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艾鸽六四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6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6回:村姑被拐骇人听闻 少女逃生赤裸求救
   
    自由苑:漂泊命
   
    何人泣野?闻之知劫。
    一身娇瓣,两栖日月。
    路人无不叹息,
    可怜宿风悲切。
    春色拖过,一抹伤痕欲绝。
    更有那白眼恨别。
   
    (生灵:光)
    炎凉的烟霖常年笼罩着这山之国。省内山之多,不胜枚数。悬着云堆,这山呼那山闻。见面却要走上一两天。山中多栈道,有的就是铁索一条,系着腰身,滑翔而过。信息不通,村民们孤陋寡闻。对外又深以为罕,特别是一些村姑们以为跳出这沟沟坎坎,就能享福。一些外来的人贩子,有机可乘,就大做起倒卖妇女的生意。以帮找工作为名,将之骗出,一路暴虐,后又拐卖给河南、山东等地的穷汉做老婆。有些还成批拐卖“批发兼零售”。牟取暴利。我闻讯后来山道探秘,了解了不少第一手材料。
   
    一天, 在返县城的途中,忽见一女子在路边赤身乞讨。她年龄也不过十六、七岁,却身无片缕。那无可奈何的眼神,包含着无语的辛酸。她的眸子是苦水中捞起的珍珠,虽然莹润,却没有逸波。一侧两个粗鄙之人正在那里调戏她。一个面露垂涎之意:“捡回去洗一洗做老婆如何?”另一个摇头咂嘴:“瞧她一身的污浊,那里洗得干净!除非在河里泡上三五天。”我见状忙把外衣脱下来给她遮挡女性身体的重要部位。外衣里有150元钱和记者证,我把记者证收好,钱就留给她了。那俩男人觉得无趣便走开了。我觉得那女孩行动还是不方便。可我如果把长裤也送她,那我穿着短裤如何回县城?于是,我躲到一无人的僻静之处,把短裤解下来,自己只穿长裤。回到女孩那里,把短裤递给她:“快穿上,别让人笑话你!”并背过脸去让她方便。
   
    女孩子受窘多时,方有笑容。她不好意思地:“是你的裤子吧?你给了我,你会不舒服的。”我便道:“我不舒服,但我可以忍受。可我不希望你落人耻笑。”
    她泪眼模糊:“我其实也能忍受,都流落街头了,还要脸干吗?”
    我目视着她:“不。你还那么年轻,必须把脸捡起来。”
    “从哪里捡起来?”
    “从街头捡起来。”
    她泪落了下来。
    我又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流落到此?”她敛容低首,长嘘短吁,泪眼沮丧,悲悲切切。原来,她果然是被人贩子拐卖过的,好不容易半途赤身逃脱。家在哪里,也说不明白,只知叫大箐沟。看她很虚弱,估计已经几天没吃没睡了,我就堵下一辆马车,让车夫载她到当地乡卫生院。车夫一开始不想载,见我出示了记者证,只好点头答应。马车上有一些货,刚够她坐下。我对车夫说:“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约二十多分钟,我赶到卫生院,见那女孩萎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一院长模样的人正在破口大骂:“你丫别在这里挺尸了好不好?别说你没有钱,你就是有钱,也不会给你看!瞧你这身脏肉,别沾污了我们白衣天使的地盘!还不快滚!”我就当着众人,向他出示了记者证,厉声道:“你必须救她!否则,我现在就给你们县长打电话,若县里不管。我就告到省里,省里不管,我就告到中央,中央不管,我就告到联合国去!”那院长大夫一听傻了,便换了一种口吻:“记者同志,别生气!我刚才那话,纯粹是逗她玩的。救死扶伤,是革命的人道主义嘛。别说她还那么年青,她就是老太婆只要还剩一口气,我们也要救的嘛!”接着,他便指挥护士开始给那女孩子输液。我又用卫生院的坐机,给当地公安部门及民政部门打了电话,请他们联合关注和破案。方放心离去。
   
    我急匆匆到了长途汽车站才知,由于山洪暴发,交通中断,正在组织民工抢修道路,回县城的汽车明天才能出发。可我已经身无分文,换洗衣物和钱包都寄放在县委招待所,如何是好?我因为忙,也是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里的肠胃们正联合提出抗议。说我不顾它们的疲软。我心想:今生今世料定要体验做一次乞丐了!我是搞创作出身的,可体验做乞丐还真没想过。不管如何,眼下很现实是要乞讨了,否则无法安慰亲爱的肚皮。刚救活一个乞丐,没想到自己也沦为乞丐了。
   
    拿出记者证到餐馆里,让人施舍一顿,自然是可能的。但那太掉价了,绝对不行。咱做乞丐也得做得文雅一点,体面一点,好看一点。可今晚天下注定是不会掉下馅饼来的!有人在我身边走过,有的提着点心,有的提着水果,有的提着香肠,有的提着烧鸡。我也只能闻闻香味,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无法开口。心想,就我这死活不肯开口,饿死也怨不得谁。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好不容易见到一老汉推着板车在卖西瓜。这西瓜既能解渴又能充饥,真是绝物。我轻轻抚摸着西瓜,就象抚摸着女朋友的脸蛋,那么迷人,那么光滑,那么秀色可餐。忽听得老汉喝道:“我的瓜又香又甜!”我急中生智:“不甜不要钱!”他眼睛一直:“是的,不甜不要钱!”他接着拿起一个:“这个如何?”我心想你挑的还会有错,就道:“不。我自己来挑。”亏我还懂得一点挑西瓜,就挑了一个最生涩的。请他一划四瓣,急不可待地啃起来。老汉看呆了,他也知道这瓜不好,便试探性地问:“好吗?”我一边搽嘴一边说:“我这一辈子也没吃过那么生的西瓜。”老汉只好说:“我说话算数,这瓜我就不收你的钱了!”我听了简直就如音乐一般悦耳。
   
    夜色清瑟,垂暮入乡。可晚上住哪里呢?这乞丐还真不好当!看着那街头的泥石路似乎在呼唤我:来体验一下露宿街头吧!我在夜光下游走着,世间昏昏睡去,没人会在乎这世界上有一个男人没地方睡觉。不知不觉来到一商店门口,恰好有一辆货车正在停车,我心想:就睡在驾驶室里也不错。就去与司机商量。司机看过记者证后,以为是旅馆住满了,就答应了。他说:“车钥匙在我手中,你明早离开时把门带上就行了!”这一夜自然是睡得不可言状。
   
    有诗为证:
    峰峦做巢栖他乡,
    忍为花蕾披月光。
    只缘伸手托落英,
    一身凄凉伴夕寒。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