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4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4回:发明家流浪无归宿 出版社整顿半瘫痪
   
    自由苑: 真悲切
   
    朝代更迭,体制依叠。
    空享有春秋变越。
    劳驾时光,空托圣明携。
    底层多少恨恨,堆积心野。
    一页史册,百悲难别。
   
    (活灵:光)
    窎远的幽思终日缠绕着,积云憋在山谷中突然疯狂起来,如驰禁的溪流。偶尔见到一朵冁然而笑的野花,在阴流返寒时又怅然离去,渺无踪影。高空中的飘落总是裹着悲泣,如我不尽的泪滴。
   
    我是在周林的丈母娘家见到他的。我迟疑着,无法把眼前这个一贫如洗的流浪汉,与在国际上获奖的科学发明家联系起来。林已经基本上被单位上除名了,很长时间没有领到工资了。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住房,挤在丈母娘家里,还得了肝炎。他的眼神中有着那难言的忧郁,滚滚如沸。他叹着气:“我给你煮碗面条吧!”
    我用手按住脑门:“不用了,谢谢!”
   
    林的多功能治疗机在日内瓦世界发明博览会上,当时有一个欧洲的老太太,脚上长了一个洞,百治不愈。她柱着拐棍,在人的搀扶下来到展厅。由周林用多功能治疗仪给她照射四十分钟后,奇迹出现了。老人扔开拐棍,不用人搀扶下走出展厅,引起轰动。由此多功能治疗仪一举夺得金奖。
   
    而在本单位的遭遇却是:停发工资,形同失业,四处流浪。缘由他发明的多功能治疗仪,本是他单位课题外的非职务发明,而获奖后单位上却窃为己有,将发明人一脚踢开。秘方在周林手中,单位上无法生产,就将此发明废弃。林脸色枯黄,神色沮丧。在单位上,他是一个多余的人。堂堂男子汉,惊世发明家,此刻却只能靠丈母娘施舍过活。我的长篇通讯《缚着无形绳索的登攀》,在中国青年报头版头条发表后,省长和志强还算开明,亲自批字从省政府宿舍里给周林分配了一套住房,又同意拨款180万,成立了云南省生物技术研究所,周林任所长。周林的多功能频谱治疗仪,从此走进千家万户,又先后9次获得国际大奖。
   
    深宫大院神秘莫测。
    同样是批评稿,我写的另一篇内参却遭遇坎坷。政治,是谁家的宠物?在权势者的手中,政治,就如狗一样,主子的旨意就是是非标准。昆明大观河一侧,有一民族出版社。该出版社编辑到记者站反映:民族出版社一年来处于半瘫痪状态。事由省委书记的一名亲信,假借到民族出版社“整顿”,把民族出版社列入计划准备出版的,受各族青年欢迎的很多民族出版物砍掉,而大出特出歌功颂德令人作呕的作品,民族出版社内引起公愤。而此公自持有靠山,为所欲为。我调查后,写了一篇《云南民族出版社被‘整顿’得工作半瘫人心涣散》的内参,报给高层。据知省委书记普朝柱阅后,气得拍桌大骂!再加上中国青年报连载我的长篇报告文学《热带森林悲歌》一个多月,书记大人恨得牙痒痒。有人对我说,本来你马上就会成为高干子女了,可你如此得罪省委书记,这已经不太可能了。我淡淡一笑:“如果做一个高干子女,就要我放弃做记者的良心,我还是不做的好。”我其实无什么预设的立场,身为中国青年报记者,就要为青年人逆呼。天下最容易的事就是做官了,而天下最难的事也就是做官了。为做官,多少人变得猪狗不如,各种脸谱应时而用。
    民间升官曲如下:
    心要黑,百姓福耻算个屁。
    脸要厚,随风转舵贴上腚。
    嘴要油,上司面前只摆好。
    眼要尖,瞄准职位不放松。
    手要长,伸到国库捞个够。
    腿要快,关键门坎跑得勤。
    耳要灵,宠上欺下分得明。
   
    (共120回,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0年07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