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鬼子进黄海了]
槟郎文集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鬼子进黄海了

   鬼子进黄海了
     槟郎
     
     写下这一句话
     会有冲锋枪和镣铐等着我

     判我一个造谣或诽谤罪吗
     我得进行一番语义分析
     这年头说话要小心跨国追捕
     鬼子进黄海了,我得承担责任
     主谓语明确,但宾语含糊
     
     鬼子,曾经兴盛于
      20世纪前中期的汉语流行词
     如今很少用了,诗歌可以借用
     以求陌生化的艺术效果
     再说旧词可能会重新流行呢
     指权力话语的外国敌兵
     大陆的朝鲜战争里的鬼子
     对于宝岛同胞来说却是友军
     
     美国在半个世纪后
     首次压重兵于黄海凶器出鞘
     这是某方抗议不能消除的事实
     至于进黄海了后会怎样
     未来难以预测,对于本诗
     只是提供具体场景外的氛围
     以下纯粹假语村言,预先声明
     
     风传鬼子进黄海了
     官员往哪里逃最安全,当然
     是鬼子的后院,那里老婆孩子
     早拥豪宅巨款,只是还想捞一笔
     为保命只好提前放过屁民
     早备好的外国护照也会管用
     再就是准备好白旗以迎王师吧
     
     以下人的快乐各有细因
     不用担心房子祖坟被人扒了
     这比过去鬼子进村还狠毒一万倍
     不用担心去衙门前转悠被劳教
     被关进疯人院被喝凉水死
     不要担心跨省追捕诽谤衙门罪
     不用担心古老的村庄和土地
     被武装的混成旅扛着红旗夺毁
     
     鬼子进黄海了,坏事呵
     还是好事,这是个复杂的问题
     所谓祸福相依,压才会弹
     既然大多数人都感到沉重的压抑
     会在无用的愤激后昏沉死
     便可把它当做一个改变的契机
     最后突然想到就以上的情况
     仅仅鬼子进黄海了可能还不行
      2010-07-18
(2010/07/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