些讲粤语的老板们,只不过是说鸟语的乡下土财主,因此以势欺人,以京腔压粤语。
   
   从文化的角度来讲,粤语最多地继承中国文化,是相当优秀的语种,当然对于方言我们不能以优劣概之。每一个地方的人都有讲自己家乡话的权利。异乡人听他乡话,不但莫名其妙,还会觉得韵律恶浊,但同乡人听同乡话,不但亲切,表现生动,有些情感和描述还非方言不能表达,不能名之。因此任何人,即使一个政权,都不能借用任何名义去贬低消灭方言。普通话其实也并不普通,它是以满金语音的北方话为基准的,有“金元虏语”之说,与中华民国蔡元培主持定下的以南京、扬州下江话为音韵的“国语”不同,迁政台湾的国民政府,现在所讲的国语仍是带南方口音的国语,从语音上来说也是一种南北对峙。普通话对于汉语来说是一种外来语的变种,经中共权力的钦定,成为中国的官方和教育用语,考虑到中国北方地区胡汉混血,多数人操普通话的北方语音,也无可厚非,但并不因此一定弃绝方言,以普通话独步中国,就像海外华人,在社会交际场合,说主流社会的英语、法语、德语等,在自己家里讲中文讲家乡话,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中共是一个仇视中国传统文化的外来的马列政党,凡是和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东西都视为寇仇,六十年来的统治,中国传统文化已基本给中共荡平。中共对粤语所发出的威胁,让我们很自然想到中国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化,中共对汉文化都如此不屑一顾,对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化当然更加不足惜了。中共在西藏新疆对藏语和维语的政策,使藏语和维语处于边缘和灭绝状态,这是西藏和新疆问题的一个重要焦点。中共在国际事务中常常强调中国的国情和民族的特殊性,那么为什么中国方言区和少数民族不可以强调区域文化的特殊性呢,为什么非要偌大的一个中国,统一在普通话之下,对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非除之而不可?
   
   中共在城市化过程中,已经把中国从南到北的城市都建成毫无地方特色,像从一个模版里套出来一样的城市。现在又借助推广普通话,要使中国人,地不分男北,人不分进行老幼,都说一样的普通话。一元化、标准化,是中共专制文化本质之所在,只要是专制,就不能容忍多样性。堂堂四千年中国精妙丰富的文化被中共糟蹋灭绝。广东民众发起的粤语文化保卫战,也是中国文化生存的保卫战。
(2010/07/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