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六十岁后出家]
槟郎文集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岁后出家

   六十岁后出家
     槟郎
     
     还要过漫长的十多年
     我可以退休,将流尽血汗

     仅得谋生和还贷的日子
     做一个长叹一声的终结
     那时起,我可以找一座庙宇
     超脱茫茫的苦难凡尘
     以属灵的方式打发即逝的余生
     
     等待六十岁后正好退休
     为这个悲凉的社会已经尽责
     职业的机会让给下一代
     忙碌而又贫贱的劳作总有尽头
     终于可以不再形而下地活着
     应该做些坦然受邀死神的准备
     
     为什么今天不能拂袖而去
     人世的责任还不能了结
     总得自己养活自己吧
     总得为社会做些实在的贡献吧
     要紧是老婆的养老金还得积累
     可爱的儿子还没有养育成人
     
     到那时我可以换一种活法
     很少的退休金也是残生的保证
     房贷要断供就请没收吧
     将儿子学有所成地交给美国
     老婆交给儿子带去洛杉矶
     我愿隐居在故土山林中的佛寺
     超度我同胞的许多不幸亡灵
     
     出家后我绝不再问凡尘
     对这个苦难社会的抗议有啥用
     家园被入侵者蛮横地拆毁
     跳楼自焚的抗议反被精英们齿冷
     总有武装到牙齿的专政机器
     追逐刁民如老鹰肆意玩弄小鸡
     我已经为此写了太多的文字
     总是很快在网络里消失得无影
     
     我并不是虔诚相信佛教
     我必须有摆脱人世的方式
     比一般的所谓隐居还要彻底
     偶像的同宗前辈李贽给我启示
     刮去受之父母的万千头发丝
     披上人间衣服最美款式的袈裟
     只当这个世界已经被我提前遗弃
      2010-07-03
(2010/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