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新中华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中华民国的简称叫中国!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孙中山: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
·看嗜血周恩来的杀人史
·邓贼倒行逆施的十年
·周恩来与中央专案组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曹长青: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叶挺长子至今把谋害其父的周恩来当恩人
·韩寒是社会堕落的标本
·韩寒是无法回收的垃圾!
·给日本关东大地震捐款700名温州人被杀
·毛泽东斯大林为什么要打朝鲜战争
·世界日报:韩国人是南京大屠杀主犯说法不智
·韩寒“在丑化我们中国人”
·韩寒连身高都造假 说不能自证
·再论质疑韩寒身高造假的意义
·袁世凯孙力图平反三罪:祖父没卖国
·方舟子量韩寒的身高,绝对的高招!
·围绕韩寒身高赌金20万 他敢出来量一下吗?
·韩寒又出丑∶把萨特情妇波伏娃说成“那个姑娘”
·蒋泥∶韩寒《三重门》真伪考
·邓小平批判:不懂逻辑,只会胡扯
·邓小平批判之二:以搞学生运动始,以镇压学生运动终
·共产党党魁的卑劣品行
·驳支持简体字的八大常见理论
·看来新中国推行简化字确实是错误的政策
·汉字的发展趋势是直线化,不是简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3日 转载)
     胡耀邦变成了一块贞节牌坊。有人想将这块牌坊挂在自家的门楣上。
   
      这就是最近那个叫温家宝的人,写文章回忆胡耀邦的原因之一。 (博讯 boxun.com)

   
   
      正如华尔街日报中文网4月17日的文章《温家宝悼胡耀邦掀开中国政坛神秘一角》中,引述国内一位官方报纸的编辑的话说“这与政治改革无关,与温家宝的个人声誉有关” 。
   
      温家宝的个人秀场,原本就没那么高深莫测。海内外的过分解读,反而离真相更远,离做秀者要达到的目的更近:牌坊是越大越好啊。用胡耀邦这块牌坊,即可以挡住温夫人的珠光宝气,也可遮掩温儿子的权私财气,更可遮住温个人权术手腕的阴敛戾气。
   
      有评论将温的文章解读为经过政治局常委的集体决定,或得到了胡锦涛的首肯。如前文所引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就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黄靖的看法说,“这篇文章显示,温家宝和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与保守势力的斗争中占据了上风,他们已经就政治改革达成了新的共识,也就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渐进式改革。”
   
      世界日报4月15日的文章《借纪念胡耀邦抗极左“倒温” 胡锦涛默许》认为:“北京政界感到诧异的是温家宝的文章,怎麽可以在人民日报刊出。唯一的解释是,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一致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得到的另个可信的诠译是,胡锦涛出手了。”“每年春节必到胡耀邦家拜年的除了温家宝,还有一个人,就是同样由胡耀邦选上来、而且时间更早的是胡锦涛。来自北京的政界消息说,胡锦涛在最近一、二个月来,在一些重要问题上,一直以放手放权的方式力挺温家宝。”
   
      看中国网4月16日 的文章《温家宝高调纪念胡耀邦 壮团派声势》,也引述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的看法,指出,“温家宝发表文章,是期望树立出身共青团的胡耀邦的推动改革精神,藉此巩固团派,预期同样出身共青团的胡锦涛会在十八大再让一批团派上位。”
   
      难道真是胡温联手?
   
      统观国内外对温相回忆胡耀邦的解读,很少有人在时间上留意这样一个微妙的细节:国家主席胡锦涛于4月12日至13日出席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核安全峰会;4月14日晨青海省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当时胡刚结束核安全峰会,正准备赴巴西利亚参加“金砖四国”领导人第二次正式会晤;4月15日晨人民日报发表温纪念胡的文章《再回兴义忆耀邦》,同日下午,理温家宝飞抵青海玉树地震灾区;4月17日胡提前结束访问回国,马不停蹄,18日到达地震灾区。若是胡温一体联手,关系亲密,温就代表着胡,那胡犯得着如此急迫,一个老人不远万里,不顾时差,更不顾高原反应对身体的伤害,马上跑到灾区,仅仅是因为地震吗?
   
