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熊飞骏的博客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熊飞骏
   一
   今天的中国和后极权时代末期的前苏联很相似,社会呈现整体溃败的趋势,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 权钱交易肆无忌惮,腐败成为当官施政的主要动力,无耻是体面的通行证。

   二、 贫富极度悬殊,富人的巨额财富多是通过非法手段聚敛。
   三、 社会道德崩溃,道德底线失守,职业道德、操守荡然无存,寺庙学校从精神支持堕落成骗钱猎色的陷阱。
   四、 公权力失控,政府纠错力公信力丧失,基层政权山寨化,黑社会成为广大基层的“影子政府”。
   五、 潜规则代替制度公德成为为官为人之道,全社会出现信仰危机,不讲原则没有敬畏,只看到急功近利而无长远思维。
   六、 病态经济繁荣。
   …………
   前五个方面人们容易理解,这里只阐述一下“病态经济繁荣”。
   前苏联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GDP仅次于美国。
   虽然苏联后期的经济总量实际落后于日本,可自欺欺人的“极权统计学”弥补了这一不足,世界都倾向于相信苏联GDP世界第二的假象。
   既然高居世界第二的国民生产总值,经济自然是“繁荣昌盛”的;但这种繁荣是“病态”的,繁荣的背后潜藏着深刻的危机。
   一方面是GDP“持续高速”增长;一方面是广大民众的生活水准得不到实质性的改善,多数莫斯科市民每天依旧为排队买面包发愁?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可思议的反常景象呢?
   因为专制苏联的经济结构存在严重的问题。
   全国的资源优先发展重工业,重工业又以军事工业为先,也就是全国资源优先用于制造战争武器?
   结果GDP的很大一部分转变为庞大的武器库。武器不能用于改善民众的生活水准,连能否增加国家实力也不确定,因为武器既可用于抵抗外侮也可用于自相残杀的内战。专制体制又不可避免造成社会分裂,用于内战的概率通常远大于外战的概率。武器一旦用于自相残杀,不但不会增加国家实力,相反会大幅消减国家实力。
   所以前苏联相当大一部分GDP在武器库里浪费掉了。
   除了结构失衡外,专制经济普遍效率低下浪费惊人,虽然GDP总量很大,但利润和增值相当有限,而真正能够增加国家实力的是经济增值部分。
   这就好比某山村的农民为了快速致富,一月内砍光了山上所有的树木并变卖成人民币。山村在那个月的GDP无疑是很可观的,但增值部分却很少,农民手里的人民币虽然多了,可山村并没有因此真正富起来。
   …………
   中国今天的经济总量号称世界第三,并且在年初高度自信地宣称今年会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在国际上“表现出来的经济实力”和前苏联相当。
   中国经济实力是否在玩前苏联的“极权统计学”把戏还有待历史来确证。
   中国今天的经济状况感染了前苏联相似的病菌,并且病情更为严重,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 经济结构不合理,房地产业畸形繁荣。
   二、 经济浪费严重,官员的“政绩工程”和工程回扣推动的“豆腐渣工程”基本上多是把钱往水里扔。
   三、 涸泽而渔、焚森而猎式的资源过度开发,不但寅吃卯粮失去发展后劲,还造成严重的生态危机。
   四、 经济效率低下,很多国有企业基本上是负效率,全靠吃制度的饭靠纳税人支撑。
   …………
   房地产业的畸形繁荣必然导致虚高房价,超过了多数需房族的购买能力,造成商品房的大量空置。当大量商品房卖不出去时,就会象前苏联的武器库一样无法转变为经济实力。
   结果中国相当大一部分GDP在房地产里浪费掉了。
   中国的GDP虽然很庞大,但实际经济增殖和前苏联一样很有限,国民经济实力的增长远没有GDP的增长那么振奋人心。有人甚至怀疑中国经济实力在近几年是负增长?
   这就是“病态经济繁荣”的实质:GDP 高速增长但经济实力低增长或负增长。
   于是中国一样出现了前苏联末期的经济怪状:一方面是GDP持续高速增长;一方面是广大民众的生活没有实质性的改善,多数平民“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
   因为经济依旧在病态繁荣,统治阶层只看到眼花缭乱的经济繁荣景象,对繁荣背后的深重危机视而不见,依旧“自我感觉良好”,导致对政治变革的必要性紧迫性认识不足,从而失去了权力上层主导理性社会变革的天赐良机,特权阶层也因此失去了从暴发户土财主进化为贵族绅士的机会。
   总之今天的中国成了又一个后极权末期的前苏联,社会呈现整体溃败的趋势。
   
   二
   当社会呈现整体溃败时,就必须大刀阔斧对原有的社会体制做出根本的变革,否则社会肌体就会死亡。
   前苏联在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时期开放党禁报禁,下放民权,果断告别极权专制走向民主法治,使前苏联的主体民族俄罗斯重新焕发出了生机活力,把国家推入文明进步持续前进的轨道,给俄罗斯民族带来了万世福荫。
   叶利钦不愧是大气魄大胸襟的命世英雄,在关键时刻拯救了国家,拯救了民族,拯救了人民!他将作为“民主俄罗斯之父”载入俄罗斯国家史册。
   
