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朱欣欣整理
   笔者注:
   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当时在河北财经学校(现为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分校,位于石家庄市红旗大街)任教的我的大学同学(同班同宿舍)李之安,从北京返回后,6月4日在校广播站播放哀乐,悼念死难者,被校方停课。他借给我一盘从北京带回来的录音磁带,内容是一位不知名的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我将录音整理成文字后,把磁带还给了他。李之安后因偷渡台湾未遂一度被捕,警方查抄了他的一些物品,包括这盘录音带。经过同学们的奔走相助,他被释放,但学校将他开除。他随后去了南方……
   现发表这篇录音文字稿,以纪念“六四”二十一周年,向当年的死难者和像李之安那样的义士以及正在为中国自由民主事业而奋斗的人们致敬!
   这位演讲的大学生,你是否活着?你在哪里?有谁知道他?

   ……李鹏、赵紫阳代表政府在绝食的第六天才出来见学生,一直拖到现在,引起了人民的公愤,这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市民的义愤。于是,市民起来了!市民起来了,这一切是要政府负责的,对此,李鹏应该对中国的这场伟大的“动乱”负直接的责任!
   (掌声,“好!”)
   李鹏他们曾经说过,让人民过几天苦日子。人民可以过苦日子,六零年三年苦日子人民过来了,那个时候,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下面十大元帅,没有吃肉的,上上下下同心同德。而今天呢?人民勒紧裤腰带,先买国库券,先买国债。他们大笔大笔地赚,大笔大笔地捞,大笔大笔地存款,大笔大笔地买小汽车!
   (掌声,“好!”“好!”)
   这叫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吗?这叫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吗?
   也许再过一天、两天,学生们中间就要出现死亡的事故了,那么这一天,如果死亡了,政府怎么交代?到那个时候,国徽还怎么在太阳底下闪光?共和国国旗还怎么在天安门广场上飘扬?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掌声)
   现在我们的学生起来了!人民起来了!我们并不是没有出路,我们不断地取得成功。4月20号,警察迎接了学生;4月29号,袁木、何东昌迎接了学生;前几天,李铁映、尉健行、还有阎明复接见了学生;后来赵紫阳发表了书面讲话,后来李鹏、赵紫阳看望了绝食学生,他们和学生见了面,但不是对话。这证明,人民在不断地进步!人民在不断地进攻!政府在不断地退让!
   (掌声,“好!”)
   “老鼠拖油瓶——大头在后面”,胜利也在后头!
   我们到了北京——说实话,我们是天津的学生——我在北京到现在我没有花过钱,吃东西是免费的。我在北京除了对政府不满意,我对一切都满意!
   (掌声)
   我们在天津——说实话——我们天津学生如果不是为了国家,没必要闹,物价在天津还是很低的,李瑞环搞得还是不错的。但是,我们不能容忍中国的天空上有一朵乌云!于是我们来了。
   天津学生来了两万多人,他们白天在广场上,晚上也在广场上。我从礼拜日来,到现在,五天了,除了昨天,我们每个夜晚都是在天安门广场上度过的,为什么?同学们知道,政府快要退让了,快要失败了,于是,我们就在这里等下去,等待着胜利的到来!
   (掌声)
   可是有的时候,我们总是失望,每天早晨看着太阳从天安门广场上升起来的时候,我们面对的还是这样黑暗!于是,我们失望,可是失望我们决不绝望,我们就在这儿等下去!等十天、二十天,让我们的尸体就在天安门广场上堆着!
   (掌声。远处传来救护车鸣笛声)
   我们天津大学的学生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发高烧了,就是因为昨天下雨淋的。但是他们今天还在顽强地躺在、坐在天安门广场上,因为他们相信有这样伟大的人民,有这样进步的学生,这个国家不可能没有希望!
   (掌声)
   昨天,在最后雨停了的时候,当天安门广场上又出现了晴朗天空的时候,突然从这边传来了一个消息,说“邓小平辞职了!”于是,全场的人欢呼起来了!全场所有的旌旗在挥舞着。可是这是假的。他为什么不退休呢?我们说:“邓小平同志,您该退休了,人民求求你可以吗?!”
   (掌声)
   人民之所以不把你赶下去,是因为人民里头还有这么多出色的党员,他们也在广场上静坐,他们也在广场上绝食。因为人民看在这个党的份上,没有把他本人打下去,他为什么不能识一点儿相呢?难道他不明白吗?他现在为中国做出最大的贡献就是——辞职!
   (掌声)
   文化大革命无疑是中国最乱的十年,可是那个时候,毛泽东同志曾在天安门广场上八次接见了一千三百万红卫兵,周恩来总理总是与红卫兵代表见面,即使他们是错的,即使他们是孩子,他们是错的,可是总理还是最多与他们会见了七十二小时。可是今天呢?你们说,李鹏像总理的儿(养)子吗?
   (掌声。“不像!不像!”“连孙子都不像!”笑声)
   闻家泗教授说:“我们现在最需要出现两个人:一个是周恩来总理,如果他活着,他会走到学生们中间去;另一个是我的哥哥闻一多,如果他活着,他会拍案而起!”
   (掌声。录音者低声解说:“很多人眼里噙着眼泪在听着演讲,有些女生已经哭了起来。”)
   我曾经去过“绝食团”,去慰问绝食同学,当我问一位北大的女同学说:“你要是这样饿死怎么办?”她说:“饿死就好了,饿死我们就有理由了,就让人们抬着我的尸体在天安门广场上游行!就让人民为我们流泪!为我们流血吧!”
