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新中华
·李鹏揭露邓矮狗十大罪恶
·七言诗评邓贼小平
·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假若温家宝是总书记
·邓贼成了罪魁,邓家族后代要遭殃?
·借势“六四日记” “双血统”温家宝成为最有实权总理
·面对工潮,王兆国无动于衷
·胡锦涛发动的「媒体战」
·胡耀邦与华国锋关系真相
·胡锦涛发配刘晓波
·控告李鹏诉状及补充材料(1999年)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贼家族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大国空巢》全面否定邓贼计划生育
·胡VS温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打错门」反映胡锦涛以黑治国
·1983年邓小平在犯罪!
·纪念辛亥百年活动中的人间百态
·大跃进邓小平罪责难逃!
·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邓小平彭真的反右角色
·说温家宝是影帝的人是在糟践影帝
·邓小平饿死数百万四川人!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流亡海外多年的中国最后右派林希翎提到过一件秘辛,即关于八十年代初电影《天云山传奇》的审查。她说,赵紫阳认为电影将党委书记描述得太坏,怕影响不好而不放行。该部“右派”电影在胡耀邦的干预下最后“死里逃生”,为当年“拨乱反正”立下功劳。
   
   这件事透露出一些颇为值得人深思的问题。
   

   一,一部电影的发行居然需要层级如此高的国家领导人定夺,实在是匪夷所思;而国家领导人居然对此不惜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亦令人匪夷所思。怪不得中国的发展迟迟未能走上正轨,就是因为最高领导人的时间精力以及智力都花在了政审上。一个人被推上国家领导人,自然肩负着改善国计民生的重任,却为这些芝麻大小的事情费神,实在对不住拿那份工资。
   
   二,过去如此,想必现在也一样。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去世到治丧,中共的处理方式便显然花费了国家领导人不少气力。为前总书记操心,那倒还是说得过去的──从对死人的态度,是可以看得出对活着人的态度的。但且慢,他们关心的却是要极力将事情压下来,而不是给予死人以尊严。实际上,他们连发新闻稿这样的小事,也不需别人动笔,而是全国都用他们起草的新闻稿。这又是一件匪又所思之事。有了这样的国家领导人,还需要那些记者报社电台电视台干什么?愚人愚己,国家领导人实在不过是蠢不可及的小人而已。
   
   三,赵紫阳为何压下《天云山传奇》?也许我们从王扬生在去年写下的的《叩访富强胡同六号》中得到部份答案。
   
   在该长篇访问中,赵紫阳谈到毛泽东,谈到反右运动。赵为毛泽东以及反右运动辩护。他说:“毛主席对国家发展是有想法的,他想建设一个比苏联更好的社会主义。……解放以后他搞三反五反,1956年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他是真心希望建设一个光明的中国。他说急风暴雨的阶级斗争已经过去了,以后要和风细雨了,我想这都是他当时的真实想法。”
   
   而对于毛泽东自称为“阳谋”的说法,赵亦认为是毛“后来的托辞”。讲到当时的情况,他说:“原来社会上呀,民主人士呀,都说共产党的好话,一让提意见,各种意见铺天盖地,有的很尖锐,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我当时在广东管农业,座谈会上一些人指着鼻子骂,真受不了呀!”以赵紫阳宽容的性格,也“受不了”,可知道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一回事。
   
   赵又谈到中共当时处理的步骤:“后来接到中央电报,说要‘硬着头皮顶住’,邓贼也到广东来做报告,说放长线钓大鱼,那就是打招呼准备反右派了。”赵紫阳当时是如何硬着头皮顶住呢?由于没有足够的资料证据,赵是否在当时的运动中紧跟“党中央”,而做出错事傻事?很有可能。试想想,当时的赵紫阳年当三十七、八岁,尚是血气方刚之年,事业顺利之时,看见有人欲在其头上做窝,自然由“受不了”而“硬着头皮顶住”。
   
   赵紫阳指出:“对当时的大鸣大放,各级干部有意见。”有理由相信,赵紫阳也是反对大鸣大放的。而他又认为毛泽东的阳谋说,不过是回击党外人士的狡辩之词,同时也是对各级干部的一种交代。
   
   赵对反右的结论是:共产党各级干部当时都没学会听取不同意见。实际上,中共的各级干部如今何尝又学会听取不同意见了呢?日前人民日报的一篇署名文章讲到党内民主时总结为:一把手有绝对真理,二把手有相对真理,普通党员没有真理。几十年的统治,并未能使中共的干部班子变得更为讲理,更为善于听取不同意见。
   
   知道赵紫阳当时的情况,赵紫阳为何要将《天云山传奇》打入冷宫的原因已不言自明。因为他参与了“反右”,甚至是“反右”的积极份子。
   
   赵紫阳关于反右运动的描述,亦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即除了他是反右运动的先锋外,比他更积极的是邓贼。赵紫阳说:“邓贼也到广东来做报告,说放长线钓大鱼,那就是打招呼准备反右派了。”
   
   阳谋论中有个说法,叫“引蛇出洞”。而在各类反右运动的历史记载中,亦可见到放长线钓大鱼的说法。但“放长线钓大鱼”说源自于邓贼,笔者不学,倒是第一次听说。作为当时中共的主要决策参与者之一,邓贼的说法是受到毛泽东的影响,亦或在后来甚至影响毛泽东?甚至他就是“阳谋论”的始作俑者呢?这尚需要作进一步的研究才能确定。
   
   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邓贼当时是贯彻反右运动的急先锋。笔者尝试寻找邓贼在反右运动前后的情况,但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资料。有的干脆跳过,有的则语焉不详,而有的则只讲他在其他方面的事情,似乎反右运动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但事实上,正如赵紫阳所说,邓贼到广东动员反右派,提出放长线钓大鱼的说法,都说明了中共在反右的历史罪恶中,邓贼并未置身事外,而是积极参与、充当打手。
   
   另外,从赵紫阳对邓贼“不喜欢辩论”的性格特征来分析,“大鸣大放”连赵紫阳都受不了,邓贼自然也受不了,“反右”是合乎他的性格的。
   
   另外,以当时毛泽东在中共党员中的崇高地位,除了彭德怀敢向他捋虎须之外,其他人对他都心怀敬畏。而从赵紫阳对毛泽东和邓贼的个人情感来看,邓贼对毛泽东相信亦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五十年代,邓贼也许认为,毛泽东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不容反对的。当然,那时他还不知道,即使如此,将来他仍在毛的身影下屈辱地“活着”。

此文于2010年06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