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4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4回:发明家流浪无归宿 出版社整顿半瘫痪
   
    自由苑: 真悲切
   
    朝代更迭,体制依叠。
    空享有春秋变越。
    劳驾时光,空托圣明携。
    底层多少恨恨,堆积心野。
    一页史册,百悲难别。
   
    (活灵:光)
    窎远的幽思终日缠绕着,积云憋在山谷中突然疯狂起来,如驰禁的溪流。偶尔见到一朵冁然而笑的野花,在阴流返寒时又怅然离去,渺无踪影。高空中的飘落总是裹着悲泣,如我不尽的泪滴。
   
    我是在周林的丈母娘家见到他的。我迟疑着,无法把眼前这个一贫如洗的流浪汉,与在国际上获奖的科学发明家联系起来。林已经基本上被单位上除名了,很长时间没有领到工资了。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住房,挤在丈母娘家里,还得了肝炎。他的眼神中有着那难言的忧郁,滚滚如沸。他叹着气:“我给你煮碗面条吧!”
    我用手按住脑门:“不用了,谢谢!”
   
    林的多功能治疗机在日内瓦世界发明博览会上,当时有一个欧洲的老太太,脚上长了一个洞,百治不愈。她柱着拐棍,在人的搀扶下来到展厅。由周林用多功能治疗仪给她照射四十分钟后,奇迹出现了。老人扔开拐棍,不用人搀扶下走出展厅,引起轰动。由此多功能治疗仪一举夺得金奖。
   
    而在本单位的遭遇却是:停发工资,形同失业,四处流浪。缘由他发明的多功能治疗仪,本是他单位课题外的非职务发明,而获奖后单位上却窃为己有,将发明人一脚踢开。秘方在周林手中,单位上无法生产,就将此发明废弃。林脸色枯黄,神色沮丧。在单位上,他是一个多余的人。堂堂男子汉,惊世发明家,此刻却只能靠丈母娘施舍过活。我的长篇通讯《缚着无形绳索的登攀》,在中国青年报头版头条发表后,省长和志强还算开明,亲自批字从省政府宿舍里给周林分配了一套住房,又同意拨款180万,成立了云南省生物技术研究所,周林任所长。周林的多功能频谱治疗仪,从此走进千家万户,又先后9次获得国际大奖。
   
    深宫大院神秘莫测。
    同样是批评稿,我写的另一篇内参却遭遇坎坷。政治,是谁家的宠物?在权势者的手中,政治,就如狗一样,主子的旨意就是是非标准。昆明大观河一侧,有一民族出版社。该出版社编辑到记者站反映:民族出版社一年来处于半瘫痪状态。事由省委书记的一名亲信,假借到民族出版社“整顿”,把民族出版社列入计划准备出版的,受各族青年欢迎的很多民族出版物砍掉,而大出特出歌功颂德令人作呕的作品,民族出版社内引起公愤。而此公自持有靠山,为所欲为。我调查后,写了一篇《云南民族出版社被‘整顿’得工作半瘫人心涣散》的内参,报给高层。据知省委书记普朝柱阅后,气得拍桌大骂!再加上中国青年报连载我的长篇报告文学《热带森林悲歌》一个多月,书记大人恨得牙痒痒。有人对我说,本来你马上就会成为高干子女了,可你如此得罪省委书记,这已经不太可能了。我淡淡一笑:“如果做一个高干子女,就要我放弃做记者的良心,我还是不做的好。”我其实无什么预设的立场,身为中国青年报记者,就要为青年人逆呼。天下最容易的事就是做官了,而天下最难的事也就是做官了。为做官,多少人变得猪狗不如,各种脸谱应时而用。
    民间升官曲如下:
    心要黑,百姓福耻算个屁。
    脸要厚,随风转舵贴上腚。
    嘴要油,上司面前只摆好。
    眼要尖,瞄准职位不放松。
    手要长,伸到国库捞个够。
    腿要快,关键门坎跑得勤。
    耳要灵,宠上欺下分得明。
   
    (共120回,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0年07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