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声援陈玉莲]
槟郎文集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陈玉莲

   声援陈玉莲
     槟郎
     
     请你有良知的中国人
     那些要去湖北武汉的人

     务必带去我对陈玉莲的慰问
     天朝人民苦难的一个象征
     她被省委的便衣们打了
     伤痕累累地躺在医院呻吟
     
     陈玉莲在省府大院被打
     充分说明了中国的五千年
     向老爷们喊冤的传统的终结
     说明当下的天朝信访制度
     不过是官方的钓鱼伎俩
     盖世太保的拳脚早已发痒
     
     陈玉莲,瘦骨嶙峋的
     中国可敬的一位老妇人
     我愿奉献三流诗人的敬意
     对武装凶手给予最恶毒诅咒
     你的伤是为劳苦民众受的
     你这样的人会蒙受天恩
     
     听说还是厅官诰命夫人
     你最该打耳光的是你丈夫
     身为维稳办大吏,他是
     在维稳还是在武装破坏安定
     你不计富贵而简朴如农妇
     替悲哭无告的冤民挡了暴行
     
     湖北省委是不是一级官府
     它也分明操控着封疆的公权
     可是警察前有人民限定呀
     人民警察如此任意残害人民
     这是权力极端失控之一例
     足以捅破盛世和谐的窗户纸
     
     天朝湖北诸侯国怎么啦
     高莺莺冤死案至今未昭雪
     抗奸的邓玉娇已经被清零
     到天子脚下抢记者的录音笔
     又在官府前伏兵对付民众
     我不禁为湖北人民悲哀痛哭
     
     没有冤屈谁愿颠簸流离
     冤屈能解决谁不愿呆在家里
     官员治省无方该谢罪国人
     却对公正诉求反加血腥镇压
     古代官衙前设鼓给人催击
     而今官府前只有拳脚狠似铁
     
     请你有良知的中国人
     务必带去我对陈玉莲的慰问
     她被省委的便衣们打了
     天朝人民苦难的一个象征
     替悲哭无告的人民挡了暴行
     伤痕累累地躺在医院呻吟
      2010-07-22
(2010/07/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