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小龙女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标准不一。但我想,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不能仅仅是GDP或军力的强弱,更不是有多少个小国、穷国来拜山头、拜码头。发达不仅仅是一组勾勒经济图画的指标,更是一种精神状态。判断一个国家发达与否,首先要看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民的精神状态如何。
   
   之所以想到这个话题,是由一句话引起的,这句话是:崖山之后,已无中国。

   
   1279年宋元会战于崖山,是役,宋军覆灭,宋朝灭亡,3月19日,陆秀夫负刚满八岁的小皇帝跳海而死。“后宫诸臣,从死者众”,“七日之后,尸浮海上者十万余人。”1644年3月19日,大顺军攻陷北京,大明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崇祯剑斩长平、昭仁二公主,自缢于煤山,陪伴他的仅太监王承恩一人而已。时间仅仅过了300多年,两个相隔并不遥远的王朝的结局竟有如天地,真让人唏嘘不已。
   
   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王朝更替本是平常,但为什么唯独宋朝的灭亡会让后人发出“崖山之后,已无中国”这样的感慨?看看《柳如是别传》也许会找到答案。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是逐步由中央集权走向民主自由的,唯独中国是个例外。宋以后,随着国土面积的逐步扩大,民间的自由度却变得越来越小,中央集权变得越来越强。在这一点上,真不知道中国是顺历史潮流而动还是逆历史潮流而行?
   
   其实,崖山之后,中国是仍然存在的,而且领土面积比宋不知扩大了多少倍,治下民众更是如过江之鲫,成几何数增长。只是,以如此广袤的国土,如此众多的民众,近代以来,堂堂中华上国却屡败于曾经的蛮夷之国、蕞尔小邦之手,这又是为何?恐怕不单单是船不坚、炮不利的原因吧。对此老毛有段论述相当精辟:“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而不是物。”
   
   我们常说,华夏文明垂世而独立。何谓垂世而独立?是指华夏文明有着不同于西方文明的特色,只是,这种特色不是中央集权。中央集权也不是中国独有的,它是世界上所有民族都经历过的封建特色,是已经被其他民族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东西。垂世而独立不仅仅包括文章典籍、文物古迹、有多少所孔子学院,更多的指的是风骨、气节,还有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
   
   由此可见,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个人的强大、自由、活力、自信、宽容,伟大的国家是由伟大的人民组成的,伟大的人民是由伟大的个体组成的,没有强大的个体就不可能有强大的国家。与强大、自由、活力、自信、宽容比起来,GDP和军力不过是表象而已。
   
   200多年前,英国人是这样描述天朝上国和它的臣民的:这个民族的主要性格是一种奇怪的混合体,交织着高贵和卑劣、虚假的严肃和真正的轻浮、优雅的文明和极端的粗俗……但是朝廷傲慢自大,假装对任何新的或外国的东西都不屑一顾……他们可以说是在微不足道的小事上伟大,在举足轻重的大事上渺小。(约翰.巴罗著《我看乾隆盛世》)
   
   今天重读这段话,仍感振聋发聩,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深刻、超前、准确。
   
   历史的车轮在前行,视野、思维也应该随之前行。但很可惜,今天的中国,除了GDP迅猛发展,势头强劲外,各种思想依然是从坟堆里跑出来的样子,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国民仍然像鲁迅先生描写的那样“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与80年前不同的是,今天的“看客”,“体格健全”,更加“茁壮”,相同的是仍然“愚弱”、“冷漠”、“麻木”。
   
   为什么几百年来,中华大地唯见城头变幻大王旗,国人却仍然是“愚弱”、“冷漠”、“麻木” ……是我们的教育失败了?是华夏文化不够优秀?是社会出了问题?还是我们走错了路,至今仍在一条死胡同里一路狂奔?
   
   突然想起党在65年前说过的一段话:“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什么是主权在民?依照孙中山先生的民权主义,是人民对政府有选举权和罢免权,对政制法律有创制和复决之权。只有人民真正得到了这四种权,才算具备了民主国的基本条件;如果这种权不在人民手中,也就是说这个条件若不存在,就不算完成了这个国家的民主建设……如何实现民主呢?请走上民主的正轨: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1945年9月2日《新华日报》。
   
   这会是今后中国的走向吗?不知道,但,说的真好!!!
(2010/06/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