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鬼子进黄海了]
槟郎文集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鬼子进黄海了

   鬼子进黄海了
     槟郎
     
     写下这一句话
     会有冲锋枪和镣铐等着我

     判我一个造谣或诽谤罪吗
     我得进行一番语义分析
     这年头说话要小心跨国追捕
     鬼子进黄海了,我得承担责任
     主谓语明确,但宾语含糊
     
     鬼子,曾经兴盛于
      20世纪前中期的汉语流行词
     如今很少用了,诗歌可以借用
     以求陌生化的艺术效果
     再说旧词可能会重新流行呢
     指权力话语的外国敌兵
     大陆的朝鲜战争里的鬼子
     对于宝岛同胞来说却是友军
     
     美国在半个世纪后
     首次压重兵于黄海凶器出鞘
     这是某方抗议不能消除的事实
     至于进黄海了后会怎样
     未来难以预测,对于本诗
     只是提供具体场景外的氛围
     以下纯粹假语村言,预先声明
     
     风传鬼子进黄海了
     官员往哪里逃最安全,当然
     是鬼子的后院,那里老婆孩子
     早拥豪宅巨款,只是还想捞一笔
     为保命只好提前放过屁民
     早备好的外国护照也会管用
     再就是准备好白旗以迎王师吧
     
     以下人的快乐各有细因
     不用担心房子祖坟被人扒了
     这比过去鬼子进村还狠毒一万倍
     不用担心去衙门前转悠被劳教
     被关进疯人院被喝凉水死
     不要担心跨省追捕诽谤衙门罪
     不用担心古老的村庄和土地
     被武装的混成旅扛着红旗夺毁
     
     鬼子进黄海了,坏事呵
     还是好事,这是个复杂的问题
     所谓祸福相依,压才会弹
     既然大多数人都感到沉重的压抑
     会在无用的愤激后昏沉死
     便可把它当做一个改变的契机
     最后突然想到就以上的情况
     仅仅鬼子进黄海了可能还不行
      2010-07-18
(2010/07/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