   (掌声)
   老实说,我们对政府这几天的作为很表示不满。人民大会堂本来有水源,为什么给切断了?为什么这么乱的场面都只有学生在维持秩序?镇压学生、殴打学生的人民警察哪去了?我们不想追究警察的责任,说实话,有些警察告诉我说:“我们是含着眼泪去打学生、去阻挡学生的。”他们也穷,他们也没有钱,他们攒三千块钱去结婚也没有。可是我要问:是谁在下令?是谁在背后指使的?如果这次学生出了人命,决不是中央轻轻地说一声“对不起,同学们辛苦了!”就完了的,我们不能让他们再继续留在中南海,我们让他们——两个字——滚蛋!
   (掌声,“好!”“好!”远处传来救护车鸣笛声)
   现在,我们的正常渠道是是向天津大学自治会去批款子、要钱,来买吃的,可是他们也已经弹尽粮绝了。现在,所有的同学都在天安门广场上,水、食品已经送不进去,说实话,已经被热情的市民堵塞了,那条路,送不进去了。于是我们就出来募捐,希望大家支持我们,支持我们就是说,第一,大家募捐;第二,大家不要捐得太多,一人一元,千人一元,拯救学生,共赴国难!大家的生活也困难,在座的年轻人,你们也有老母亲、老父亲需要赡养;也有孩子,要供他们上大学。说实话,你们也很穷,所以你们到天安门广场上来了。我们希望你们捐一元,决不要再多!
   (掌声。“有钱的捐点儿钱!”)
   ……“我们不能收!我们不能收!谢谢!我们不能收!我们就要一张,我们收下。”(喊声带着哭腔)“把包拿来!你们把包拿来!同学,把包拿来,捐款的同学们。”“有人捐了七百,谢谢!”
   (掌声。)
   北京市民,你们对国家的贡献是最大的,真的,不是因为你们……留名,人呢?他走了,他捐了五百块钱,五张一百元的纸票子,他走了!
   我想说一句,我父亲是一个大学校长,他说:“以前行贿叫‘大团结’来了吗?”——大团结来了吗?!“现在行贿叫‘老同志’来了吗?”“老同志”就是这一百快钱的票子,上面四个老头。
   (掌声。远处传来救护车鸣笛声)
   五几年,张青山、刘子善两个混小子他们一共贪污了一万块钱,他们被枪毙了。这帮人该怎么样?那些贪污的,他们应该枪毙!应该千刀万剐!
   (掌声,“对!对!”)
   我们希望大家呼吁一下,这只是我个人的设想,如果这次死了学生,我们如果成功了,我们将为学生们立碑,在天安门广场上记下所有绝食绝水的同学们的名字!
   (掌声)
   绝食绝水的教师的名字!绝食绝水的人民的名字!
   (掌声)
   让人民知道,我们为了争得一点儿可怜的民主和自由,为了争得一点儿可怜的清廉,我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让人民知道,让政府知道。以后这块碑就立在天安门广场上,让他们今后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
   (掌声,“好!”“好!”)
   我们校长曾经告诉我们说:“校长支持你们,你们回去说:”同学们需要什么就来找学校。学校可以不开,如果这个政府没有威信了,我们的大学就关门,把大学的东西全卖了,去援助学生;如果这个政府有希望,我们这个大学即使穷了,我们仍然有希望。‘“于是,我们当时哭了。说实话,我们曾经围攻过校领导,我们曾经在九楼面前静坐。我们后来对校长说:”原谅我们吧!原谅我们还是孩子,原谅我们太幼稚、太不懂事。我们当时忘了我们的矛头因该直指中共中央!直指政治局!直指那些胡作非为的高干子弟、纨绔子弟、八旗子弟!“
   (掌声)
   一个老太太在天安门广场上游行,跟同学们一起。她的胸前挂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儿子在绝食,邓小平,你的儿子在干什么?”
   (掌声,“好!”“好!”)
   我们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动乱,我们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暴徒。我们没有警车,我们没有棍棒,我们……我们就这样个身体!我们是暴徒?有这样的暴徒吗?有大家围着我听的暴徒吗?
   (“没有!”掌声)
   我们是动乱?有人民向“动乱”队伍扔钱、扔汽水、仍面包的动乱吗?如果有,中国有这场伟大的“动乱”有什么不好?!
   (“好!”掌声)
   说实话,当学生、人民在广场上静坐示威、去绝食的时候,这已经是悲剧了。难道自由就那么可贵,值得学生用宝贵的生命来换取为代价吗?这在中国,已经是巨大的悲剧了。世界上最长的绝食时间是七天,我们今天是第七天;最长的是南非,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将要和南非划等号吗?(远处传来救护车鸣笛声)如果到了明天,世界各国将要谴责我们国家!谴责我们这个没有天良的政府!
   (“好!”掌声)
   我们要求的是什么?无非就就是一句话:“总理,你说一声‘学生不是动乱,是民主爱国运动。’”无非就是说不追究这些学生的责任,不追究参与这些运动的市民、人民的责任。可是他们不肯说一句话(远处传来救护车鸣笛声),他们保留这种权利,保留这种镇压的权利。有什么意思!如果说,我们今天的运动,我们之所以向政府要求,我们并不是取得政府的谅解,如果我们怕这些,我们就不到天安门广场上来了。我们之所以提出这个,我们的运动已经得到了人民的承认,大家围着我就是公平!这就是公道!
   (掌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