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小龙女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来源:《领导者》总第32、33期
   作者:高华
   时间:2010年2月、4月

   
   今天大陆的青年人大多不知博古(秦邦宪)何许人也,而五六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对博古的名字一般都耳熟能详,盖建国初原来只在党内高层中传达的有关王明(陈绍禹)、博古(秦邦宪)的错误一下子被公开化,原先没有被点名的两人的名字在《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上补上,并收入《毛泽东选集》(以下简称“毛选”)。到了1960年代,全民学“毛选”,人们顺带着也学收入“毛选”中的“历史决议”,于是都知道了王明、博古。文革时期,“两条路线斗争史”大普及,毛泽东、周恩来、康生等,经常会在讲话中提到王明、博古,诸如博古是反对毛主席正确路线的“左倾机会主义者”等。经过长期有意识的灌输和教科书、文学读物、戏剧影视的反复濡化,博古早已被符号化,是和王明一样的中共历史中的“反面人物”。由于博古是“四八烈士”之一,又在中共七大上作了“深刻的检讨”,他的名声就好于王明,最新的图像符号是前些年播放的“红色经典”电视剧《长征》,对其定位是“犯了重大错误又不失对革命事业忠诚的共产党员”。
   
   秦福铨在2009年出版的《博古和毛泽东——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领袖们》(引用只注页码)对延安整风后形成的,以批判博古等错误为中心的中央苏区史、长征史等历史定论提出质疑。作者是博古的侄儿,依据他从长辈处听来的“故事”,在一系列重大史实方面提出完全不同的看法。这些看法若能成立,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写相关历史叙述。但是该书不同于一般的回忆录和历史著作,特别是它未能引用有关文献和其他文字材料,作者又是博古的后人,这些因素是否会影响到该书内容的客观性、真实性,都是需要细加研判的。
   
   一、对传统定论的反驳
   
   秦福铨第一次对几十年来围绕博古的传统旧论提出反驳,计有以下十个方面:
   
   (一)毛在江西的“个人崇拜”
   
   此书首次提出这个问题,书中举例:罗明等在江西苏区经常把“领袖毛主席”挂在嘴边,博古等认为,这是毛放任对他的“个人崇拜”。站在博古和中央的角度,毛在江西的“个人崇拜”确是事实:《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一书引用当事人的材料,说明在当时中央苏区军民只知朱、毛,不知博古、王明,此等情况很容易被博古等认为在中央苏区,党的生活不正常,党员只知个别领导,而不知党的集体。更早一些,毛任湘赣边区书记,党内对毛就有“书记专政”之批评,然而“个人崇拜”一词是1950年代苏联批斯大林后才流传的,何以在1930年代的中央苏区就有这个词?将此词汇往前移置江西时期,当是作者和编者所为,那是不恰当的。
   
   从秦书看,毛的实际影响力在长征前一直都是很大的,例如:毛提议撤出中央苏区进行战略转移时,一定要带上妇女和机器等大物件,博古只能同意;毛甚至想抓谁就抓谁(1931年12月,国民党26路军将领季振同等率部投奔红军,不久季振同、黄仲岳就对毛有不满之言,引起了毛的高度警觉,以季、黄要投降国民党为名,下令李克农逮捕他们,周恩来同意毛的意见,项英反对也没有作用,最后导致季、黄等的被杀);宁都会议后,毛情绪不佳,撂挑子,“小病大养”,“专找拼命工作的副主席项英的差错”(页25),中央无可奈何;他又经常散播对中央的流言蜚语,中央只能听之任之,束手无策。
   
   是什么原因造成毛的自大?该书认为,关键是临时中央没权威。在一段时期内,临时中央只是上传下达的办事机构,特别是在财政上依赖江西苏区,而一方面军前委自作主张改变了税制,加之中央提款员两次被劫,使得中央的财政非常困难,在中央苏区那边就没了威信。1935年国民党“中统”出版的《中国共产党之透视》一书也提到,1931年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第三国际已停止中国党之津贴,党之经济,全赖匪区供给,故留俄派对实力派,又不能不低首下心,此为留俄派全盛时期中之一大缺憾”,此恰和秦的书形成互证。但是,“中统”此说并不准确,1931年后,莫斯科对中共仍有经费支援,只是不像过去那样定时,才导致临时中央对江西苏区的财政依赖性加强,国民党当时并不知道莫斯科一直断断续续资助中共。秦书说,临时中央权威的建立是在宁都会议停止毛的军事指挥权之后,共产国际来电明确临时政治局为临时中央,情况才改变。
   
   (二)反“罗明路线”与“反邓毛谢古”问题
   
   在传统党史中,博古的一个重大错误是反“罗明路线”与“反邓毛谢古”,毛说这是“指鸡骂狗”,是针对他的。毛还具体指出,“反邓毛谢古”,是张闻天写的文章,罗迈(李维汉)负责落实。毛说的并不错,反罗明路线确实是针对毛的,但本书披露事情的起因却和过去的说法不一样:第一,罗明一口一个“领袖毛主席”,让博古听了气恼;第二,毛让前委秘书长古柏领导三个中心县委,以地方为优先考虑,截留税款,影响国库收入。最后,罗明不顾群众,遇敌就跑,这样就被认为是“右倾”,并被升格为“罗明路线”,挨了一阵批。其实也多亏了这场“斗争”歪打正着,原来与毛素无渊源的邓小平从此就一直被毛认为是自己人,得到毛的重用。
   
