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黩武的风景]
槟郎文集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黩武的风景

   黩武的风景
     槟郎
     
     又是官兵出现在地震灾区
     又是官兵活跃在抗洪前线

     当人民只是被动的被拯救者
     害得吃饷持枪的人不务正业
     国之基础的民众总是无名
     我看这绝对不是正常的风景
     
     看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明
     当衡量最广大民众的自治力
     否则官员彻底腐塌了怎么办
     如崇祯皇帝上煤山前的情形
     否则军队全被吴三桂带跑了
     民众就成为任外敌践踏的沙滩
     
     兵者,凶器是它的绝对本质
     它是暴力的国家强制机器
     兼有对外和对内双向的武功
     经常拿出来救灾也绝不能掩饰
     人不同于神在于会犯罪过
     用兵不慎是国家与人民之祸
     
     且不说历史上造成的灾难
     君不见与救灾同样的武装
     也出现在违法强拆的现场
     橄榄绿们深入每家每户逐人
     盾牌和橡皮棒下房主在呻吟
     人民安居的家园转眼化为灰烬
     
     君不见网上广为流传的照片
     少女泣坐在蛮横的盾牌阵前
     被工厂污染得无法生存的民众
     怨气被人民子弟兵暴力压制
     官员贪赃枉法引发社会不满
     便肆意招来武装大兵报复社会
     
     当国内民众总是默默地无名
     任由代表们随意激活凶器之兵
     今天它能做好事感动老百姓
     同样它也做着坏事伤害民众
     现在它还根本无力出国扬威
     明天也可能如二战时期的日本
     
     治国之道在尽可能少用兵
     朝廷应多促成民众自治功能
     抗震救灾协助民众自救互救
     不说人民内部矛盾何须动兵
     就是官民矛盾也不能杀气腾腾
     治国的本务使人民安居乐业
     为而成又似无为才是最高境界
     
     为什么笨拙地写黩武的风景
     有时连自己也担心引火烧身
     同事也骂我不务正业上职称
     只因为我住在自己的真正祖国
     我们李家是尧时皋陶的后裔
     在这片国土上已生根了五千年
      2010-7-20
(2010/07/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