      纪念胡耀邦这类敏感话题,往往引动高层左中右的互动和反弹,如果放在常委会上讨论,其结果往往只有一个,就是搁置。视维护稳定为第一大局的常委会,连个公布官员个人财产的决定都通不过,怎么可能在事涉政治体制改革,事涉六四这样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空前一致地通过这样一个决定?
   
      另外,就算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集体决定,那么纪念胡耀邦的文章,完全可以由中宣部组织一些边缘人士去写,为何单有风光出尽的温家宝出面。无论是中共法统,还是团派正朔,这个秀要做也是由胡锦涛去做,断轮不到温家宝。
   
      再退一步,就算集体决定,该文章的发表,也应当是在胡在国内的时候,万一出了问题,也好及时补救调整,为什么偏偏选在胡出国期间?
   
      复又退一步,集体决定了此文在4月15日发表,那么在4月14日玉树发生地震之后,也可以在紧急事态下,为避免不可控的意外发生,暂时停止发表此一文章,等事情稳定之后再说。这类纪念文章,又没有那么急迫的时效性,不是非要按时发表不可的。胡耀邦死了21年你都没有大动作,为什么偏偏要在此时按时发表?
   
      再退一万步,就算是胡锦涛同意温家宝发表此文,作为党魁之一的胡不可能不懂得此文的涵义,不可能不知道该文会引发外界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联想,不可能不考虑此文给温个人形象带来的光芒,不可能不担心因他的同意而导致党内的争论,从而给政敌以口实等等情况,以胡十年王储八年人主处处谨慎的个性,他不可主动同意发表。那么如果真的是他“同意发表”,也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不得不同意。面对已经“拥有人民支持”而越来直我素我行的温家宝,出于维护集体团结的需要,出于维护本届常委会统治大局的需要,出于要借重温家宝平稳过渡到十八大的需要,他已经无力阻止,被迫同意,任由其想做啥做啥了。
   
      唯一的解释是,这既不可能是政治局常委会的集体决定,也不可能是胡锦涛首肯之举。恰恰相反,是温趁胡离开大内,他实际上成为国内权力第一人,加上玉树突然地震,各方自顾不暇,权力出现空隙之际,利用手中权柄,趁机捞取个人名望之举。
   
      由此,胡锦涛匆忙之中提前返国,也就有了更为可信的原因——仅仅一个地震,前方有抗震救灾指挥部,胡完全可以从从容容结束访问,大不了弄场越洋视频会议来凸现亲民即可,断不会如此置国际社会于不顾,反衬出一个大国领袖在突发灾难面前的被动,和唯恐权力旁落的窘迫与无奈。
   
      胡回国即不顾鞍马劳顿,也不顾高原反应就直接到达玉树,不光是跟“人民群众在一起”,也反映出他急于消解温突然又上涨的个人声望的心态。一篇敏感高调的纪念文章,加上又是第一个赶赴灾区,温两天之内又赚了个盆满钵溢。
   
      温纪念文章中还有一个伏笔,就是树己贬胡锦涛。该文章讲述的故事,大约是在1986年胡耀邦到西南地区考察的一段往事。香港《明报》署名孙嘉业对此评论称:“温家宝在文中对胡锦涛却只字未提,这里可以有两种解读,一是温家宝借纪念胡耀邦向团派和胡锦涛示好,二是温家宝借这篇文章来对外显示,自己才是胡耀邦精神衣钵的真正传人。”
   
      仔细看过文章,就会发现,孙嘉业所说的第一点其实根本不存在。文章不仅没有向胡锦涛示好,还暗示胡耀邦对胡锦涛并不信任,才在贵州指挥温家宝上演了一场寒夜暗访了解真情的故事。
      温的文章说,1986年2月7日,胡耀邦的考察组到达同志风尘仆仆赶到西南州首府兴义市。“晚饭前,耀邦同志把我叫去:「家宝,给你一个任务,等一会带上几个同志到城外的村子里走走,做些调查研究。记住,不要和地方打招呼。」”“当耀邦同志给我布置这个任务时,我心里明白:他是想尽可能地多了解基层的真实情况。”
   
