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徐水良文集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客观事实与吾丁“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结论完全相反


   

徐水良


   

2010-06-17


   
   
   对吾丁兄帖子,本该好好写个评论。但因病痛,这段时间没有上帖。这里简单写几句。
   
   吾丁帖子与类似的贬低一般中国人的其他帖子一样,都是把社会制度的罪恶,尤其是共产党极权专制的罪恶,强加到一般中国人的头上。
   
   吾丁用中国抽象思维的现有成果和水平不如西方,来论证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不如西方,论证方法和结论完全错误。其结论,违反客观事实,与华裔人士华人学生在美国等自由民主国家及其学校中,逻辑思维能力、尤其数学能力水平一流这种客观事实,完全不相符合。
   
   决定抽象思维现有成果和水平的,尤其是决定现有理论成果的,不仅有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这个因素的作用,而且还有其他客观因素的作用,尤其是历史和社会条件的作用,极大地影响抽象思维的现有成果和水平、影响理论成果的产生。这种水平和成果,是逻辑思维能力和客观社会条件交互作用的结果。把其他客观因素撇开,把它一律归结为仅仅是抽象思维能力的高低问题,完全不对。牛顿、爱因斯坦,以及他们的理论成果,在自由民主社会产生,在专制社会,在烧死布鲁诺的社会条件下,尤其在共产党极权专制条件下,就比较难以难产生。
   
   极力贬低中国人、说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的有些人,自己往往恰恰不懂历史、不懂逻辑。例如启明(民愤),就颇为可笑。他把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说成由汉字和汉语思维造成,都说成是汉字汉语问题。他论证拼音的优点,就是把与汉字一样,恰恰不是拼音符号、而是表意符号的拉伯数字、数理化公式等等,说成拼音,从而把与汉字一样的表意符号的优点,说成拼音的优点,然后反过来论证和贬低汉字等表意文字,说他们远远不如拼音文字。他一天到晚称赞拼音文字,要人家去学历史,但自己却对英语的历史根本不通,因为字母与发音不同,就说英语一(ONE)等数字不是拼音。其实,几百年前,这些英语文字字母和发音完全一致,英语一(ONE)等数字,纯粹是拼音,英语字母写法与发音不同的现象,是后来才产生的,这种语言历史知识,他不知道。这一次,他大约以为爱因斯坦产生于纳粹德国,说别人不懂历史,“难道你认为纳粹是民主国家?”。实际上,爱因斯坦入瑞士国籍,其理论形成和产生于自由民主社会,纳粹德国即第三帝国专制复辟后,爱因斯坦避往美国定居。
   
   比较某一个方面的问题,应该在相同条件下比较,排除其他因素的干扰,才有比较意义。这是科学上的常识。你要比较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智力水平和逻辑思维能力,只有把它们放到相同的社会条件下,才能做出比较。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你根本没有办法比较。
   
   吾丁论证的错误,恰恰是在这一点上违反了科学研究的常识和基本准则。
   
   把禁锢和束缚思想自由,压制人们自由思想的专制制度下,人们的思想和逻辑思维的现有水平,尤其是把共产党极权专制制度下的人们的现有水平,与自由民主制度下提倡自由思想的人们相比,因为前者现有水平低,就得出专制制度下的人们逻辑思维能力低于自由民主制度下自由思想的人们逻辑思维能力的结论,排除社会制度思想禁锢等因素的影响,这种结论就完全错误。
   
   尤其是当代中国,在共产党极力封锁信息、压制自由思想,搞思想禁锢的条件下,人们的思想和逻辑思维水平,自然会显得不如自由民主制度下的人们。但这不是人们本身的思维能力问题。
   
   看看朝鲜人目前的状况,回想比现在朝鲜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毛时代,那种可笑的、毫无逻辑、认识水平极度低下的状况,就可以知道专制制度对人们认识思维能力,包括对逻辑思维能力的极度压制和破坏。
   
   即使中国春秋时期,是一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时代,但与自由民主的古希腊相比,社会条件仍然远远不如希腊。
   
   你要比较中国人或者华人,与西方人及其他民族的逻辑思维能力,你必须把他们放到几乎完全相同的条件下,例如放到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学校中比较,才能得出结论。而且还得排除其他影响,例如共产党及其地下势力对留学生和华侨的影响,才会得到正确的结论。
   
   在这里,条件最相近的就是自由民主国家中,同一个学校华人移民学生和其他族裔学生的比较。这种比较非常明显,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结论,就是华裔学生的逻辑思维和数学能力,包括福建偷渡移民学生的逻辑思维和数学能力,远超过大多数其他族裔,与犹太人不相上下。这是华裔学生、教师和家长都普遍知道的事实,很多非华裔美国老师和学生也知道。我自己在学校的经验,也完全一样。在逻辑思维和数学能力方面,很多其他族裔和华裔没法比。这种很大的差距,我们经历过的人,有时也感到不可思议。
   
   所以,在条件相同或相近的情况下的比较结果,实际结论与吾丁结论完全相反。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不是低下,而是世界一流。
   
   实际上,当代中国的问题,包括信息和思想禁锢的问题,恰恰不是中国人自己的思想和理论造成的,而是西方的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洋垃圾造成的。共产极权专制,恰恰不是中国的土产,而是崇拜西方洋垃圾的人们从西方包括俄国搬到中国来的。完全不能说成是中国人的思维能力和土产理论的问题。用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思维能力问题来做替罪羊,客观上完全是包庇共产党和马列主义的罪恶。
   
