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学生被劳教]
槟郎文集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学生被劳教

   我的学生被劳教
     槟郎
     
     暑假里安排我函授辅导
     面向中小学教师的专升本

     学员里竟有我的一个学生
     小陈亲切地叫了我一声老班
     想到一晃已经七年过去了
     我兴奋地打听同学们的情形
     
     我初进高校的头届班主任
     全班的大多数同学如今很好
     但当小陈被我问到学习委员
     他突然哽咽得长久不出声
     课后我们坐进了附近的茶楼
     成绩最好的同学如今在劳教
     
     王晨毕业后分到一所镇中学
     很快被一个女同事竭力纠缠
     他教书同时也在认真准备考研
     要知道大专生一试成功实在难
     但校方为稳定师资只许考一次
     后来他们的恋爱也发生危机
     
     他瞒着单位二次考研成功
     在别处开的考研的单位证明
     研究生院来函先调动人事档案
     却被女友做镇长的父亲作梗
     小陈只当她是校图书室的职工
     交往长了发现有遗传性精神病
     
     小陈继续介绍学习委员情况
     确定女友有精神病后立即断交
     被镇长作梗考研未能最终录取
     他与几个同事喝酒时醉骂镇长
     第三天便被镇派出所来人抓去
     然后就被强送去四年的劳教
     
     三天的函授辅导课结束后
     小陈陪我去北方的劳教所探看
     我们坐公交车到达里河洼地
     步行到一个水洼区的农业中队
     管教干部听了我的身份很客气
     正在割稻的王晨被喊进接见室
     
     几年未见的王晨变得高大了
     劳教几年使他变得结实而黝黑
     他吃惊地看到我又害羞地低头
     说什么辜负了槟郎老师的期望
     他还有一年多才能劳教期满
     每天的定额农业劳动都很繁重
     
     回来的路上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对小陈谈起了电影桃李劫
     那是三十年代的左翼作品
     好学生怎样被黑暗的社会吞噬
     劳教不经法庭审判辩护而执行
     苏联亡了,遗产还在中国生根
      2010-07-08
     
(2010/07/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