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熊飞骏的博客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熊飞骏
   
   萨达姆和金二世是这个星球上近三十年对本国人民伤害最大的民贼独夫。
   萨达姆在和平时期屠杀了30多万伊拉克无辜平民,他一手挑起的海湾战争给伊拉克带来了空前灾难,人民战死和缺医少药致死200多万,相当于这个国家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国民人均收入由三千多美元下滑到几百美元。

   金二世大屠杀的消息依旧被严密封锁,如果曝光一样会骇人听闻。这个国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活活饿死了200多万平民,相当于北朝鲜人口的十分之一,饿死人的比率超过毛中国大饥荒。
   伊拉克和北朝鲜只有区区两千多万人。
   萨达姆终于“多行不义必自毙”,被自己的国民送上了绞刑架。
   萨达姆伊拉克虽然倒下了,但世人对萨达姆暴政的映像依旧记忆犹新。
   在伊拉克人民饥寒交迫的严峻形势下,萨达姆家族仍然过着近乎变态的豪奢生活。遍布全国的十二个豪华行宫每天都得为“同一个萨达姆”准备“天价精美食品”,如果萨达姆那天没光临就只得浪费掉……
   不过给世人留下最为深刻印象的暴政不是萨达姆家族的穷奢极欲,而是遍布全国各个角落的“萨达姆雕像”
   萨米尔•哈里勒曾经栩栩如生的描述了这一情况:
   “在伊拉克每一个村庄的入口处都可以看到萨达姆的雕像,在每天晚上都发出可怕的荧光。在巴格达城市中心都可以看到30英尺高的形象……”
   侵伊联军打入伊拉克首都时,第一件事就是拉倒市中心的萨达姆巨幅雕像。原以为此举会招来伊拉克人民的同仇敌恺,没想到围观的市民在雕像倒榻的那一刻竟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不知是欢呼神像的倒塌?还是欢呼侵略者?
   萨达姆神像在伊拉克人民心中的位置可想而知!
   当初萨达姆在为自己竖雕像时眼前一定浮现出伊拉克人民面对神像心中升起的无限敬仰神情,怎么也不会想到神像倒榻的那一刻人民会热烈欢呼?
   不仅是萨达姆伊拉克,几乎所有的极权独裁者都喜欢给自己大竖雕像。
   一个国家一旦竖起了领导人物的雕像,把领导人物当神来膜拜,这个国家就注定会大踏步后退,直到走向全民疯狂。
   新中国也曾经历了一个大竖特竖神像的时代。
   毛泽东通过反右文革赢得绝对独裁权力后,就在全国各大中小城市甚至乡镇竖立起自己的雕像。新疆喀什人民广场至今仍屹立不倒的毛神像高大挺拔,是那个时代毛神像的典型代表,似乎在向过往行人诉说那个“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疯狂年代。
   毛泽东不仅在全国城镇大竖特竖自己的神像;还在全国各个有人定居的角落直至穷乡僻壤竖立了几千万座语录碑,在碑上镌刻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在那个疯狂的年代,谁要是胆敢对毛神像和毛语录碑说半个不字,或者表现出不够恭敬的姿态,谁就会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枪毙或坐牢,连未成年的儿童也不能幸免。
   所有独裁人物的“政治雕像”都会很快倒榻的,毛太阳神像和语录碑也不例外。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处于上升时期的邓政府拔乱反正,有限还原历史真相,用暴力和谎言支撑起来的毛神话也随之破灭,“治国无能、文革有罪”是当时绝大多数国民都认同的盖馆定论。
   为了防止独裁悲剧再度重演,邓政府决定在中国政治领域消灭“个人崇拜”。代表“个人崇拜”重要标志的毛神像和毛语录碑,也动用政府力量一座座拉倒。新疆因为特殊原因保留了有限的几尊毛神像。
