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钦差大臣》的故事在中国上演]
余杰文集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大陆媒体上的台湾人
·马英九背负历史之重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视港澳台记者若家奴
·从北高市长选举看台湾政局走向
·港台唇亡齿寒
·台湾究竟有多乱?
·蒋毛后代两重天
·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的大陆之旅
·龙应台为何不批评大陆?
·蒋经国与殷海光:台湾解严的枢纽人物
·谁把台湾当敌人看待?
·台湾:走在民主的光明之路上
·不义之财赠不义之人——评中国富豪“台湾炒楼团”赠李敖三千万巨款之“佳话”
·用“野火”融化“冰点”----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台湾允许大陆电视进入之危害
·以民主机制遏制人性之恶——陈水扁海外洗钱弊案的启示
·魏京生不必替陈水扁辩护
·连吴以共压马
·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
28、卑贱的中国人(2010年完成)
·奉旨吃人余秋雨
·二月河:谁比我更爱皇帝?
·王朔:永远的愤青,永远的痞子
·仿余秋雨原韵,含泪劝告北大清华教授勿上访书
·钱钟书:中国人文化心理上的一道花边
·中国人都是“会做戏的虚无党”——“优伶中国”之一
·宫廷和皇帝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二
·朝廷和官场的“优伶化”
·儒林和文苑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四
·贾平凹:废都里的废人
·余秋雨:你的眼泪随风而飞
·民间和江湖的“优伶化”
·冷眼旁观季羡林的“祝寿大会”
·贾樟柯:一个并不独立的“独立导演”
·谁是“反动人士”?——杨澜如何为丈夫吴征的假学历辩护
·张艺谋选了胡锦涛最爱的歌曲
·劣马方吃回头草——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中国人,你的厕所有多脏?
·谁将魔鬼当偶像?
*
*
29、香港沉没(2010年完成)
·香港基督徒怎样活出丰盛的生命?
·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梁家麟院长为何“变脸”?
·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
·穿布鞋的陈日君枢机
·从马力到叶刘淑仪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永远的梅艳芳
·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两个女人的战争
·“有容乃大”的“香港经验”
·“自由行”何以自由?
·反贪局与廉政公署
·港人也上访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爱国港胞不可放过习近平的卖国行径
·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投给叶太的十三万张票
·叶刘淑仪综合症
·香港与深圳水火不容
·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港台腔”与“北京腔”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香港是华人世界的灯台
·中共能活在二○一七年吗?
·奴隶主与奴隶的“沟通”
·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向香港新闻界的“巾帼英雄”致敬
·新华社如何报道香港立法会选举?
*
*
其他新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新官场现行记
·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谁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两朵金花耀中华
·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连运钞车一起贪污的贪官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你从古拉格归来——致索尔仁尼琴
·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写在奥运边上
·献媚中共的西方左派政客终将自食其果
·百姓为何痛恨警察?
·鲁迅和他的敌人仍然活在今天——论鲁迅思想的精华与软肋
·生态危机源于信仰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钦差大臣》的故事在中国上演

   来源:观察
    俄国作家果戈理的喜剧《钦差大臣》,是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杰作。故事发生在十八世纪初俄罗斯的某一偏远小城,钦差大臣微服出访的消息吓得横行不法的市长和下属官吏们魂飞魄散。他们误将被困在旅馆的十二品小官赫列斯塔科夫当成钦差大臣而大献殷勤。赫列斯塔科夫乘机戏耍了市长和众官吏后,坐上特意为他准备的三套马车扬长而去。
   在现实总是比戏剧更加精彩的中国,更有戏剧性的新版《钦差大臣》在“唱红打黑”的重庆上演了:重庆主城某区一局机关内,该局局长被三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押送出门,在众目睽睽下,被强行塞进停在办公楼前的一辆黑色轿车,然后绝尘而去。直到下班时刻,职工们都没有等到局长回来。局长到哪里去了,带走他的是什么人?
   原来,这三个人是冒充纪委干部的骗子,他们都只有初高中文化程度,均是农民。那么,他们如何让身为正处级干部的局长大人乖乖就范的呢?为首的孙元志落网后供认,作案前,他看过《国家公诉》等反腐题材的影片,初步了解“双规”的过程。他们先买来假证件和假印章,摸清下手对象的电话和手机号码。并通过网上搜查,找到一个郊区的农家乐作为“审讯”地点。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三人来到局长办公室。“我们是纪委的。”为首者拿出蓝色工作证,在他面前晃了一下。然后提高声音说:“有人举报你受贿,请你配合我们,马上跟我们走。”局长就这样像被催魂一般跟着三人走了。

   当晚,在农家乐的房间内,三人突击审讯局长。“有人检举你受贿,材料都有了。”孙志元拿出一叠“材料”放在桌上,威胁说:“你把事情说清楚,老实交代。我保证,坦白从宽,最多判你十年。”经过一阵沉默后,局长开始回答孙元志的问题,其他两人在旁边紧张地记录。第二天早上,他们要求局长“积极退赃”,并押着他到银行用卡取出了十四万元的“赃款”。
   骗子之所以轻易地“请君入瓮”,前提是局长自己的屁股上有屎。否则,身正不怕影子斜,何至于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呢?骗子的成功,反衬出纪委及所有反贪部门的无能;骗子的得逞,显示出如今中国官场几乎“无官不贪”的现实。老百姓对这场骗子将贪官当猴耍的骗局大声叫好,他们并不痛恨骗子,反倒厌恶作为“受害者”的贪官。
   公众对局长的结局,比对骗子的结局更加关心。可惜,这是一则半截子新闻。媒体报道说,三名假冒者以“招摇撞骗罪”,分别被判处九年和七年有期徒刑。但媒体并没有报道,那个惊魂未定的局长后来的命运究竟如何,他在“假双规”期间的那些交代材料,有没有移交给真正的纪委干部呢?
(2010/06/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