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槟郎文集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槟郎
     
     家园毁了还可以重建
     人也都有年老寿尽的死

     而你的花季,我的甜甜小妹
     在那死神肆虐的时刻
     把我推向罪责而平凡的生
     却使自己掉入那汹涌的旋流
     你的芳魂随洪涛梦归何处
     
     甜甜小妹,随你凄美的
     二十九岁的生命而崩毁的堤坝
     向走投无路的的水流敞开了
     方圆百里的圩区的村庄和农田
     蜿蜒的圩河本如美丽的绸带
     而今溢出一片汪洋的泽国
     水面上掠过成群的白鹭
     你是哪一只泣鸣灾区的精卫
     
     对你的过去也有些影子
     这次却震撼我卑微的灵魂
     细雨大堤上的乡村美女
     连衣裙紧裹着的丰满而苗条
     拦住了假期访高中同学的浪人
     红着脸问是南京的槟郎哥吗
     喊出的甜甜小妹分明带着苦涩
     已知你的丈夫因敲诈衙门的罪名
     据说正常地激动死于精神病院
     你从此与哥嫂一家照顾娘亲
     
     那晚的家乡菜和酒都醉人
     最醉人的是全家宠爱的小妹
     竟突然眼中只有一个外人
     频频地对我添菜又敬酒
     为我打水送衣又陪聊到半夜
     直到村官砸开门入室征调民工
     你主动代我残疾的同学出征
     他们竟以女不如男索要补工费
     直到我请缨补上才悻悻而去
     我们俩的组合汇入次日的护堤
     
     几天在雨中合抬着土筐
     你默认了挂绳尽量靠近我这边
     河水与官员一样的无情的脸
     劳工们服帖地被指使着流苦汗
     终于洪水无情地逼近了坡顶
     骄横的官员突然全部失了踪影
     你这个前妇女主任临乱站出指挥
     分出人员巡视河堤堵住管涌
     又联系县防总发动圩区大撤离
     
     民工全部解散回家撤离了
     只有你组织起来的突击队在坚守
     那天中午队员们正在吃中饭
     我陪着你再一次地巡查着坡沿
     我的脚后面突然冒水并迅速扩大
     你猛地推开我而自己跳进豁口
     边叫我快去通知队员赶过来抢险
     我领着队员们半路听到了巨响
     你被澎湃的激流消没于远方
     
     除了你都平安地撤走了
     在一个小土岗上支起帐篷
     随着救济品而来的省报记者
     津津有味地摄录着乡府官员的
     感谢某某与情绪稳定的废话
     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你
     他的打手弹压着乡亲的不满
     你的母亲和嫂子默默叹息
     可是你的哥哥拽住了我的冲动
     
     你的花季,我的甜甜小妹
     我终于确定了用我的诗
     而不需充彻谎言的喉舌玷污你
     在我和乡亲们胸中的烈士
     也会随着我们的死消失
     我的笨拙的诗歌能带着你永恒吗
     人类算什么,地球也终会毁灭
     但你信仰的真神超越一切
     你甜甜的笑绽放在他的天国里
      2010-07-14
(2010/07/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