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学生被劳教]
槟郎文集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学生被劳教

   我的学生被劳教
     槟郎
     
     暑假里安排我函授辅导
     面向中小学教师的专升本

     学员里竟有我的一个学生
     小陈亲切地叫了我一声老班
     想到一晃已经七年过去了
     我兴奋地打听同学们的情形
     
     我初进高校的头届班主任
     全班的大多数同学如今很好
     但当小陈被我问到学习委员
     他突然哽咽得长久不出声
     课后我们坐进了附近的茶楼
     成绩最好的同学如今在劳教
     
     王晨毕业后分到一所镇中学
     很快被一个女同事竭力纠缠
     他教书同时也在认真准备考研
     要知道大专生一试成功实在难
     但校方为稳定师资只许考一次
     后来他们的恋爱也发生危机
     
     他瞒着单位二次考研成功
     在别处开的考研的单位证明
     研究生院来函先调动人事档案
     却被女友做镇长的父亲作梗
     小陈只当她是校图书室的职工
     交往长了发现有遗传性精神病
     
     小陈继续介绍学习委员情况
     确定女友有精神病后立即断交
     被镇长作梗考研未能最终录取
     他与几个同事喝酒时醉骂镇长
     第三天便被镇派出所来人抓去
     然后就被强送去四年的劳教
     
     三天的函授辅导课结束后
     小陈陪我去北方的劳教所探看
     我们坐公交车到达里河洼地
     步行到一个水洼区的农业中队
     管教干部听了我的身份很客气
     正在割稻的王晨被喊进接见室
     
     几年未见的王晨变得高大了
     劳教几年使他变得结实而黝黑
     他吃惊地看到我又害羞地低头
     说什么辜负了槟郎老师的期望
     他还有一年多才能劳教期满
     每天的定额农业劳动都很繁重
     
     回来的路上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对小陈谈起了电影桃李劫
     那是三十年代的左翼作品
     好学生怎样被黑暗的社会吞噬
     劳教不经法庭审判辩护而执行
     苏联亡了,遗产还在中国生根
      2010-07-08
     
(2010/07/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