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鬼子进黄海了]
槟郎文集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鬼子进黄海了

   鬼子进黄海了
     槟郎
     
     写下这一句话
     会有冲锋枪和镣铐等着我

     判我一个造谣或诽谤罪吗
     我得进行一番语义分析
     这年头说话要小心跨国追捕
     鬼子进黄海了,我得承担责任
     主谓语明确,但宾语含糊
     
     鬼子,曾经兴盛于
      20世纪前中期的汉语流行词
     如今很少用了,诗歌可以借用
     以求陌生化的艺术效果
     再说旧词可能会重新流行呢
     指权力话语的外国敌兵
     大陆的朝鲜战争里的鬼子
     对于宝岛同胞来说却是友军
     
     美国在半个世纪后
     首次压重兵于黄海凶器出鞘
     这是某方抗议不能消除的事实
     至于进黄海了后会怎样
     未来难以预测,对于本诗
     只是提供具体场景外的氛围
     以下纯粹假语村言,预先声明
     
     风传鬼子进黄海了
     官员往哪里逃最安全,当然
     是鬼子的后院,那里老婆孩子
     早拥豪宅巨款,只是还想捞一笔
     为保命只好提前放过屁民
     早备好的外国护照也会管用
     再就是准备好白旗以迎王师吧
     
     以下人的快乐各有细因
     不用担心房子祖坟被人扒了
     这比过去鬼子进村还狠毒一万倍
     不用担心去衙门前转悠被劳教
     被关进疯人院被喝凉水死
     不要担心跨省追捕诽谤衙门罪
     不用担心古老的村庄和土地
     被武装的混成旅扛着红旗夺毁
     
     鬼子进黄海了,坏事呵
     还是好事,这是个复杂的问题
     所谓祸福相依,压才会弹
     既然大多数人都感到沉重的压抑
     会在无用的愤激后昏沉死
     便可把它当做一个改变的契机
     最后突然想到就以上的情况
     仅仅鬼子进黄海了可能还不行
      2010-07-18
(2010/07/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