      而当时主政贵州的,正是刚刚离开团中央第一书记外放历炼的胡锦涛。按理,胡耀邦是共青团派的鼻祖,胡锦涛更是他千挑万选的共青团接班人,二胡之间的渊源似乎更深一层,而当时温家宝刚到中共中央办公厅不久,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算老胡对小胡不信任,也万万不会在一个新来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面前表现出来。
   
      另外,如果按温家宝所说,耀邦经常强调到地方上要“看看他们没有准备的地方”,那么1986年那一趟半个多月,耀邦到过贵州、云南、广西的一些贫困地区调研,应当每个地方都可能要去暗中调查一番。在大内浸泡20多年的温家宝,不会不明白为“当今圣上讳”的规则,他大可以提一提在云南、广西耀邦要他暗中走访的情景,同样可以铺陈耀邦“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疾苦的优良作风”,为什么他却偏偏强调贵州,拿当时胡锦涛主政的贵州说事?
   
      这当然不是失误,或无意间的闲笔,而是典型的春秋笔法。用耀邦对锦涛同志不信任的暗笔,勾勒出二胡之间冷漠的背景,来更好地反衬温与耀邦的“亲密”,强化将耀邦与温的形象的迭加效果。也就是说,这篇文章的一个更为隐藏的潜台词,正是孙嘉业所说的第二点:“温家宝借这篇文章来对外显示,自己才是胡耀邦精神衣钵的真正传人”。
   
      由此,我们可以基本得到结论,温发文仅仅是个人意志,非中共常委集体决定,更非胡锦涛授意。而且温这么做,活脱脱衬出胡锦涛作为一代弱主,无力全掌中共局面的现实。
   
      自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之后,温表现得越来越强势。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有人民的支持”。温地震后二小时即奔赴四川,将自己的高大形象一下子定格在碌碌慌张的中共群僚,尤其是政治局其他8个常委之上。到灾区后,边走边发指示,本来调不动军队的他,因为借助了舆论的力量,他要军队,江胡若不批准,则要背负骂名,如此,反而使党中央、中央军委成为他的命令的执行机构,成了他的个人内阁,军机处。他要什么,江和胡那边就批什么,一时间,世界舆论为之哗然,温家宝的雷厉风行甚至成了西方首脑的榜样,溢美之辞响彻云霄,光辉形象遍及全球。温家宝成为美国知名社交网站Facebook最受欢迎政治名人第六名。
   
      等胡锦涛回过味来,一切的光芒已经全被温家宝夺走。没奈何,胡只好在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的典礼上,只带着李克强出席。有评论认为,温家宝不愿意陪同前往,是不想将自己的光芒给胡分亨。也许还有另一层意义:胡锦涛也不愿意汶川地震被温继续利用。
   
      从那以后,温家宝的特立独行越来越多。以至今年1月21,美国著名智库欧亚集团评选出2010年最值得关注的全球十大领导人,温家宝排名第一,风头盖过美国总统奥巴马。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国际声望中却直线下降,据德国之声报道,4月份的一项全球最受欢迎领导人国际调查中,胡锦涛惨遭垫底,排名甚至在利比亚领导人卡扎非之后。
   
      除了发文回忆胡耀邦,还出版了《信心与希望:温家宝总理访谈实录》一书,一夜之间摆满全国的大小书店。要知道,这一下子打破了两个中共惯例:一是打破了国务院领导在任不出书的惯例;二是打破了了在任党的领袖没有出书,总理就率先出书的惯例。在壁垒森严的中共体制中,这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事。毛在任时,出过书的刘少奇被打倒,而深谙为官之道的周恩来就没有出书。此后,赵紫阳在总理任上没有出过书,李鹏、朱镕基都是退休后出书。
   
      温家宝这样做,并非其不谙官场之道,而恰恰是他看到胡是一位弱主,政治局常委其他人更是自保有余,他顾无暇,正好给他在任出书提供了机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