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槟郎文集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槟郎
     
     家园毁了还可以重建
     人也都有年老寿尽的死

     而你的花季,我的甜甜小妹
     在那死神肆虐的时刻
     把我推向罪责而平凡的生
     却使自己掉入那汹涌的旋流
     你的芳魂随洪涛梦归何处
     
     甜甜小妹,随你凄美的
     二十九岁的生命而崩毁的堤坝
     向走投无路的的水流敞开了
     方圆百里的圩区的村庄和农田
     蜿蜒的圩河本如美丽的绸带
     而今溢出一片汪洋的泽国
     水面上掠过成群的白鹭
     你是哪一只泣鸣灾区的精卫
     
     对你的过去也有些影子
     这次却震撼我卑微的灵魂
     细雨大堤上的乡村美女
     连衣裙紧裹着的丰满而苗条
     拦住了假期访高中同学的浪人
     红着脸问是南京的槟郎哥吗
     喊出的甜甜小妹分明带着苦涩
     已知你的丈夫因敲诈衙门的罪名
     据说正常地激动死于精神病院
     你从此与哥嫂一家照顾娘亲
     
     那晚的家乡菜和酒都醉人
     最醉人的是全家宠爱的小妹
     竟突然眼中只有一个外人
     频频地对我添菜又敬酒
     为我打水送衣又陪聊到半夜
     直到村官砸开门入室征调民工
     你主动代我残疾的同学出征
     他们竟以女不如男索要补工费
     直到我请缨补上才悻悻而去
     我们俩的组合汇入次日的护堤
     
     几天在雨中合抬着土筐
     你默认了挂绳尽量靠近我这边
     河水与官员一样的无情的脸
     劳工们服帖地被指使着流苦汗
     终于洪水无情地逼近了坡顶
     骄横的官员突然全部失了踪影
     你这个前妇女主任临乱站出指挥
     分出人员巡视河堤堵住管涌
     又联系县防总发动圩区大撤离
     
     民工全部解散回家撤离了
     只有你组织起来的突击队在坚守
     那天中午队员们正在吃中饭
     我陪着你再一次地巡查着坡沿
     我的脚后面突然冒水并迅速扩大
     你猛地推开我而自己跳进豁口
     边叫我快去通知队员赶过来抢险
     我领着队员们半路听到了巨响
     你被澎湃的激流消没于远方
     
     除了你都平安地撤走了
     在一个小土岗上支起帐篷
     随着救济品而来的省报记者
     津津有味地摄录着乡府官员的
     感谢某某与情绪稳定的废话
     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你
     他的打手弹压着乡亲的不满
     你的母亲和嫂子默默叹息
     可是你的哥哥拽住了我的冲动
     
     你的花季,我的甜甜小妹
     我终于确定了用我的诗
     而不需充彻谎言的喉舌玷污你
     在我和乡亲们胸中的烈士
     也会随着我们的死消失
     我的笨拙的诗歌能带着你永恒吗
     人类算什么,地球也终会毁灭
     但你信仰的真神超越一切
     你甜甜的笑绽放在他的天国里
      2010-07-14
(2010/07/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