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那年巢湖抗洪]
槟郎文集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年巢湖抗洪

   那年巢湖抗洪
     槟郎
     
     偌大的国土多灾多难
     民族的生存意志屡遭磨练

     今年南方的水灾牵忧我心
     终究能顽强地人定胜天
     倒使我想起九一年的大水
     我参加了第一线的抗灾会战
     
     那年初夏的雨水特别多
     激流奔腾地顺河道汇入巢湖
     监狱工厂接到当地政府的求援
     西炮营附近的河堤归我们管
     汽车将职工和工具抛到了原野
     我们挖挑泥土加固着河埂
     
     在远处的荒田里用锹挖土
     肩挑土筐蹒跚地爬上坡顶
     我这个农家娃倒不在乎体力
     同事们累得一个个长吁短叹
     终于完成了半天预定任务
     领导也决定第二天动用劳改犯
     
     大队人马在天黑之前撤走
     我和一个同事留下巡视河埂
     发现异常可用对讲机向厂部报信
     同事离开去买来西瓜和盒饭
     我们在蛙声如潮的水岸警惕水情
     直到半夜单位派人来接替轮换
     
     第二天抗洪的情景轰动巢城
     许多中队的犯人全部出动
     我们狱警近处管理自己的人马
     大批武警荷枪实弹地在远处执勤
     犯人们特别珍惜特殊改造机会
     从不缺少的体力劳动效果非凡
     
     那天的西炮营河堤彩旗招展
     狱警和武警看护下的劳动纷繁
     狂风细雨里大堤被超额加宽加高
     乐得巢湖防总的官员笑嘻开颜
     监狱领导奖励劳动者用白酒御寒
     归来时已有许多犯人酩酊大醉瘫
     
     单位的防洪任务被一天完成
     我所在建筑队的挖土方仍在进行
     便有源源不断的卡车开进工地
     将犯人装车的土石运到巢湖城
     中午下班时我乘上一辆防洪运土车
     亲眼目睹的景象如今还感到震撼
     
     卡车将我带到巢城西门附近
     两米多高的土袋堰围成了长城
     运来的泥土立即被装袋压在堰上
     一支精干抗洪队伍全都是农民
     堰外茫茫水中的房子已没过门顶
     而城里一如既往地和平繁荣
      2010-7-2
     
(2010/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