   命运在关键时刻总是不肯“天佑中华”,走到溃败路口的大中华没有总结吸取俄罗斯的成功经验,而是错把“成功经验”误读成“失败教训”,居然把“避免俄罗斯模式”做为政治变革的底线?
   当专制统治走向死胡同时,前进的道路只有“民主法治”一条,除此别无其他选择,也就是说“俄罗斯模式”是专制中国“文明进步脱胎新生”的唯一模式。如果拒绝这种模式,就只剩下倒退自杀一途。
   于是我们正在做“倒退自杀”的准备工作:拒不履行宪法第三十五条作出的民权承诺;拒不开放党禁报禁;拒不进行基层政务官直选……
   我们不但没有开放民权,相反还在变本加励剥夺民权。我们加强了新闻检查,连互联网这块极为有限的言论自由也不放过,铺天盖地的“敏感词”、“设为私密”、“删除”、“限制回复”等网络杀手让有民族责任心的“良心写手”举步维艰。
   专制体制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铁腕人物极权独裁;一是特权政要“集体领导”。前者以斯大林苏联,毛中国、希特勒德国为代表;后者则是后极权时代前苏联的典型统治模式。后者比前者无疑要进步一些。
   今天的中国也是“集体领导”模式。
   可中国的未来政治走向却呈现出向极权独裁靠拢的趋势?
   中国政治正在呈现大倒退的倾向。
   用极权独裁替代“集体领导”无疑是“专制的反动”,一个民族选择极权独裁等于是选择“自杀”。斯大林苏联、希特勒德国、波尔布特柬埔寨和毛中国就是最生动的先例。
   斯大林的大清洗让苏联党政军力量在和平时期“全军覆没”?毛太阳把多数当权派和知识精英送上刑场、监狱和示众台,同时把全国人民的多数毒化成自觉或不自觉的冷血凶手?希特勒和波尔布特则毁灭了自己的国家……
   当前苏联拥有强烈民族责任心的政治精英毅然决然告别专制走向民主法治时,我们却在走回头路呼唤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文革派”社会力量在今天的中国朝野有相当大的势力,他们已在西南某山城进行了成功的演习。
   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差一点就让中国万劫不复。如果中国再来第二次文革,就会永远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
   上天也许会原谅一个民族在一个巨坑里跌倒一次,但绝不会给在同一个巨坑里跌倒第二次的民族第二次机会!
   …………
   三
   饱尝专制苦果的苏联和中国,在社会剧变的十字路口,为何选择绝然相反的方向?苏联走向民主法治我们却呈现极权独裁倾向呢?
   对于一个步入专制溃败期的国家来说,选择民主法治是文明进步脱胎新生;继续强化专制走向极权独裁则等于倒退自杀。
   在同样的困境面前,两个难兄难弟为何会做出绝然相反的选择呢?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从赫鲁晓夫和邓公的拔乱反正说起。
   苏共良心元首赫鲁晓夫在执掌克里姆林宫时期,对专制魔王斯大林的野蛮暴政进行了较为充分的曝光。这个人民心目中的伟大领袖和卫国英雄最终成了迫害狂和神经病的代名字。
   当斯大林的真相揭穿后,多数苏联人民普遍不耻于斯大林的兽行,并对他代表的野蛮时代厌恶憎恨。
   赫鲁晓夫不但把斯大林请下了神坛,还毫不留情把他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这是对苏联历史负责任的大手笔!
   毛太阳的“人民民主专政”对国家民族的伤害比斯大林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毛遗产的继承者邓公个人的伤害也远远大于赫鲁晓夫的悲剧。
   无论是为了还原历史真相还是给国人一个交待,毛太阳统治都应该得到比斯大林更为彻底的正名。
   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公在执政的最初几年采取了较为认真负责的态度,否定了毛太阳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平反了大量冤假错案,拉倒了无处不在的毛语录碑和毛雕像,把毛太阳从神坛上请了下来。
   但邓公的负责任政治家气魄很快半途而毁。
   邓公对毛太阳的感情是矛盾复杂的:一方面,作为一个有世界眼光的政治家,他看到了毛太阳对国家民族造成的深重伤害,认识到只有彻底否定毛太阳才能使国家民族重获新生;另一方面又颇为迷恋毛太阳高超的政治手腕和领袖威风,很想站在毛太阳的位置上过把瘾?在国家、民族、个人三者间的利益进行权衡后,邓公的政客基因最终战胜了政治家责任心,做出了偏重个人感受的选择,决定保留毛太阳时代的基本政治框架,确立自己不可动摇的元首地位,这样他就不可能彻底否定毛太阳。
   结果邓公对毛太阳的功过进行了“三七开”,把毛太阳请下神坛后又转而肯定了他的大方向。
   结果对毛暴政的清算只涉及到皮毛就浅偿辄止,毛太阳犯下的绝大多数反文明暴行都被官方严密捂起了盖子,成为文化人不能涉猎的理论禁区。
   于是毛太阳的大众形象被邓政府有效维护起来,没有象斯大林那样被还原历史真相。
   这是一个对国家民族遗害无穷的机会主义“和稀泥”。
   中华民族必将为毛中国问题“和稀泥”付出巨大的代价!
   上世纪八十年代过去后,官方为了应对专制危机,不惜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开始重树毛太阳的形象,通过影视剧重新把毛太阳的形象神圣化,从《大决战》、《开国大典》、《长征》到《建国大业》,从古月到唐国强,毛太阳的形象在国民心中越来越高大,最终上升为能力超人战胜邪恶力挽狂澜的大领袖大英雄。
   中国人总是容易健忘的,中老年国民此时对毛太阳暴政已经淡忘模糊;青年一代根本不会相信毛太阳也会犯错误?他们对真实的毛太阳一无所知,他们心中的毛太阳不过是古月唐国强扮演的那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大天才大英雄。
   于是毛太阳再度上升为普通中国人的希望之星和政治偶像?
   …………
   
   四
   无处不在的贪污腐败是专制溃败期绝大多数国民普遍感受到的切肤之痛。
   惩治贪污腐败也就成为多数国民心灵的强烈期盼;成为社会变革的第一要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