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最后的山寨美女]
槟郎文集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山寨美女

   最后的山寨美女
     槟郎
     
     山寨的最后一位美女
     哭泣在漂泊的浪人面前

     我曾目睹过最公平的选美
     谁不信服自己爱花魁的眼睛
     而今家园和它的选美史终结了
     也不过是自然进化中的浪花
     但我必须无畏地拿起笔
     留给后人关于它最后的传奇
     
     传说远古的黄帝南征
     他的小孙子却与蛮族结盟
     老祖父无奈中拂袖北还
     他的一支后裔就地化为山民
     几千年后山寨出现过一位奇人
     曾经跟着梁启超游历日美
     当老师病逝于清华园的故纸堆
     学生却回乡兴起了立宪运动
     影响着现在的村级民主
     
     当我漫游到南方的山区
     惊异地发现遍地新植按树
     只有这里仍葆有原始的森林
     热心当导游的头人的女儿介绍
     官府勾结跨国造纸公司
     放火将山区烧得寸草无存
     再种上供造纸速生速伐的祸根
     致使生态严重破坏旱雨皆灾
     唯有他父亲坚决拒绝执行
     
     山寨果敢地躲过桉树劫
     更大灾难却导致它的毁灭
     科学家出卖了好客的主人
     自治区官员立即跑出国招商
     拆迁和围墙圈占同时进行
     就在最后一次选美会的次日
     撤离派和坚守派在寨议会争论
     最终的全民公决悲壮而隆重
     头人终于答应护村队长的求婚
     
     山寨史的末日终于到来
     军警公安与城管联合奇袭
     推土机和火药清理出进山路
     护村队被瓦斯和皮棍放倒
     巧妙绑架城管的队长被击毙
     山寨美女昏倒在未婚夫的身边
     接着入室连人带物都押上车
     浩浩荡荡地凯旋在子夜
     最前面的卡车撞倒黑影而过
     发现是失踪的头人的尸体
     
     山寨的最后一位美女
     哭泣在漂泊的浪人面前
     请她带我去河谷的新家园
     她说出院时的誓言不能改变
     但愿意陪我去看看山寨的原址
     一座新兴矿厂冒着滚滚浓烟
     刺鼻的工业废水流向河谷
     我问她对未来有怎样的打算
     说迁葬父亲到黄陵并终生陪伴
      2010-07-19
(2010/07/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