   (三)陈云在“王明路线”时期的角色
   
   陈云颇似周恩来,为中共几个历史时期的领导人,历经几十年风雨而不倒。与周恩来相比,陈云还多一个优势,就是“工人”出身,因而长期受到莫斯科信任,从1931年9月进入临时政治局,到整个“王明路线”时期,都是中共主要领导人之一,1935年春还奉命离开长征队伍,转道上海前往莫斯科汇报遵义会议,以后留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工作,一直到1937年11月,才与王明、康生等一同回到延安。
   
   有关陈云与“王明路线”的关系,陈云本人倒是颇为坦率,他在毛上台后,特别是1940年代后说过,那个时期中央犯的错,他都有分。但是这方面的具体材料并没有,一般只能以陈云在这一时期担任的几项工作加以推论,如陈云一度负责中央特科,到江西后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的党团书记、副委员长,于是判断陈云与核心层决策没有太多关系。新书提供了新的资料,这就是作为临时政治局成员,陈云与博古一道前往苏区,他与博古等在许多看法上是一致的,例如:他们都同意加强中央权威,反对毛的“个人崇拜”,秦书的这一说法应是可信的。1935年夏,博古的弟弟杨琳(秦邦礼)与陈云等同船同车前往莫斯科,陈云到达莫斯科后,与王明等也相处较好(《王明回忆录》中可见反映),以后陈云也没如康生那样去控诉王明。1962年夏之后,在毛的“一言堂”下,陈云以养生为重,避其锋芒,直到毛去世。作为历史见证人,在关键时刻出面说话,例如陈云和潘汉年是老战友,又在1935年夏一同前往莫斯科,1955年潘案发生,毛大怒,周恩来、陈云都不方便为潘说话,但在毛去世后,陈云为潘汉年的历史做了重要证明,若无他主持公道,潘的平反不会那么顺利。
   
   在上海临时中央、中央苏区和东北解放战争时期,陈云还有一个老朋友,就是张闻天,他们同为1931年9月的临时政治局委员,又在六届五中全会上同为政治局委员,以后张闻天长期受毛排斥,以至于张有话不敢直接对毛说,而是托陈云与高岗帮他转说,而他们也愿意帮他转达,只是毛对张闻天成见太深,对张的一些请求往往置之不理。又是几十年后,1979年12月,中央为张闻天平反,陈云在杭州,特意致电中央请将张闻天的追悼会后延数日等他回京举行,果然是陈云亲自参加了张闻天的追悼会。
   
   (四)长征前夕博古中央是否考虑把毛甩下?
   
   旧说博古企图把毛留下,让他自生自灭。伍修权在《我的历程》中写道:“当初他们还打算连毛泽东同志也不带走,当时已将他排斥出中央领导核心,被弄到于都去搞调查研究。”《康克清回忆录》中说,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下达“准备出击”的命令后,康克清与朱德谈到了毛泽东、陈毅是否参加长征的问题。朱对其妻说:“这一次,他们总算让毛泽东一起走啦。”毛泽东的警卫员吴吉清,在《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一书中,也回忆了长征出发时因为中央纵队编队名单上没有毛泽东的名字而领不到物品的具体经过。
   
   但是秦书却说,是毛主动要求留下:1934年10月初,毛派警卫员胡昌保、吴吉清给博古送来急信,信中提出,他要留在中央苏区,还提出可把中央机关的老、孕、重伤员等一起交给他留下,同时要求把罗炳辉和九军团的二十师也留下。周恩来专程前往于都劝说毛,大雨中警卫在外守护一夜,周与毛通宵长谈,毛才改变主意,同意随大部队转移。
   
   (五)湘江之战的失败责任的问题
   
   旧说湘江之败,责任全在长征之初博古中央带着瓶瓶罐罐,致使突围队伍行动迟缓,才遭此重大失败,此为经典叙述。此说还有重要细节做垫托,1980年代初,聂荣臻的回忆录问世,提到一关键细节:湘江之败,博古几乎崩溃,举枪要自杀,被聂制止,此情节后来还上了电视剧,影响很大。秦书提出:湘江之战的失败责任在毛。博古原先的计划是将机关人员分散到各军团去,但毛不同意,因为机关人员中有老、女、病、孕,编到大部队,行走不便,他们也不愿分散到老乡家里去,有些农户也不愿接受。毛的意见是将他们集中,编成纵队西征,博古等最后接受了毛的意见。
   
   “两顶轿子”,专指“红章”纵队和“红星纵队”。“红星”是中央机关、军委机关人员,“红章”是中央政府工作人员。该书说,博古反对多带物资,遭毛的反对,毛的意见是“择要随行”(页98)。另外现在的“轿子”一词还专指毛之长征乃坐担架而行。1980年代,索尔茨伯里的《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被译成中文,有“担架上的阴谋”一节,毛之长征坐担架,才广被人知。
   
   秦书说,到达湘江之前,发生挑夫罢挑要求发钱回家,不愿再西行,博古急电叶剑英,发银元让挑夫回家,并要求将所有辎重一律抛弃,两个纵队合并为一个中央纵队,不愿西行的,可以发回家路费,但此令未得执行,遭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小三人团”抵制。挑夫走了,辎重还得带上,叶剑英只能让八军团的新战士当挑夫,一天走不到四十里,“本来五千挑夫挑的东西,现在一个军团一万多人来挑也走不起来”。两个纵队三天只前进100华里,红九军团为保护这两个纵队,也被拖着走不快,首尾相差160华里,还得派红五军团34师死守在文市,以致延误渡江时机,造成湘江之战的重大失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