   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看到昔日无限崇敬的毛雕像和语录碑被拖拉机牵引钢丝绳一座座拉倒在地,围观的农民居然没有发出半点惋惜之情,心里就挺纳闷:昔日面对毛神像激动得热泪盈眶的主,今天何以会无动于衷呢?
   …………
   曾经专制独裁的国家一旦拉到了“领导人物”的神像,这个国家就会大踏步前进。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华文明在一个世纪内进步最快的年代!
   毛神像的倒榻并不等于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基于诸多不便言明的原因,邓政府虽然拉倒了毛神像,但仍努力维护毛太阳的“领袖形象”,并把“毛泽东思想”作为党国必须坚守的政治堡垒。“拔乱反正”浅尝辄止;“还愿历史真相”半途而废;“文革灾难”则被列为理论禁区……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特权集团和有意识推动下,中国兴起了第一次“毛泽东热”。
   历史的车轮进入二十一世纪,唐国强主演的政治教育影视剧再度把毛泽东神化成“指点江山、战无不胜、爱民如子”的伟大领袖。
   中华民族是一个最容易健忘历史悲剧的民族,一切善于健忘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三十年过去了,多数年长的国民已经好了伤疤忘了疼,对毛中国死人几千万的大饥荒和文革大屠杀的惨痛经历已经淡忘;腐败不公则成为眼前难以容忍的切肤之痛。毛泽东作为一个虚幻的“杀富济贫”领袖在国民心中的形象日益鲜明,于是纷纷忘记毛的暴政转而想起他的“好”。四十岁以内的年轻人则根本不了解真实的毛泽东,他们心目中的毛泽东不过是唐国强扮演的那们“指点江山、文武双全”的舞台英雄,因而更容易对毛领袖寄予不世实际的希望。
   于是深受“腐败不公”之苦的多数国民居然想到要去“腐败不公的祖师爷”毛领袖那里寻找反腐灵丹,丝毫也意识不到民主法治才是“通向公平廉洁大门的钥匙”?
   这是一个多么深重的民族悲剧!
   于是毛神像再度在越来越多的国民心中竖起。
   不仅是在心灵竖起毛神像,部分地区还开始在人民的视野里树起可供人民仰望的钢筋水泥毛神像。
   上世纪末毛泽东的故乡韶山冲率先竖起了一座镀金毛神像,“渴望做奴隶”的愚民不远万里前往神像前烧香跪拜,每年为湖南带来一大笔旅游收入。
   新世纪最大的毛神像出现在重庆!
   大学城的重庆医科大学缙云校区竖起的巨幅毛神像造价近500万元!46吨重,37.4米高,比十层楼房还要高出一头。
   据说浙江大学也竖立着一尊很抢眼的毛神像?
   中国大学居然对毛神像情有独衷?真是一幅让人幽默不起来的悲剧景观。毛中国时代付出最大代价的是知识分子和大学。那时知识分子被毛打为“臭老九”;文革期间则取消了高考,大学形同虚设,大学教授要么批倒批臭;要么定期接受体力“劳动改造”……
   重庆领先一步,山水相依的四川也不甘落后,对重竖毛神像心领神会,并且拥有领先于重庆的创意,不但竖死人雕像,连活着的大人物也一样沾光。
   重庆和四川是大饥荒的重灾区,两地饿死了一千三百多万人!
   四川和大学在毛时代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今天两地却率先竖起了已经倒榻的毛神像?
   中国人怎么了?难道中华民族真的通行“血筹定律”吗?
   通行“血筹定律”的民族还会有希望吗?
   中国步入了一个重树倒榻神像的时代?
   一个国家一旦竖起了政治人物的神像,文明就会大踏步后退。
   中华文明真的开始大踏步倒退吗?
   问题是我们还能退到哪里去?后面除了万丈深渊外已经没有任何安全的可退之路了!
   五千年文明古国,在全人类共享现代文明的今天,难道真的要靠“闭上眼睛跳崖”来表现“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固执勇气吗?
   
   中华民族警钟长鸣!
   
   
   二0一0年六月二十六日
(2010/06/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