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最后的山寨美女]
槟郎文集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山寨美女

   最后的山寨美女
     槟郎
     
     山寨的最后一位美女
     哭泣在漂泊的浪人面前

     我曾目睹过最公平的选美
     谁不信服自己爱花魁的眼睛
     而今家园和它的选美史终结了
     也不过是自然进化中的浪花
     但我必须无畏地拿起笔
     留给后人关于它最后的传奇
     
     传说远古的黄帝南征
     他的小孙子却与蛮族结盟
     老祖父无奈中拂袖北还
     他的一支后裔就地化为山民
     几千年后山寨出现过一位奇人
     曾经跟着梁启超游历日美
     当老师病逝于清华园的故纸堆
     学生却回乡兴起了立宪运动
     影响着现在的村级民主
     
     当我漫游到南方的山区
     惊异地发现遍地新植按树
     只有这里仍葆有原始的森林
     热心当导游的头人的女儿介绍
     官府勾结跨国造纸公司
     放火将山区烧得寸草无存
     再种上供造纸速生速伐的祸根
     致使生态严重破坏旱雨皆灾
     唯有他父亲坚决拒绝执行
     
     山寨果敢地躲过桉树劫
     更大灾难却导致它的毁灭
     科学家出卖了好客的主人
     自治区官员立即跑出国招商
     拆迁和围墙圈占同时进行
     就在最后一次选美会的次日
     撤离派和坚守派在寨议会争论
     最终的全民公决悲壮而隆重
     头人终于答应护村队长的求婚
     
     山寨史的末日终于到来
     军警公安与城管联合奇袭
     推土机和火药清理出进山路
     护村队被瓦斯和皮棍放倒
     巧妙绑架城管的队长被击毙
     山寨美女昏倒在未婚夫的身边
     接着入室连人带物都押上车
     浩浩荡荡地凯旋在子夜
     最前面的卡车撞倒黑影而过
     发现是失踪的头人的尸体
     
     山寨的最后一位美女
     哭泣在漂泊的浪人面前
     请她带我去河谷的新家园
     她说出院时的誓言不能改变
     但愿意陪我去看看山寨的原址
     一座新兴矿厂冒着滚滚浓烟
     刺鼻的工业废水流向河谷
     我问她对未来有怎样的打算
     说迁葬父亲到黄陵并终生陪伴
      2010-07-19
(2010/07/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