   总之,现有水平和本身能力并不是一回事,人们的现有水平虽然受固有能力的限制,固有能力低,当然会造成现有水平低。但反过来,逆定律却并不成立,现有水平较低,却并不一定是固有能力低,有可能是其他客观条件,例如专制制度,压制或限制了人们固有能力的发挥。
   
   打个比喻,假设人的能力是x,社会条件是y,现实水平与两者是乘积关系,等于两者乘积,z=xy。如果z=xy=0,有可能是因为x=0,但也有可能是因为y=0,不能因为xy=0,就贸然断定x=0。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比喻,实际上三者关系要复杂的多。
   
   因此,专制制度尤其是中共共产专制思想禁锢摧残中国逻辑思维,造成现实理论和认识水平偏低的问题,和中国人本身逻辑思维能力是否低下的问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和概念,绝不可以混为一谈。
   
   
   
   附:
   
          论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之低下
   
              吾丁
   
   
   1.两个群体的文化性格对比
   
   
   中国传统社会里没有“知识分子”这个词汇,读书人属于“农工仕商”四大社会阶层的“仕”。近代碰到英文词“Intellectual”,便发明了一个“知识分子”这个词来对应,其实,Intellectual这个词汇在欧洲文化里所指的人群,在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完全对应的群体。相类似的是,中国人习惯于说秦汉以降到清朝为止叫作“封建社会”,进而把这一段历史时期用“feudalism”来对应,则是完全驴唇不对马嘴。马克思所使用和指称的欧洲的“feudalism”和秦汉以后的各王朝的社会形态,是根本不同的。中共这个乡村文盲团体,压根就没能理解这些东西,所以到现在意识形态才弄得一塌糊涂,连自己都解释不清楚,只好摸着石头过河——恐怕他们永远也过不去。这里不谈封建社会,只说知识分子和思辨。
   
   Intellectual这个社会阶层,从古希腊开始,首先是一群生活无忧,为了追求学问而脱离实际的人群。他们既不用学习和考试来作为谋生的手段,也没有“学而优则仕”的功利目的,对于“治国平天下”也没有参与的欲望或兴趣。他们生活在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个独立无依的虚无缥缈的世界里,他们为了学问而学问,学而不致用,喜欢追问对与错,喜欢思考概念和逻辑,等等,用中国人的革命语言说,这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脱离劳动人民,既没有“社会责任感”又不“爱国”的落后分子们的团体。
   
   从这些人开始,确切地说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利斯多德开始,整个欧洲的哲学体系开始形成,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蔚为大观的庞大体系。以后的欧洲哲学的各大流派,以及名闻遐迩的一代代的哲学家们,都是按照这个风格来追求学问的。我们现在去看欧洲的古典哲学,就会发现他们所醉心所热衷,倾其一生所钻研的,都是中国人看起来“没有用”的虚空的概念和空洞的逻辑,完全不给研究者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和利益。哲学研究的最高目的,就是追求“终极真理”,为了这个目的,各大流派的哲学家们,虽然各持己见,但是总体来看,整个学术研究的风格完全是脱离实际利益和好处,单纯地为了学问而学问的方式。在这一点上,所有的学者和流派都是一样的。什么是“是”,什么是“是什么”,什么是“存在”,“存在物”与“存在本身”的区别,什么是“普遍原则”等等这些概念,从亚利斯多德开始,到近代的尼采,托斯妥耶夫斯基,每个人的思考都精彩纷呈,引人入胜。从形而上学占据主导地位到近代对形而上学的反思和批判,进而提出针锋相对的“个体的生存困境”,“生存的绝望”,加上对“上帝即善”的反思,回响着舍斯托夫对古代贤哲的质问和批判;而对于“存在”的思索,则贯穿了从亚里斯多德到海德格尔的2000年间的历史跨越。
   
   这种超然自在的,以思考为乐趣,以思辨为最终目的的学术风格,是欧美人文研究者的基本性格。从西欧的intellectual到东欧的intelligentsia,都属于这样一个精神贵族的世界。这是一个与远东古老神秘文化完全异质的阶层。从衣食无忧风流倜傥的罗素,到贫困潦倒矢志不渝的史宾格勒;从听到“普遍规律”就要脱帽敬礼的康德,到对形而上学毫不留情深刻批判的尼采和舍斯托夫,每个哲学家都给后人留下一笔丰厚的精神遗产,还有他们各自精彩的人生故事。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的维特根斯坦,家境殷实,父亲是大企业家,是维也纳富甲一方的望族。但是醉心于哲学思考的维特根斯坦,对于父亲的遗产完全没有兴趣,分文不取,一生过着清贫的单身生活,甚至连外出开会的路费都没有,还要请罗素变卖他在剑桥的家具来筹措路费。他给自己的得意门生的毕业赠言竟然是:去找个体力劳动的工作!那里才能体会真正的人生。而才华横溢的维特根斯坦本人,除了在剑桥教哲学以外,当过煤矿工人,小学教师,战地护士,还曾做过设计师,每一样工作他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他那高迈强健自由自在的灵魂里,没有功利,没有实用主义,没有现实利益和好处。他是“知行合一”人生准则的最高典范。
   
   
   面对这样的真正的哲人,我无法不肃然起敬。偶尔拜读他们的著作,虽然很晦涩难懂,边读边思考,有时还要反复地读好几遍,往往读了半天才读了两页,但是这样的阅读往往是令人甘之如饴的深度精神享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