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学生被劳教]
槟郎文集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学生被劳教

   我的学生被劳教
     槟郎
     
     暑假里安排我函授辅导
     面向中小学教师的专升本

     学员里竟有我的一个学生
     小陈亲切地叫了我一声老班
     想到一晃已经七年过去了
     我兴奋地打听同学们的情形
     
     我初进高校的头届班主任
     全班的大多数同学如今很好
     但当小陈被我问到学习委员
     他突然哽咽得长久不出声
     课后我们坐进了附近的茶楼
     成绩最好的同学如今在劳教
     
     王晨毕业后分到一所镇中学
     很快被一个女同事竭力纠缠
     他教书同时也在认真准备考研
     要知道大专生一试成功实在难
     但校方为稳定师资只许考一次
     后来他们的恋爱也发生危机
     
     他瞒着单位二次考研成功
     在别处开的考研的单位证明
     研究生院来函先调动人事档案
     却被女友做镇长的父亲作梗
     小陈只当她是校图书室的职工
     交往长了发现有遗传性精神病
     
     小陈继续介绍学习委员情况
     确定女友有精神病后立即断交
     被镇长作梗考研未能最终录取
     他与几个同事喝酒时醉骂镇长
     第三天便被镇派出所来人抓去
     然后就被强送去四年的劳教
     
     三天的函授辅导课结束后
     小陈陪我去北方的劳教所探看
     我们坐公交车到达里河洼地
     步行到一个水洼区的农业中队
     管教干部听了我的身份很客气
     正在割稻的王晨被喊进接见室
     
     几年未见的王晨变得高大了
     劳教几年使他变得结实而黝黑
     他吃惊地看到我又害羞地低头
     说什么辜负了槟郎老师的期望
     他还有一年多才能劳教期满
     每天的定额农业劳动都很繁重
     
     回来的路上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对小陈谈起了电影桃李劫
     那是三十年代的左翼作品
     好学生怎样被黑暗的社会吞噬
     劳教不经法庭审判辩护而执行
     苏联亡了,遗产还在中国生根
      2010-07-08
     
(2010/07/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